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桥中国辽西夏金元史 8.7分
读书笔记 阿保机称汗与登基
尾黑
基本史书《辽史》告诉我们,阿保机于907年“即皇帝位”并建立起自己的王朝。其他史料则含糊地把这一事件定在904年至922年之间。② 11世纪的《新五代史》对这一事件则给予不同的记载,认为当重新选举到期时,阿保机拒绝放弃他的于越或可汗位置,并使契丹联盟同他的追随者和汉人臣民一起,建立起他自己的“部落”。由《辽史》本身产生了更进一步的混乱,因为它在别处记述了916年的第二次登基仪式。907年这一时间本身令人产生怀疑,因为它与唐的正式灭亡时间一致。从人们所熟知的他们强调辽王朝继承的正统性这一角度而言,这是辽朝史学家选择他们王朝开端的一个方便的和引人注目的年代。

本来以为这已经够吐嘈的了,哪知那个②的注解更是把《辽史》君吐成了筛子:

②10世纪30年代以前的契丹确切年表几乎不可能建立。大体上我依据了《辽史》,虽然它经常自相矛盾并与记述中国五代和早期宋朝的其他历史著作相抵牾。有关这一早期阶段的记载,有许多混乱之处:像阿保机的名字,就曾被记为阿布机、阿保堇或安巴坚。阿保机死后所追封庙号的时间不同地被系于926或947年。契丹国家采用辽作为王朝名称的时间在不同的史料来源中被记为926、937、938或947年。后来,契丹国的名称被恢复,这一变化的时间被记为983或1013年。辽这一名称在1066年又被恢复,但《辽史》甚至没有记载新王朝名称的更换或辽朝名称的恢复。一些不一致的地方不是能简单地解决的。许多过程是由这样的事实引起的,即系统的王朝实录直到11世纪末才发展起来,而其编纂者们对这些实际上回溯到10世纪中期或末期的早年发展产生了混乱。为每一个有争议的名字、事件或时间都进行注释,而又不想使注脚的叙述过长,这是不可能的。

再加上第71页的一个注脚(关于阿保机举行汉式登基仪式时所采用的契丹国第一个年号):

对于阿保机的年号神册(916年)和天赞(922年)也有很大争议,有些学者认为是后来追加的。当时能得到绝对证实的第一个年号是阿保机临终之年(926年)所采用而被其继承者太宗所继续使用的天显年号。见慕阿德:《中国的统治者》,第91页。

哈哈,感觉已经无法直视辽史君了~ 果然,在第146页,看到以下记录:

道宗还显示了对历史的兴趣。在1074年,政府颁行了《史记》和《汉书》,大约就在这时建立了为辽朝编纂国史的机构,这一机构在1085年完成了前七位皇帝的实录。

一下子编完七朝皇帝,你知道编纂组有多努力吗?! 不过,对辽史君及其编纂组的吐嘈还未结束,在第153页:

耶律乙辛覆灭后的道宗时代后期,相对来说平安无事。道宗此刻已是一位老人……道宗越来越疏懒于政务。一件轶事告诉我们,在他时代的后期,他甚至以候选人掷骰子的方式来选拔高官;甚至后来编纂皇朝实录的史学家本人说自己也曾通过这种方式被选中。

奇葩的编纂组……这位“史学家本人”是在卖萌嘛

0
《剑桥中国辽西夏金元史》的全部笔记 7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