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与社会秩序 8.7分
读书笔记 全文
禾木

权利开放与权利限制秩序的不同 (一)对暴力的控制 开放:政府统一控制暴力;政府使用暴力的方式受制度约束;政府想不垮台必须受到民众支持; 限制:通过互相怒目而视的均衡。获取租值来分赃。 和中国的一个联系:中国官员的租值无法耗散(在一定程度上),因为没有自下而上的压力。官员的租值产生于人际关系化的职责(官员往往高于组织),官员的竞争大多来自对上级的取悦(这并不是一心搞租值,不顾地区发展——因为上级也是要看政绩的)。诺思所谓权利开放,或者说允许构建各种组织进行斗争,应该说是非精英(从下而上)的建立组织来使得租值耗散。 先贤们的权利制衡理念都是指后者。 反对韦伯:他认为国家为暴力垄断者,导致其如何获得暴力(精英们博弈)的理论无法展开。 (二)制度 开放非人际;限制人际 (三)组织 1、开放的组织可以随意建,限制不行; 2、两个秩序的组织都可以是“永久性”的,但是“永久性组织”不等于“组织大于个人”,而“组织大于个人”等于“非人际关系化”。 为什么前者不等于?即使分离出法人(有了永久性组织)的概念,一个人站在其职位上,有两方面的事务:一是本职工作,二是保住自己职位(租值)的事务。后者在一定程度上也包含前者,因此进一步分离:二是保住自己职位但对组织有伤害的事务。所谓组织高于个人(非人际搞关系化),就是指的限制后者。 3、引申出一个意思,开放是大政府。原因:一、公民编入的大量增加,回应公民使得大政府成为必然;二、权利开放秩序所产生的信念(分享和平等)使得大量公共产品(如义务教育,社会保险等)的必须出现,而这又需要大政府;三、需要更复杂精巧的组织和制度,因此政府规模扩大。 (四)信念 开放强调分享和公平(可导致补充市场的各种公共物品,反对Meltzer和Richard(1981),他们认为是民主只是再分配,而再分配是零和博弈); 限制中大家抢租值。 以上是四大件,下面是四大件引申的小件 (五)政经关系 开放表面上政经分开(深层互相支持,见后文所述民主和市场的搭配); 限制政经永远不分。 无论哪种,都可得到一个结论:要解释这些,政治学加上经济学,向马克思学习。 (六)最表面的(也许该最先说……)。 只有25个国家,15%的世界人口在权利开放秩序下;另外175个国家,85%的人口在权利限制秩序下。并且权利限制秩序开端于5000到10000年前,而权利开放秩序到18世纪末才开端,因此将前者称为“自然国家”更为合适。 (七)阶段 开放很单纯,就那一个名词; 限制三阶段: 1、脆弱的自然国家,公法都没有; 2、初级的自然国家: 一、在国家组织内部构建持久性合约的能力逐步提高,即可以有公法了。它的公法作用包括:1、为一些反复出现的外部变化提供标准化的解决方案(如领导人更替,税率和进贡比率的决定,战利品的分发等);2、在精英中提供共同信念;3、为精英们提供了一些可以被用来进行相互竞争的组织形式。 二、只有与国家相关的组织才具有持久性,精英的特权几乎和国家等同。也就是说初级的自然国家比脆弱的可以发展出较复杂的组织,但是还不能支持处于国家自身组织结构之外的私人精英组织。 三、能否存活关键在于有没有一个组织良好的国家,可以分赃分的大家满意。 四、国家并不是“永久的”,只是“持久的”。(因为大家信念里都清楚,这种国家对暴力的控制能力还是有限的) 3、成熟的自然国家: 一、可以支持国家组织体系之外的组织了(与公法结合起来:法人的出现。另外法人的出现还有另一层意义:支持了组织内部结构。如承认市政局为法人,可以被起诉,这时市长和城市的关系就廓清了。各是各的。); 二、私法发展起来。 (八)两难 限制导致的两难,开放没有。 支配联盟的两难:规模大,则支配能力强,但是租值耗散; 国家的两难:规模大,军事资源足从而更安全,但是更易有冲突。(一个推论是成功国家的扩张靠的不仅是军事,更是军事、政治、经济和宗教的总和。用我的话总结,就是消化矛盾的能力) 另一个两难(起源于社会规模扩大):要不要促进劳动专业化和分工?两难在于:促进分工,生产率上升,但常常需要开放进入和开放权利。 (九)秩序内部的均衡 限制:分赃均衡。 开放: 政治上:一,竞争(现有竞争对手和可能转移兴趣点的竞争对手,后者即诺思所说的内生的利益群体。由此,反对奥尔森,奥尔森将利益群体外生化);二,税收的影响以及选举的比较价格(政治领袖通过公共物品获得选票比通过租金便宜的多)。 