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乳肥臀 8.0分
读书笔记 沉重的母亲——正文摘抄
无病呻吟

说起读书笔记,可要惭愧大了。距离上一次正儿八经写,应该是上初中那会吧,语文老师不厌其烦的强调读书笔记的重要性,which我这几年才知道老师说的的确对。高中那会也断断续续写过一些读书笔记,算是初中毕业后的惯性使然,但是高中毕竟不是悠闲读书的时光,几年折腾下来,读书这种东西,就给废了。别跟我说大学读书,那都是我们这些“玩家们”碰都不碰的事情。 慢慢的走入社会,生活自己规划了,便得开始读书了。虽然自己现在从事美术,但是我始终认为,文学永远是最牛的艺术。基于这种崇拜,我也要多读书,读好书,同时拾起被遗忘的读书笔记这东西。 说到这就不得不说我花了两个月读完的莫言先生的《丰乳肥臀》,真是好书一本,除此之外我想我的词汇也不允许让我说其他什么形容词了,毕竟咱太菜了。不过读完此书,“母亲”二字在脑海中变得越发沉重,书中虽有很多天马行空的想象、荒诞、奇幻,甚至露骨,但是每当写到母亲的时候,莫言总是那么深沉的道来,让人对书中的母亲有一种说不出地崇敬。毕竟哺育了多少孩子,其中走过的艰辛只有读者才知道。当然书中最具文学价值的还是那些奇思妙想的比喻形容,简直碉堡了。 直到今天终于摘抄完了自己做了记号的部分,还有很大篇幅文字异常精彩,但由于一是没时间再耗了,二是真没几下页数来这两点原因,我就不再继续抄下去了。当然读书笔记还是要做,但是丰乳肥臀就先到这里吧。再次感叹:如此伟大的一本书!

清晨无风,湿漉漉的旗帜垂头丧气。上官吕氏看到司马亭站在平台上,探着头往西北方向张望。他脖子长长,嘴巴翘翘,放佛一只正在喝水的鹅。一团毛茸茸的白雾滚过来,吞没了司马亭,吞出了司马亭。血红的霞光染红了司马亭的脸。上官吕氏感到司马亭脸上蒙了一层糖稀,亮晶晶,粘腻腻,耀眼。他双手举枪,高高地过头顶,脸红得像鸡冠子。 一声终于忍不住的嚎叫从她的嘴吧里冲出来,飞出窗棂,起起伏伏地逍遥在大街小巷,与司马亭的喊叫交织在一起,拧起一股绳,宛若一条蛇,钻进那个身材高大、哈着腰、垂着红毛大脑袋、耳朵眼里生出两撮白毛的瑞典籍牧师马洛亚的耳朵。 她看到那两只手中的一只,又一次软弱无力地落下来,厌烦地敲着自己凸起的肚皮,放佛敲着一面受潮的羊皮鼓,发出沉闷的声响。 西方的石磨台上,点着一盏遍体污垢的豆油灯,昏黄的灯火不安的抖动着,尖尖的火苗上,挑着一缕盘旋上升的黑烟。 父子二人对面相觑,都咧嘴,都呲牙,活脱脱一对难兄难弟。他们父起子伏,父伏子起,宛如踩在一条翘翘板两端的两个孩童。 孙家的破旧院落坐落在胡同北头。院墙低矮,墙头上有几个光溜溜的豁口。没豁口的地方,经常蹲着一群鸡。孙家的家长是孙大姑,率领着五个哑巴孙子,哑巴们的父母好像从来就没存在过。五个哑巴在墙头上爬来爬去,爬出五个豁口,呈马鞍形状。他们一个挨一个骑在豁口上,好像骑着骏马。 终于,孙大姑皮球般泄了气,精光灼灼的眼神变得温柔悲凉。她踩住大公鸡的双腿,左手虎口卡主公鸡的翅根,食指和拇指捏住了公鸡的脖子。公鸡一动不动,失去了挣扎的能力。