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国家与暴力 8.0分
读书笔记 第1页
yobalcony

一、应景 “军政”“工业化”“资社”几种社会形态的分析,国家性质和战争手段分析。这几种形态对社会市民阶层的影响,因受大国形态影响的军事策略,市民社会产生的各种社会心理和行为,与现在的暴力突发恐怖事件是有一定关联的。 二、笔记和评论摘抄: 1、主要意义是就”the state and violence“的大话题设定了大背景和讨论方向。他提出了这一领域的几个核心概念:industrialized war, nation-state, and citizenship。这一框定于西方历史语境下的大课题,对于反观第三世界诸国的历史也多有启发。 2、民族国家时代推动力来自资源的增长,形成行政力量的增长,尽管国家暴力实行了内部绥靖,即军事暴力只对外。但是对于国民来讲,“人生来自由却无所不在枷锁之中”,自由的获得同时伴随着大量监控的加强,为了保证每一个国民的安全和自由,国家这一权力集装器发挥了最大的功能,以对公民公共空间的牺牲换来更大的安全感,以对他人的自由的尊重造成对人人的自由的侵犯。法律法规的完善制造了更多越轨者,如在绝对主义时代精神病院、济贫法和收容所等制度的形成强化了对越轨的控制,这种对疯癫等越轨者控制造成了福柯所说的“文明”,既然民族国家代表了文明的进步,那么民族国家的诞生就形成了对精神的更强支配。……而作为现代性的社会的构成,是与四种制度丛结相联系的,即高度监控、资本主义企业、工业生产及暴力的集中化。其中我们可以分明感觉到权力及暴力控制随着现代性的成长不断对人的活动产生制约力的过程。现代性一方面迅速成长起来,一方面它的阴暗面、野蛮面暴露出来。吉登斯作为一个社会学家以其敏锐的视角观察到了现代民族国家的极权倾向。极权主义在20世纪如希特勒的法西斯主义、斯大林的恐怖统治,后来形形色色的极权主义都可以说是民族国家的伴生物,它们是以高度监控和暴力为基础的,它恰恰是民族国家相对晚近的特征,极权趋势是我们时代的鲜明特征。英国是最发达的国家之一,但也是监控最为严密的国家,人们的日常生活被街头数百万摄像头严密监控,可理由仅仅是防范日益加剧的恐怖主义威胁,看来风险社会的轮廓给世界最发达的国民确实带来最严重的恐慌。 3、实际上中国确实不存在需要靠国家权力来推行的占主流意识形态的宗教,但中国民间社会中真是从来不缺乏宗教,而且形形色色,千奇百怪,或者你说这仅仅只是信仰或者“迷信”而已,但我不认为因为没有完备的体系就不算是宗教。从另一方面说,正如吉登斯认为的那样,帝国岂是靠宗教来愚弄人民呢?他想禁都禁不过来呢!……帝制中国之所以能维系这么多年,靠的绝不是简单的权力和武力统治,乃是文化和道德。 如果你曾通过调查或文献资料了解传统的中国农村,就会知道,不是王朝运用行政手段将成千上万的小村落纳入统治体系当中,而是农村包括一些少数民族非常自觉地向中央王朝靠拢。总之,要真的了解传统中国,首先就要去掉简单化的思维,意识到传统中国是一个复杂社会,意识到在经济利益和资本的力量之外,文化同样具有庞大的力量,并且很多时候,情感和道德同样在默默地发生着影响。 4、吉登斯在论述现代民族国家的形成时,认为国家行政力量的强大所带来的内部绥靖、军事进步所带来的国家对暴力更加强有力的垄断是促成民族国家形成的根本因素。这意味着国家通过扩张行政力量和军事力量,拥有了对内部成员更加强大的监控能力)。毫无疑问,个人在这样的国家中,极易遭受国家强力的侵犯。个人怎样来避免这种命运呢?——唯一的办法就是通过行使公民权将国家的体制引向宪政治理的轨道。在个人自由和国家公权力之间划分界限,用宪政体制抵抗任何国家公权力的非法侵害。但事实的悖论的是,近现代旨在扩大公民权的民主化浪潮大多催生的是集体性的强力,而非个体性的自由。很多历史事实均可证明,握有强力的现代民族国家在很多时候是在进一步摧毁个人自由、而非增加个人自由。现代社会频繁出现的左右两翼的极权主义运动鲜明的说明了这点。或许这客观上也说明了这个事实:自由是古代的,专制是现代的;现代人以追求自由为目标的现代化运动很多时候不是在给自己增加自由、而是在减少自由。 5、一系列武器及战术的创新(长弓及矛的发明,瑞士步兵的出现),军事系统内部集权化的行政管理(区分于中世纪封建制下、主要依赖骑士个体战斗力的松散军队),及海军力量的发展。也是这些要素,使欧洲国家在短暂的absolutist时期后迅速向nation-state迈进。 6、两次世界大战是这些历史变化酝酿良久后的总爆发。人类自相残杀的能力经过这一系列的技术突破、管理模式升级后,骤然进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新高度。而战争的结束,也并不标志着这些影响的消失。工业及经济中蕴藏的巨大战争潜能使任何一国的政府都不可能放松对生产、科技等环节的监控;军工业的技术突破开始反哺于民用领域;战争强化了nation-state的主权概念;公民权的普及及国家绝对统治地位的确立开始在英国等地导向福利国家制度。 7、历史上,参军曾是特权阶级的责任与权利。当集权国家开始与个体公民直接发生联系——而非通过封建贵族、骑士——时,普遍兵役制开始出现,相伴的是公民权的普及和“平等”理念的传播。nation-state里的每一个公民都应该享用同样的权利、并履行同样的义务。这一进步的背后,欧陆国家间的军事竞争及对兵源的需求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类似春秋战国时期诸侯国的“野人”也取得了原本由“国人”垄断的参军资格,及“士“阶层地位的下降)。 8、 历史上,参军曾是特权阶级的责任与权利。当集权国家开始与个体公民直接发生联系——而非通过封建贵族、骑士——时,普遍兵役制开始出现,相伴的是公民权的普及和“平等”理念的传播。nation-state里的每一个公民都应该享用同样的权利、并履行同样的义务。这一进步的背后,欧陆国家间的军事竞争及对兵源的需求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类似春秋战国时期诸侯国的“野人”也取得了原本由“国人”垄断的参军资格,及“士“阶层地位的下降)。 9、他继承了经典社会理论家关于现代社会形成的动力,例如马克思的生产力、韦伯的理性化和涂尔干的劳动分工,但是吉登斯更为完整了指出了现代社会的民族国家特征,这种现代性连带了四种制度丛结:高度监控、资本主义、工业生产及暴力的集中化。在这里,吉登斯是从更为宏观的历史变迁着手的,我以为这就为社会理论分析添加了鲜明的“时空特征”,这是吉登斯在《社会的构成》中强调的,这是社会理论家长期忽略的因素,因为特别是工业主义理论模式特别强调现代工业社会的和平特征,例如斯宾塞建构了与强制性的军事社会相对于的工业社会,工业社会是和平的,人们之间和谐相处的社会。而涂尔干设想在高度劳动分工的社会,国家之间、族群之间互相依赖的加强,那“有机团结”会阻止人类破坏分工的链条任何一环。然而这是人类的“理性”所能达到的吗?   

0
《民族—国家与暴力》的全部笔记 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