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器时代 7.8分
读书笔记 第21页
辟谷不辟肉蜗牛

生活在这个国家就像待在一艘沉船的甲板上,那是一艘旧时代的班轮,身边是那个可悲的喝的醉醺醺的船长,还有那些粗暴阴鸷的船员和千疮百孔的救生船。我一直在床头搁着那台短波收音机。在大部分时间里,只有谈话节目可听,但如果你一直不停到听下去,在半夜里,有几个电台会发发慈悲,播放一些音乐一会儿有了,一会儿没了。昨天晚上我听着收音机里的音乐--那是从哪儿来的?赫尔辛基?库克群岛?--各国的欢歌,天堂的音乐,多年前离开我们的音乐。现在又从那些变了样儿的星星那儿回来了,轻柔地飘来,作为此类离去而又回归的事物的见证。一个封闭的宇宙,有着蛋形的曲面,把我们裹在其中。 我躺在黑暗中,聆听着星星的音乐,其间夹杂着噼啪声和嗡嗡声,犹似流星落下的尘埃。我微笑着,我心里充满对这来自远方的好消息的感激。我想,这是他们没有封闭的一条边境,那条边境在上界,在南非共和国和星空帝国之间。那是我注定要去旅行的地方,去那儿不需要护照。

0
《铁器时代》的全部笔记 1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