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通译 8.4分
读书笔记 大道与专攻
糖不苦

子曰:“赐也,女以予为多学而识之者与?”对曰:“然,非与?”曰:“非也!予一以贯之。” (译1:孔子道:“赐!你以为我是多多地学习又能够记得住的吗?”子贡答道:“对呀,难道不是这样吗?”孔子道:“不是的,我有一个基本观念来贯串它。” 译2:孔子问:“子贡啊,你把我当成不断学习从而了解现实当下的人吗?”子贡回答:“是啊,不是这样吗?”孔子说:“不是啊,我只是承受现实来连接它。”) 子夏曰:虽小道 ,必有可观者焉 ,致远恐泥,是以君子不为也。 (子夏说:“即使是小的技艺,也一定有可取之处,但拘泥于此对远大的事业可能会有妨碍,所以君子不从事这些小技艺。”) 子曰:君子不器。 (朱子注曰:“器者,各适其用而不能相通。成德之士,体无不具,故用无不周,非特为一才一艺而已。”君子不应该像一个器具把自己固定在一种或几种功能上) 子曰:因民之所利而利之,斯不亦惠而不费乎?择可劳而劳之,又谁怨?欲仁而得仁,又焉贪?君子无众寡,无大小,无敢慢,斯不亦泰而不骄乎?君子正其衣冠,尊其瞻视,俨然人望而畏之,斯不亦威而不猛乎? 子张曰:何为四恶? 子曰:不教而杀谓之虐,不戒视成谓之暴,慢令致期谓之贼,犹之与人也,出纳之吝谓之有司。 (不教育,犯了错误就杀戮,这种行为叫作残虐,不告诫而检视其成功,这种行为叫作凶暴,缓慢下达命令却忽然给予期限要求完成,这种行为叫作贼邪,同样给人东西,支出吝啬,这就如同那些库吏之类的小官一样吝啬。) 这几句话对我如何学习会计以及学会计还有意义么了有那么一点触动。。。。

0
《论语通译》的全部笔记 1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