天真的人类学家 8.9分
读书笔记 第二部 重返多瓦悠兰 第五章 失落的乳房切除术
飞丞
人类学家对割礼之所以维持高度兴趣,是因为他们将异民族视为纯然“他者”(otherness)。如果割礼仪式能被“解释”,而且跟我们的生活形式建立关联,这种“排他性”就可被移除,人类学家便觉得获致何谓“人”的某些普同意义。仿佛人类学理论如能解释性习俗,它们便能解释一切。 针对各民族广泛实施的割包皮,人类学最常见的解释为包皮是“真正男人”不应有的女性元素。 同一理论也略加修正,用于解释割除女性阴蒂的狂热-它被视为是阴蒂的“残余物”,不应出现在女性身上。文化的任务是修正“不完美的自然”所留下的裂痕。
引自 第二部 重返多瓦悠兰 第五章 失落的乳房切除术
0
《天真的人类学家》的全部笔记 38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