市场经济如何促进权利开放秩序的稳定:一、对政策效果的反馈(国内和国际政策皆有);二、分享经济发展的利益。 (十)在开放和限制,同样的民主和市场效果不同 1、原因:民主和市场是搭配的,没民主,你市场个屁。 政治上的不开放是不是必然导致经济上的不开放?政治上的不开放为获取租值创造了条件,而要获取租值的话,经济必须不开放。其实把经济上的不开放理解为不能完全竞争就可以了。 这时把问题反过来问:经济上的不开放是否必然导致政治上的不开放?如果经济上不开放,大量租值出现,这时设想政治上居然是开放的,那么自下而上的竞争会让这部分经济租值耗散(来自下层人民的愤怒:为什么你能获得租值):通过新的政策调整经济结构。 市场和民主说白了都是自下而上的力量,它们都需要组织可以自由的创建和消亡。 2、为什么选举制在自然国家走了样? 从上层看,所谓“选举权”有名无实,因为支配联盟不会给你机会。由此,创造性毁灭过程带来的政治进步就不用想了。 从下层看,权利开放秩序所提供的分享经济收益的机制在自然国家里不存在,这时要讨好选民,不可避免的陷入民粹主义。 其实无论是上层还是下层,都是想获得租金罢了。 由此,反对将投票等于民主。 3、对中国的想法: 无论什么主义的理念作为最终远景来说是很有弹性的,因此一党制可以作为一种过大的框架,里面发展出良性的开放秩序的竞争。 问题可能不在于是否限制组织(政治上)的创立和消亡,而在于是否能发动从下而上的力量(如官员的财产公示和政务公开)。换句话说,只要保证政治上的租金耗散,就是民主。而民主造就(真正意义上的)市场,从而造就繁荣。 那么既无民主,又无市场。那你怎么解释中国这么多年的发展? 首先你是不是有种倾向,觉得越靠近开放发展越好?是的。不进行创造性毁灭,你还搞个屁。 民主和市场也都不是非黑即白的概念。改革开放之后,中国的官僚体系对官僚形成竞争压力,考察政绩的行为就是在一定程度上的从下而上的力量——由下面的发展情况来考察官僚。这就使发展市场成为了必要。也就是一定程度的民主(当前的官僚体系),导致一定程度的市场经济。 那么发展是否可以持续?即使在一党的情况下,如前所述,也有别的开发民主的方式(如财产公示)。 (十一)打架能力不同,开放的会赢。 原因: 一、经济上,更繁荣; 二、可以做出可信承诺,由此把战争的花费均摊到后期。 (十二)适应性效率不同 适应性效率:社会在面对一系列不断变化的问题和困难时能生存下来的能力。(是一种动态的能力,和前述静态均衡相区别)。 权利开放秩序为什么适应性效率更好: 一、解决问题能力强:有利于新创意的出现解决问题; 可信性承诺,大家可以谈判; 二、问题本来就少,如通胀就少。 转型: 觅食到自然国家。 如何从觅食秩序到自然国家,诺思并没有很明确的回答。他只是说:人类社会的扩大,与自然国家的逻辑所默示的组织结构(即获得租金的组织)的出现是同步的。 (也许是哪个天才的祖宗突然想到并做到了吧。我觉得当人的思考水平到一定程度时,这些事情自然就会被做出来。) 从脆弱的自然国家到初级自然国家:只是讲了两个王朝怎么建立起来了秩序(支配联盟内部的秩序) 从初级自然国家到成熟的自然国家:无论是从教会,还是从城市乡镇(法国)或者行会(英国),法人身份的出现(法治发展的表现吧)和在社会上的扩展在转型中起到了关键作用。 限制向开放的转型: 一、转型的两步走:1、在自然国家内部,精英关系的非人际化; 2、非人际化的扩展。 门阶条件是指能产生第一步的条件(精英内部非人际关系化的关系可能建立起来的环境):1、对精英的法制;2、公私的永久性组织;3、对军队的统一控制。 对精英的法治:当精英拥有同一项特权时,这个特权就有了变成权利的趋势。从特权中分离出个人身份是发展精英法治的第一步,也是发展非人际关系的第一步。 虽然对精英的法治为发展非人际关系扩展了一些空间,但是进一步发展和稳固必须将这些关系嵌入一个更复杂的公共和私人的组织当中。 对军队的统一控制(并不是一个大军阀,而是指军队在非军事精英的控制下):(1)在采购和供应层面上,私人部门和军队的互锁安排是形成永久性组织的一种途径。(永久性组织必须是成群出现的,很难想象一个单独的永久性组织的创建)(2)军事技术的发展,需要更复杂的非军事部门的呼应。

0
《暴力与社会秩序》的全部笔记 1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