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哗与骚动 9.0分
读书笔记 第86页
Saltimbanques
我走出去,带上门,把滴答声关在屋里。我回头朝橱窗里看,他正越过栏杆在观察我。橱窗里有十几只表,没有一只时间是相同的,每一只都和我的那只没有指针的表一样,以为只有自己准,别的都靠不住。每一只表都和别的不一样。我可以听到我那只表在口袋里发出滴答声,虽然谁也看不到它,虽然它已经不能再说明时间了,不过谁又能说明时间呢?因此我对自己说就按那一只钟的时间吧。因为父亲说过,钟表杀死时间。他说,只要那些小齿轮在咔嗒咔嗒地转,时间便是死的;只有钟表停下来,时间才会活过来……他的头发打中间分开梳。中间那条纹路直通光秃秃的头顶,那地方像一片十二月排干了水的沼泽地。(此处是对钟表店老板的描述)
0
《喧哗与骚动》的全部笔记 1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