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学教程:设计原理 8.7分
读书笔记 公共领域
Rude-walker

全书分三章,第壹章公共空间概述一个关于领域主张,公共性和私有性相互融合的概念。 关于公共和私有的打破(或者说掌握打破或者界定的程度)是很有必要的,这样可以加强人们的交流,达到人际关系的解放,很可惜,因为工业化加速发展人们的私有领域感越来越强。 关于领域主张,这种感受是相对的,小到一个房子,大到整个城市,都是有公共到私有的过渡程度的,因此领域之间通常被划分,人们知道自己所处的位置,也知道自己那一部分空间区域所负责,形成了各自的领域区分。领域主张的程度(可进入性的感知)可以通过物体的形式,材料,亮度,色彩的连接去区分,从而创造某种秩序,这种秩序可以是更公共化(模糊公共和私有的界限)或者更加私有化(领域感加强)。在平面图中领域通常可以划分,从而建筑师进一步知道哪里是可以操作的(加强或减弱)。如何达到这种领域的划分,即空间特质的营造,作者在此强调了“责任”的重要性,往往给使用者留出更多的管理空间,这样才会创造出一种不同于生硬的空间氛围的环境。当然,如果不想要使用者过多地干预空间的营造,那么建筑师一开始的规划+管理者对使用者的约束就可以办到。通过限定不同空间使用者所享有的权利可以将领域划分。 从第五小节开始基本上是说如何消除私有领域和公共领域之间的明确划分,使之暧昧。首先我们可以通过一些责任或者建筑布局使使用者感受到自己是一个居住者(更加用心地使用某个空间,然而这个空间又并非私有的),除了责任之外,建筑师做的就是在房子和街道(公共和私有)之间创造一个过渡空间——两者之间。过渡空间不一定只有一层,卡塞尔的集合式城市住宅通过门的位置,楼梯间的空间氛围创造了两个过渡空间,模糊了人们领域主张的程度,加强了人际关系。两者之间的空间也不是一个既定的前后序列,并不是入口-门-过厅之类的,好比拿破仑城,通过玻璃顶,内部街道这种手法模糊了内外的界限,也是一种过渡(而后的玻璃顶街道都是这样)。 创造两者之间的过渡空间最后达到了一个目的:对于两方面来说,任何对方使用这一空间都是可以接受的。这里的过渡也就上升到了另一个层次——使用者的过渡(我自己是这么理解的),也就是在公共通向私有的路上,有那么一段过程是介于喧嚣和静谧之间的。这种公共空间的私有化,不仅加强了人际关系,而且让所有人都一同去营造这个空间。(不仅是消除了突然转换的突兀,而且为空间作出了贡献,之前的两者之间是一种服务于人的态度,这里的公共空间私有领域主张更多的是一种通过消除使用者明确的界定,从而让大家一同营造环境,鼓励人们延伸个人的影响范围)。 当一个社区集中在一起的时候,这种公共空间私有化的主张甚至可以影响到整个社区,从而形成一些大家都为之做贡献且获利的公共工程(这个和现代工业化的工程就差太多了,充满了人性化,是人们自主意识的产物)。 把这种公共领域的主张放进城市范畴中,“街道”就成了关注的重点,机动交通和人行利用街道是很矛盾的,所以建筑师通过一些已有的法律条文或者一些划分街道的手段(植树)去给人们更好地利用街道的机会,阿姆斯特丹住宅区不仅使街道成为住户的后花园,而且通过交通组织加大了每户和街道的接触面,使原本公有的街道更加私有化。在一些公寓中,利用这种街道的私有化理念创造了“走廊式街道”,放弃了原生态街道,取而代之把内部的走廊加宽加亮,人们直接走在走廊上,但是这个和私密性产生了矛盾(*****不太懂?是因为社会发展人们需要更多的私密性所以阿姆斯特丹的学生宿舍比起斯本根住宅区就显得不适合了么?)。通过住宅区总平面的规划配置同样可以创造私有化的街道空间(*****这里有一个不懂,“半边街道”指的是住户与对门之间无法交流,对门往往是花园之类的,所以双边则应该是住户相对的?这样可以加强交流?romerstadt住宅区通过一些高差花园的设置不仅让住户相对,而且给了朝向不好的住宅补偿空间),街道应该是一个类似起居室的空间,街道可以作为住宅的一种补偿(群体大起居室)。住宅和街道的这种关系理念的有阿姆斯特丹老年人之家/代尔夫特蒙特苏里学校,这两个建筑都是空间序列的组织创造了街道/住宅/公共起居室这些空间。******这里关于blom创造的城市领域,街道和住宅完全两分,所以这是一个糟糕的设想?或者说在别的地方就不一定可以用了。街道和住宅虽然相互依赖,但是这些基于建筑师对于公共空间尺度的计算和人口比例的研究。 街道和广场的序列潜在地构成了住户之间能在其中进行对话的这样一种空间。公共领域可以被很好的使用,不仅仅来自于周围的建筑比例,街道和广场的序列,还来自于公共空间的功能,包括设施文化等一系列影响了公共领域的氛围,人们的作用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虽然基本都是露天的。(所以不是每一块场地都可以做公共性空间的,私密性的也会很突兀吧)。但是,工业化的发展创造了一些公共空间,比如百货公司,社区中心等,因为贸易,社会交往被加强。然而这种集权主义的组织方式却破坏了人性化的自我组织,这些只是人造的城市公共空间,而不是人们自发去利用的,个体作用一再减弱,这些所谓的城市核心并没有和新建住宅区之间建立联系。随着技术的进步,大跨结构的空间层出不穷,中心化的思维方式也出现了,消费和市场规模进一步扩展。 大型建筑物的开放受到管理,玻璃顶的街道却充分利用了开敞的内部空间,玻璃顶的街道就像一开始说到的给了人们外部空间的室内感,从而模糊了室内外的界限********(这里说到有许多当代设计的有顶的步行街,活动集中在了内部,外部则是冰冷的建筑物后墙,这个扭曲了玻璃顶街道的设计原则,这里是因为玻璃顶廊道的作用是模糊内外?但是这种外立面的做法强调了内外,所以原本的设计原则被扭曲,所以改的话应该是让人们随意走进一个不知内外的廊道然后在里面可以发现不同建筑的立面?)。但是现在许多住宅都设置独立的出入口和外立面,即使做了一些假的外立面的廊道,但是这些并不是可供一同交流的公共的街道(不是公共起居室)。我们应该打开私有,使公共领域感加强。在柯布里约热内瓦教育卫生部和比希尔中心办公大楼中都可以看见内部的空间直接开放给行人。为了达到这种开放,建筑师在内部材料和装饰上都做了功夫,内部的铺地和外部一致,内部安装了路灯,内部建筑做了路缘等。****蓬梅拉耶通廊一反常规,在玻璃顶廊道中用了木头这种室内的材料,(室内外材料猛然交接?模糊的感受可以想象,但是猛然交接这种过渡性不需要管吗。。空间特性没有改变,材料改变,给了人室内外反差对立?可是为什么会消除?但是感觉好像消除了。。。。好奇怪。。。)。室内创造室外的感受(通过尺度,颜色,铺地等等营造的建筑氛围),室外同时又营造室内的感受,从而室内室外感,室外室内感。

0
《建筑学教程:设计原理》的全部笔记 7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