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兰修女传 8.8分
读书笔记 全书
四平

要相信爱,无论你遭遇到了什么,是仇恨,还是毁灭,是被抛弃?还是被掠夺?无论你遭遇到了什么,都要相信,一切都会消逝,但爱会留下来。 穷人没有钱,没有社会地位,但并不是没有尊严。所以当你为穷人做一点事情的时候,首先应该让他感觉到,你并不是在施舍,而是在爱。 我也要到印度去,到加尔各答去,去那里侍奉基督——去那里为穷人中的穷人服务。 童贞就是完全放弃一切尘世的烦扰;不仅是无益的烦扰,而是一切的烦扰。 如果我富有,看见一个可怜的饥饿者而不立即给一点我的财务给他,那是不可能的。同样,我赚得了精神的财富,我立刻就会想到那些正在落下地狱去的危险里的灵魂,我把我的全部所有,分给他们,我从来没有过一时一刻的功夫,能够说:现在我要为我自己做点事儿了。 吸引我的不是天堂,而是爱。爱上主,又被上主所爱,然后再回到人世间,使人热爱“爱”。 爱人,是我们爱上帝的必经之道。除此之外,并没有其他的途径可以抵达上帝。 如果你连整日相见的那个人都不爱的话,那你怎么能爱一个看不见的主呢? 为了服务穷人,我必须要住在穷人中间。不这样做,则无异于背弃我的信仰。 评断别人就不是爱的表现。 在开始为穷人服务之前,必须要先掌握一些医药和护理方面的专业知识。否则,服侍穷人就将是一句空话。 我们只有降低自己,才能升高他们。如果我们能用行动证明,我们其实也可以和他们过一样的生活,那么,他们就会向我们敞开心灵。 我像个牲畜一样在街上活了一辈子,但你们却让我死的时候像一个天使。 我们记得我们的邻居需要我们的爱吗?我们记得吗?可是她记得,她在自己的饥饿中,却仍然知道,有人也饿。 贫穷是你和我的创造,是我们拒绝与人分享的结果。上帝没有创造贫穷,他只创造了我们。如果我们没有能力放弃贪婪,那么,这个问题将永远得不到解决。 贪婪——对权力的贪婪,对金钱的贪婪,对名誉的贪婪,这是当今世界实现和平的最大障碍。 在神的眼里,一切都简单明了——神对我们的爱胜过所有的冲突,而冲突终将消逝。她从不试图改变任何人的信仰。她所要做的,只是如何使大家相互了解,彼此相爱。 神的手在哪里?我们的手就是神的手,神并没有其他的手。 我们帮助的,是那些无论你为他做过什么,他在某些方面仍然必须依赖别人的贫穷者。总是有人说,与其给他们鱼,还不如教他们怎样钓鱼。我们只能回答,多数接受我们帮助的人,甚至已经没有了手握钓竿的力气。 噢!耶稣,接触我被爱的向往,被夸奖的向往,被尊崇的向往,被赞美的向往,被喜欢的向往,被请益的向往,被赞同的向往,被欢迎的向往。被羞辱的恐惧,被蔑视的恐惧,被责难的恐惧,被毁谤的恐惧,被遗忘的恐惧,被冤枉的恐惧,被讪笑的恐惧,被怀疑的恐惧。 荣誉又何尝不是一种捆绑或负担。这种自觉自愿的贫穷,不仅使人获得自由,也使人获得释放和独立。圣方济各早就说过:“如果我们拥有财产,我们就要有武器来保卫它。” 在我成长的环境里,有各种宗教,东正教、回教和天主教,大家崇拜的方式不同个,但从小我就相信,我们祈祷的都是同一个神。 爱不是赞助。因此别只是给钱,而是要伸出你的手一一我们的手何其温暖。 我们也只有通过爱具体的个人,才能真爱人类,因为我们并不知道那个抽象的人类在哪里。 人如果不能在苦难者身上看到耶稣,就不可能把这种服侍进行到底。当我们服侍穷人的时候,我们就是在服侍耶稣。当我们安慰被遗弃的人、病人、孤儿、临死的人,受到照顾的,是他;收到食物的,是他;穿上衣服的,是他;受到探访的,是他;被安慰的,也是他。我们的生命没有其他目的,也没有其他动机,这也是我们力量的来源。 我们是否以同情怜爱的眼光看着穷苦的人?他们不只渴求温饱,他们也渴求一分做人的尊严。他们渴望别人把他们当作人来对待,希望别人以对待我们的方式来对待他们,他们渴求我们的爱。 哭泣是自私的,那表明我们只想到自己一一只想到自己的失去,而没有想过他们如今身在何处一一他们是与上帝在一起,我们应该为他们感到高兴。不错,这个房子是为了人们的死亡而设立的,但死亡是什么呢?死亡就是走向上帝啊。 