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查三世 8.9分
读书笔记 理查三世 摘
本阿弥·光悦

葛羅斯特: 現在我們嚴冬般的宿怨已給這顆約克的紅日照耀成為融融的夏景;那籠罩著我們王室的片片愁雲全都埋進了海洋深處。現在我們的額前已經戴上勝利的花圈;我們已把戰場上折損的槍矛高掛起來留作紀念;當初的尖厲的角鳴已變為歡慶之音;殺氣騰騰的進軍步伐一轉而為輕歌妙舞。那面目猙獰的戰神也不再橫眉怒目;如今他不想再跨上徵馬去威嚇敵人們戰栗的心魄,卻只顧在貴婦們的內室里伴隨著春情逸蕩的琵琶聲輕盈地舞蹈。可是我呢,天生我一副畸形陋相,不適於調情弄愛,也無從對著含情的明鏡去討取寵幸;我比不上愛神的風采,怎能憑空在嫋娜的仙姑面前昂首闊步;我既被卸除了一切勻稱的身段模樣,欺人的造物者又騙去了我的儀容,使得我殘缺不全,不等我生長成形,便把我拋進這喘息的人間,加上我如此跛跛躓躓,滿叫人看不入眼,甚至路旁的狗兒見我停下,也要狂吠幾聲;説實話,我在這軟綿綿的歌舞升平的年代,卻找不到半點賞心樂事以消磨歲月,無非背著陽光窺看自己的陰影,口中念念有詞,埋怨我這廢體殘形。因此,我既無法由我的春心奔放,趁著韶光洋溢賣弄風情,就只好打定主意以歹徒自許,專事仇視眼前的閑情逸致了。 公爵夫人: 呵,一股陰風播散著苦難!呵!我這可詛咒的肚腹,死亡的苗床,是你產出了一個殘害世人的惡怪,他生就一副毒眼,誰也躲避不了他那致命的目光! 瑪格萊特王後: 你還有一個克萊倫斯被理查殺害了。從你那狗窩般的肚腹里爬出了一條地獄猛犬,來追噬我們大家。他張牙舞爪,撲住羔羊,撕咬,舐吮著他們寶貴的血,他把天工精品全都污損,又在人們哭腫的眼眶里肆虐,他是天地間一個了不起的大暴君,原是你放他出胎,來追逐我們進墓穴。上帝呵!你何等正直無私,我感謝你讓這吃人獸來攫食同母所生的後嗣,還叫那老母與他人同聲哀泣,共訴神明。 瑪格萊特王後: 我曾稱你為我的幸運墙上所加的浮雕:稱你為可憐的陰影,一個畫中王後;你無非把我過去的聲勢來模仿;為一場大悲劇做了一些動聽的劇情説明;哪怕你一時趾高氣揚,終究要墮入塵埃;你枉做了一對伶俐的孩子的母親;過去的一切都成了夢境、泡影、一塊高貴的招牌、一面炫耀的旗幟,突兀招展著供人射擊;一國之後做了笑柄,在舞台上不過串演著一個配角。如今你丈夫何在?你兄弟何在?你孩子何在?人生樂趣又何在?誰還來跪求你,高呼著“神佑吾後”?一向對你卑躬屈節的大臣們哪兒去了?追隨你的大隊人馬又哪兒去了?前後對照就看清了你的處境:快樂的妻子成為最不幸的寡婦;幸福的母親卻在因為身為母親而悲傷;坐聽人訴的人反向人哭訴;國後變為愁眉蹙額的賤婢;從前輕慢我而今遭我輕慢;從前人人怕你,如今單怕一人;一向发號施令,如今無人聽命。可見天道循環,賞罰分明,你只落得在時間的鷹爪下做個犧牲者;你倘若只顧懷念過去,同時又無法擺脫目前的處境,你的苦難將更難忍受。你既僭占了我的名位,豈能不分攤其中的苦楚?如今你的傲骨分挑著我的重擔;我這里正好抽出我勞頓的肩頭,把這全副擔子都卸給你。再會吧,約克的夫人,厄運的王後;英國的這些憂傷,將在法國供我作笑料。 幽靈們消散。理查王由夢中驚醒。 理查王: 再給我一匹馬!把我的傷口包扎好!饒恕我,耶穌!且慢!莫非是場夢。呵,良心是個懦夫,你驚擾得我好苦!藍色的微光。這正是死沉沉的午夜。寒冷的汗珠掛在我皮肉上发抖。怎麼!我難道會怕我自己嗎?旁邊并無別人哪:理查愛理查;那就是説,我就是我。這兒有凶手在嗎?沒有。有,我就是;那就逃命吧。怎麼!逃避我自己的手嗎?大有道理,否則我要對自己報复。怎麼!自己報复自己嗎?呀!我愛我自己。有什麼可愛的?為了我自己我曾經做過什麼好事嗎?呵!沒有。呀!我其實恨我自己,因為我自己干下了可恨的罪行。我是個罪犯。不對,我在亂説了;我不是個罪犯。蠢東西,你自己還該講自己好呀;蠢才,不要自以為是啦。我這顆良心伸出了千萬條舌頭,每條舌頭提出了不同的申訴,每一申訴都指控我是個罪犯。犯的是僞誓罪,僞誓罪,罪大惡极;謀殺罪,殘酷的謀殺罪,罪無可恕;種種罪行,大大小小,擁上公堂來,齊聲嚷道,“有罪!有罪!”我只有絕望了。天下無人愛憐我了;我即便死去,也沒有一個人會來同情我;當然,我自己都找不出一點值得我自己憐惜的東西,何況旁人呢?我似乎看到我所殺死的人們都來我帳中顯靈;一個個威嚇著明天要在我理查頭上報仇。

0
《理查三世》的全部笔记 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