诠释与过度诠释 8.4分
读书笔记 全书
[已注销]
“诠释与历史” 32-33神秘主义 当矛盾律遭到了否定与拒斥,那么唯一可能的解救之路是求助于宇宙间的普遍感应与类似性。认为在宇宙的根源处存在着一个“太一”,这个不可知的“太一”乃一切矛盾产生的终极根源。神秘主义声称:我们的语言越含糊,越具有多义性,越使用象征性符号和隐喻,它越适合于对那个包孕着重重矛盾的“太一”进行命名。然而,如果矛盾占了上风的话,同一律的大厦就会坍塌。 结果是,诠释成了无限的东西。 34 每一个物体,不管是天上的还是地上的,都隐藏着一个秘密。一个秘密被发现后,它就会指向另一个秘密:它就这样不断地运动下去,直至发现那个终极的秘密。然而,终极的秘密是不存在的。神秘主义这所找到的秘密是:任何东西都是秘密的。……神秘主义者将整个世界大舞台归结为一种语言现象,并且否定了语言的一切交际功能。 37-40 诺斯替主义及其痕迹 “真理是神秘的,对象征性符号和神秘符码的追问永远不会揭示出终极的真理,而只不过将真理移到了别的地方。如果这就是人类所面临的基本情境的话,那么它只意味着:世界的产生是一种错误。对这种心灵状态进行文化表述的主要是诺斯替学派。” 卡德尔教派(the Catharic)对爱的弃绝、将恶视为一种富有启示性的审美体验并加以庆贺的行为,浪漫唯心主义,卢卡奇对“哲学非理性主义”的解释,海德格尔对人的存在与时间、对悲观主义的论述。 神秘主义的畸形发展必然导致如下信念:权利的奥秘在于让人相信他掌握有某种秘密。 98罗蒂《实用主义之进程》 “不必切破它们平滑的表皮去寻求其内在的深层含义” 西方哲学中那些二元对立观念应该被废除。“它们不应被综合成更高程度的整一体,而是应当被遗忘。尼采标志着这种“启蒙”意识的早期阶段,当我们读尼采时,我们不禁会认为所有这些二元对立只不过是表明一个人目前的无能状态与其想象中的孔武有力之间鲜明反差的一个隐喻。” 103-105罗蒂质疑,区分“文本意图”和“作者意图”的意义何在。 105 文本是否隐含这样的力量:这种力量使它可以说出诸如“那种图式确实能将我的大部分观点连成一气,然而,却使读者误入歧途”之类的话吗? …… 艾柯说:“文本是在诠释的过程中逐渐建构起来的,而诠释的有效性又是根据它所建构的东西的最终结果来判断的:这是一个循环的过程。”……但是,如果承认文本是在被诠释的过程中建构起来的,我不知道到底有什么东西可以保证其内在的连贯性。我倒愿意这样想:文本的连贯性(不管这种连贯性到底是什么)是在诠释车轮最后一圈的转动中突然获得的,正如一堆粘土的连贯性只有当制陶工将其做成它应该有的形状的最后一刹那才突然获得的一样。 所谓连贯性不是别的,而是这样一个事实:有人在一大堆符号或噪音里面发现了某种有趣的东西,通过对这些符号或噪音进行描述使它与我们感兴趣的其他东西联系了起来。 105-106 不存在这么一个“点”:根据这个“点”,我们可以将我们描述和分析的对象与我们对这个对象所进行的描述和分析区别开来——除非参照某个特殊的目的,某个我们当时恰好碰上的特殊意图。 106 戴维森的理论紧承奎因。奎因否定了语言与事实、符号与非符号之间的哲学区分。“激进的自然主义与整体主义” 109 艾柯对解构主义文学批评的看法:“德里达解构主义的许多文本解读方法”都是一种“前文本的解读”(pre-textual reading),这种解读“并不是为了对文本进行诠释,而是为了显示语言在多大程度上可以产生出无限的意义。” 111 认为批评家可以发现文本的本质——比如,它本质上揭开了某种意识形态结构的神秘性;或,它本质上是对西方形而上学等级森严的二元对立的“解构”,而不仅仅是为此形而上学目的服务——这种观念对我们实用主义者来说,只不过是改头换面的神秘论而已。 151艾柯的回应 在写小说时……不会将我的结论强加于其上:我只是让那些相互对立的东西自己充分显示出来。 创造性文本中语言所起的独特性作用——这种语言比科学文本的语言更模糊、更不可译——正是出于这样一种需要:让结论四处漂泊,通过语言的模糊性和终极意义的不可触摸性去削弱作者的前在偏见。 154 说不存在什么“物自身”(Ding an Sich),我们的知识只具有相对的价值、只是一种人为建构起来的东西,并不意味着语言只是一些能指符号而没有具体的所指物。说这种所指物具有一种“关系特质”并不意味着我们不能讨论某种特定的关系。
0
《诠释与过度诠释》的全部笔记 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