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中日月长 6.9分
读书笔记 艰难时代的疯与笑
严彬

塞万提斯对《唐吉可德》的定位:“能解闷开心,快乐的人愈加快乐,愚笨的人不觉厌倦,聪明的人爱它新奇,正经的人不认为无聊,谨小慎微的也不吝称赞。” 但他的定位是有前提的:西班牙那已经实行了一百年的宗教裁判和禁书制度。在那样的时代,有思想、思考,以及阅读此类书籍,即是罪恶。

0
《书中日月长》的全部笔记 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