有个宗教作家说:如果身处可怕的被轻视的群体中,仍然能够散发喜悦的芬芳,那么,这个人要么是一个无知觉者,要么就是一个圣者。 圣洁就是除去我身上一切不是上帝的东西,圣洁,就是笑行上帝之旨意。 我总是说,我们要做的,应该是帮助一个印度教徒成为更好的印度教徒,帮助一个回教徒成为更好的回教徒,帮助一个基督教徒成为更好的基督教徒。 住持说:“印度人相信受苦是因为做了坏事,借由身体的疼痛,我们才能了解神。”姆姆说:“基督教导我们,甚至好人或无辜的人也会受苦。” 如果他们杀了我,我就可以早点见到主了。 多年来,她从不添置治疗方面的任何设备,哪怕是一架显微镜,虽然显微镜可能对快速诊治某些疾病特别有用,但她却认为:这看起来好像是为了更好地为病人服务,但用不了多久,设施就会变得比病人更为重要一一有了设施,就必然要对病人作出选择。那些最有希望痊愈的病人,势必会成为医院的首选。而那些注定要死的病人,则一定会被排斥在医治之外,即便医院和医生愿意帮助他们,但设施是有限的。 姆姆认为:设施化、制度化,有可能能够更好地服务于穷人,但不一定能够服务于最穷的人。而仁爱传教修女会,恰恰是为那些最穷的人,即最微小的人,而存在的。 我们以为的软弱,恰恰是她的力量。因为只有深知自己的软弱,才会放下一切不顾一切地去信靠。 我想我跟他一样,也许我也能慷慨而友善地对待一个乞丐,或一个穷人,但我无法为那些垂死的患有各种肮脏可怕疾病的人清理溃烂的伤口,为他们洗澡。我无法做到,至少现在我无法做到。也许当我变得跟哈普一样年迈的时候,我会有所改变。但现在我做不到。我必须承认,我心中的同情、怜悯和信心还很弱小,还不足以承担那样深重的苦难。 生命只有常常喜悦,才能健康成长。 在造物的恶行里,没有比堕胎更严重的了。 尚未出生的小孩是穷人中最穷的人,因此他们是如此地接近上帝。 麻风只是身体的病症,并不是心灵的痼疾。 无论你们的身体和外貌变成什么样子,上帝仍然爱你们;虽然这个世界抛弃你们,但上帝不会抛弃你们;而你们自己,更不能抛弃自己。 今日世界最严重的疾病并不是肺结核和麻风病,而是被讨厌、被忽视、被遗弃的感觉。当代最大的罪恶不是别的什么,而是缺少爱与慈善,是对街角正遭受痛苦、贫乏、疾病伤害的人们,所表现的可怕的冷漠。 人类所经历的最坏的疾病,就是被遗弃。今天,我们发明了治疗麻风病的药,麻风病人便能痊愈;也有了治疗肺病的药,肺病患者也能痊愈一一对几乎所有的病症来说,都有药可治,并且可以痊愈。唯有那些被遗弃者,人虽然用双手去为他们服务,并用爱心去温暖他们,但我不认为,这种可怕的疾病有一天会治好。 被遗弃的病症,是一种不治之症。一个人,一旦感觉到被遗弃,就很难有痊愈的那一天了。所以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我们都不能让自己身边的人产生被遗弃的感觉。也就是,被忽视,被轻看,或者,不被在乎的感觉。那种感觉是一种不治之伤。 使人类幸福的方法有很多,减少人口,发展科技,这都是可以的。但如果人们对十字架上呼喊“我渴”的声音不予理睬,那么,任何方法都不能真正有效,甚至有可能适得其反。 爱如果不是从家庭开始,我们如何保证它结出的果子一定是美善的? 错了,我已经结了婚,而且有时候也觉得很难向耶稣微笑,因为他也会十分苛刻。 如果你有两个面包,那就送一个给穷人,再把另一个卖掉,然后去买几朵风信子来,让你的心灵饱餐一顿。 问题不在于我们做了多少,而是我们在进行中投注了多少爱。 如果你预期回报,那就不是爱。 诺贝尔奖只不过是平息一下世界的良心而已,因为有您这样的人在爱护穷人,我们才会感伤流泪。但是当演讲过去之后,大家很快就会重新回到麻木不仁的生活里。 我也会愤怒,不仅如此,我常常生气。当我看到弃婴,我很生气;当我看到一个孩子生活在恶劣的环境里,我很生气;当我看到年轻的女孩在战争中被强暴,被虐待,我很生气,但是我必须宽恕,否则我怎么继续工作?我可以宽恕,但我并不接受。(《德兰修女传》)

0
《德兰修女传》的全部笔记 9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