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革命论 8.4分
读书笔记 第65页
圣兔
但是我们在肯定任何事情(职业)都是荣誉时,却包含有对其垂青程度的区别。一个理发匠或一个蜡烛商的职业,对任何人都不会是一桩荣誉——更不用说许多其他伺候人的雇工了。这类行业的人,不应当受到国家的压迫,但是如果允许像他们那样的人个别地或集体地来进行统治的话,国家可就要遭受压迫了。在这一点上,你们认为自己是在向偏见进行斗争,但是你们却是在向自然开战。
0
《法国革命论》的全部笔记 2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