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曾使我空虚 8.5分
读书笔记 《莺莺传》
唐肆

《莺莺传》写得缱绻悲戚,尤其是崔莺莺的那份回信,抄录几句。

“虽荷殊恩,谁复为容?睹物增怀,但积悲欢耳。” “自去秋已来,常忽忽如有所失,于喧哗之下,或勉为语笑,闲宵自处,无不泪零。乃至梦寝之间,亦多感咽。离忧之思,绸缪缱绻,暂若寻常;幽会未终,惊魂已断。虽半衾如暖,而思之甚遥。一昨拜辞,倏逾旧岁。”
引自 《莺莺传》

弃妇独处思归之情大致如此,最惨在于崔莺莺确知道张生绝不会回来了。

玉环一枚,是儿婴年所弄,寄充君子下体所佩。玉取其坚润不渝,环取其终始不绝。兼乱丝一絇,文竹茶碾子一枚。此数物不足见珍,意者欲君子如玉之真,弊志如环不解,泪痕在竹,愁绪萦丝,因物达情,永以为好耳。心迩身遐,拜会无期,幽愤所钟,千里神合。千万珍重!春风多厉,强饭为嘉。慎言自保,无以鄙为深念。 张生发其书于所知,由是时人多闻之。
引自 《莺莺传》

张生看完来信的反应。

张曰:"余始自孩提,性不苟合。或时纨绮间居,曾莫流盼。不为当年,终有所蔽。昨日一席间,几不自持。数日来,行忘止,食忘饱,恐不能逾旦暮。若因媒氏而娶,纳采问名,则三数月间,索我于枯鱼之肆矣。尔其谓我何?"
引自 《莺莺传》

猴急如斯。

张自失者久之,复逾而出,于是绝望。 数夕,张生临轩独寝,忽有人觉之。
引自 《莺莺传》

被崔莺莺拒绝后的反应,看吧,没有能在枯鱼之肆找到他吧。

因命拂琴,鼓《霓裳羽衣序》,不数声,哀音怨乱,不复知其是曲也。左右皆唏嘘,张亦遽止之。投琴,泣下流连,趋归郑所,遂不复至。明旦而张行。
引自 《莺莺传》

郑即崔母,仅仅出现于开头,与后两处。

张曰:"大凡天之所命尤物也,不妖其身,必妖于人。使崔氏子遇合富贵,乘宠娇,不为云,不为雨,为蛟为螭,吾不知其所变化矣。昔殷之辛,周之幽,据百万之国,其势甚厚。然而一女子败之,溃其众,屠其身,至今为天下僇笑。予之德不足以胜妖孽,是用忍情。"
引自 《莺莺传》

始乱终弃,然后大义凛然。

适经所居,乃因其夫言于崔,求以外兄见。
引自 《莺莺传》

崔莺莺为他人妇后,张生的反应。 大多认为张生即是作者元稹本人,按元稹生平,始乱终弃数回,如薛涛者,也其被抛弃,做出这种事也能圆说。可笑“曾经沧海难为水”还出自其手。如陈寅格所言:“(元稹)自私自利。综其一生行迹,巧宦固不待言,而巧婚尤为可恶也。岂其多情哉?实多诈而已矣。”若此文出于元手,此人竟能以旁观者视角,将崔氏心中悲苦描绘刻骨如此,而于文末以那种大义口吻论说一番,也真是伟丈夫一枚了。

2
《他们曾使我空虚》的全部笔记 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