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性的哲学话语 8.7分
读书笔记 形而上学批判对西方理性主义的瓦解:海德格尔
江绪林

I.哈贝马斯是在克服主体性的视角来分析海德格尔的。他将一种“狄奥尼索斯的弥赛亚主义”归诸海德格尔倒是很有趣。就《尼采》而言:海氏回复了哲学的统治地位;一种唯心视角对理性的摧毁(海氏居然不区分理性和知性)。 II.但哈贝马斯说海氏还是拘泥于主体性中,因为海氏哲学不过是胡塞尔现象学的一个变种:将认识论置换成本体论而已。III.在语境中考察SuZ的基础本体论:先验问题被给予本体论意义;现象学方法被给予本体论意义。世界概念作为视角。 IV.哈贝马斯开始大吹大擂:如果海氏用主体间性将能摆脱主体,而海氏没能这样做,所以还是深陷主体哲学中,譬如其世界结构仅仅构成非本真的此在结构。而后期的海氏放弃了论证、否定了基础主义思想,而强调存在的一种深不可测的天命。 V.这里哈贝马斯最特工了:说只有海氏的卷入纳粹实践才能说明其哲学的转向。1933年左右的海德格尔用民族的集体此在取代了永远属我的此在,还呼吁选择希特勒。当海氏不再受到纳粹政治的蒙骗,又不愿意从伦理上忏悔时,只有把纳粹和自己的牵连解释为一种世界进程本身的错误:“这场运动是真理的客观缺席。”【185】“在海德格尔后期哲学中,放任自在和百依百顺的激情取代了主体性。”【186】 最后第V节中对海氏思想转向的分析是老辣而恶毒的,因而也是有趣的;哈贝马斯对海德格尔的分析就是一个无趣的现代哲学工程师对一个古雅的诗意者的亵渎。哈贝马斯完全没有进入海德格尔的体系中,而且其写作的风格也似乎表明哈贝马斯对古典缺乏必要的鉴赏力和尊重;他只是用自己的主体间性来辗压了一下一个已经故去的人而已。

0
《现代性的哲学话语》的全部笔记 1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