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水寒 8.1分
读书笔记 第五十五章 太陽下去明朝依樣
tgtf32
  無情笑了:「聽江湖上的人傳說:戚少商本來是霹靂堂的人,是雷老大一手扶植他起來了,可是,等到他羽翼已豐,武功有成時,即棄霹靂堂不顧,反出雷門,脫離你的旗下,是不是有這等事?」   雷卷想也不想,道:「是。」   無情道:「你栽培他,他背叛你,而今,他被人出賣,不正合你意,大快人心嗎?他被人拿住,又與你們何干。」   雷卷忽道:「你看那天。」   無情看去,夕陽如金,殘霞似血,西天好一片遺艷的美。   無情歎道:「黃昏是太陽最後的一個媚眼。」   雷卷道:「不過,太陽明天還是照樣會升起來的……」他指了指荒地,道,「現在這兒是一片枯草焦土,但過得兩三個月,就有新芽,三數年後,照樣茸飛草長——你說,太陽需不需要我們來喚醒它?這兒要不要人來換土種栽?」   無情聽得出雷卷的話別有所指,便不作聲,等他繼續說下去。   雷卷道:「一個真正的人才,不需要栽培,就似太陽的光輝,黯了一段時間,仍會光耀天下,又像肥沃的土地上,自然會開花長草……真正的人才,對惡劣的環境,自然會克服、突破,只要加上一些兒的運氣,配合時機,或有一點兒耐心,是沒有懷才不遇這回事的——」他咳了兩聲,道,「通常自覺懷才不遇的人未必真有才。」   無情點頭道:「一個人的『才』,已包括了他克服萬難、造就自己的先決條件。」   雷卷道:「所以我們不要認為自己栽培了些什麼人,要圖他們的回報,要他們感恩,以為他們沒有你就不行了,這世間裡,沒有什麼人沒有了誰,便不能活下去的事。」他雙手鑽進裘袖裡,像很畏寒的樣子,臉色始終慘白慘白的,說道:   「他們只是像經過風景一般的經過了你,你也適逢其會,不管你教了他,還是他幫了你,都是互利的,心甘情願的,沒有誰欠了誰。」他的眉濃如東邊的夜色,整個人有一種很深重的郁勃之氣,「他們沒有我,也一樣可以活得下去,取得功成名就。要是他們記得這一段情義,那是最好不過的事,要是不記得   他深郁的笑了一笑:「也且由他。」
引自 第五十五章 太陽下去明朝依樣
0
《逆水寒》的全部笔记 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