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突的战略 7.8分
读书笔记 第69页
蜘蛛也会飞
就其本质而言,逻辑推理具有很强的诡辩性。在上面的游戏中,诗人可能会比逻辑学家做得更好,因为与其说这样的游戏是国际象棋,还不如说是充满字谜的文字游戏。逻辑有时也会发挥积极的作用。6中,大多数人趋向于数字1都是基于逻辑推理。但是在大多数情况下,主体在进行逻辑推理之前,必须依靠想像力从当前环境提供的众多具体细节中发现主要线索。

寥寥数人的政治集会可能会发展成为规模庞大的盛会;当出现政治真空或无政府状态时,宪法的有效性则需要主体公众的支持;一个犯罪集团元老的权力可以影响整个黑社会,因为服从是建立在服从者惩罚违抗者这一简单的逻辑基础之上。我们通常所指的社会“号召力”也反映了同样的道理。价格领先、各种非价格竞争或价格稳定等经济现象无不证实默式沟通的重要性,及其依赖于谈判主体对现实情况的准确解读。不谋而合的反叛行为告诉我们:当领导者不堪一击时,人们通常需要一种默契行动的暗示。这种暗示使他们相信,如果自己起来造反,对其他人也会做出同样行为,这样就形成了不谋而合的反叛行动。
当事人都能够达成某种共识,妥善解决彼此间的问题。在允许任意选择存在的情况下,双方理性的选择结果总是优于盲目选择的结果。甚至是最不公平问题中的弱势一方,也不得不接受问题中有关合作协议的约束。
比较7与4,首先,收入的存在排除了对半分配的可能性。其次,在双方无法有效沟通的情况下,简单易懂的10-5比例方案是惟一具有可行性的方案。
问题8与4,在机制安排上存在歧视性和不公正。无论从法律的角度还是从道德的角度,捡到钱的人和丢钱的人之间的关系都极不平等,所以双方不可能达成5-5分配方案的可能性,调节人的建议只能说明存在其他分配方式的可能性,其作用也只是表现在圆滑地提出的分配方案,这也是大家能够普遍接受的方案。
问题5中,A获得B在问题5中的奖项,反之亦然。那么,第一个提出条件 的选手是否有理由改变选择?或者假设裁判宣布,无论他们选择哪个字母,只要双方选择的字母相同,则奖项保持不变。如果情况如此,他们仍然会对字母R趋之若鹜,因为这是他们有可能实现合作的惟一途径,如果我们回到游戏的开始,假设当事人还没有做出选择。我们可以想像墙上有个标识似乎在提醒他们:在犹豫不决的时候,一定要选择R,它仍是实现协作的一种方式。如果对方知道你的奖品组合,而你却不知道他的。鉴于你没有足够的条件预测对方可能做出的选择,甚至没有机会向对方献媚或主动选择一个“公平”的折中方案,所以,双方实现协作的基础只能是你充分地解读自己所掌握的信息。对方对你的了解、你对对方的无知以及缺乏协作的替代条件,都会轻易地迫使对方做出对你有利的选择。
0
《冲突的战略》的全部笔记 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