她伸出右手的食指和拇指,撕掉了公鸡绷紧的的脖子上的细毛羽,裸露出一段紫色的鸡皮。她曲起右手中指,弹了弹鸡的喉咙。然后,她捏起那把耀眼的柳叶般的小刀,轻轻地一抹,记得喉咙便豁然开朗,一股黑色的血淅淅沥沥地、大珠追小珠的跳出来。。。 成熟的老乌鸦用坚硬的喙啄击着死难者的额眼睛;缺乏经验的年轻乌鸦则啄击死者的脑门,发出“笃笃”的响声。 大概有七八只苍蝇,在极高的空中翱翔。复杂的气流逼得他们有时飞得比乌鸦还要低。苍蝇对尸首也有兴趣,他们也是噬腐者,但他们不与乌鸦合流,保持着虚伪的高傲态度。 太阳从云层中露了一下脸,使万亩即将成熟的小麦灿烂辉煌。太阳一露脸风向便转了。在风向调转的过程中,出现了短暂咱的平静,匆匆追逐的麦浪全都睡着了,或者是死了。阳光下出现那么广大、几乎延伸到天边去的黄金板块。那么多成熟的坚硬麦芒像短促的金针,闪烁闪烁一望无际地闪烁。 麦梢蛇,一种高密东北乡特产的火红色剧毒的小蛇,在麦芒上似电火游弋。马看到麦芒上的电火浑身颤抖,狗匍匐在麦垄间,不敢抬头。一半太阳进入黑云,另一半太阳的射线便显得格外强烈。麦田上空匆匆奔跑着巨大乌云的暗影,被阳光照耀着的部分麦子,黄得好像燃烧的火。风向倒转的间隙里,亿万根麦芒拨动着空气。麦子在窃窃私语、喃喃低语,交流着可怕的信息。 显示有一缕温柔的风从东北方向掠着麦捎刮过,风的形状通过千万可颤抖的麦穗表现出来。平静的麦子海里出现一些淙淙流淌的小溪。继来的风利索有力,分割了麦子海。前头那人扛着的高竿上的红布条飘扬起来,云声呼噜噜响着。东北的天边上有一道弯曲的金蛇窜动,云像血染,隆隆的雷声沉闷地传来。又静了一个短暂的时刻,苍鹰盘旋着从高空降下来,消逝在麦垄里。乌鸦们则爆炸般地飞射到很高的地方,呱呱鸣叫。然后狂风大作,麦浪翻腾。有的从北往西滚,有的从东往南滚。有长浪,有短浪,拥拥挤挤,推推搡搡,形成一些黄色的漩涡。也好像麦子海被煮沸了。乌鸦群散了。有一些单薄苍白的大雨点子啪嗒啪嗒落下来。雨点中还夹杂着一些杏核般大的坚硬冰雹。一时间冷彻骨髓。冰雹稀疏,敲打着麦穗和麦芒,敲打着马腚和马耳,敲打着死者的肚皮和生者的头颅。几只被冰雹打破脑袋的乌鸦像石头般坠落在我们面前。 阵雨过去了,破碎的云团匆匆逃奔。云缝中的天蓝得炫目,阳光毒辣凶狠。残余的冰雹瞬间变成水汽,重新升腾到空中。受伤的麦子,有的直起腰,有的永远直不起腰。凉风很快变成热风,小麦快速成熟,一分钟比一分钟更黄。 蚂蚱从他脚下飞起来,嫩绿的外翅里闪烁着粉红的内翅。 七个黑色的男人,懒洋洋地聚拢过去,都拄着铁锹,你瞅瞅我,我瞅瞅你,互相打量着,好像要牢牢记住对方的面孔。 铜锣落在一片轻扬着白缨儿的茅草里,惊起一只蜥蜴;锣棰落在狗尾巴草的枝叶上。他夺过一把铁锹,往地上一插,脚踩着锹的肩膀,摇晃着身体,扎下去。他吃力地一团盘生着密密草根的泥土掘起来,双手平端着锹柄,身体先往左转了90度,然后猛地往右转了180度,嚓啦一声响,那团泥土像死公鸡一样翻滚着飞出去,落在一片盛开着淡黄色的小花的蒲公英上。 在司马亭镇长的指挥下,死难者家属在坟前磕了头,并履行义务似得有气无力地啼哭了几声。 在血红黄昏的无边寂静里,响着沉重的脚步声,响着晚风从麦梢上掠过的声音,响着我沙哑的啼哭声,响着在墓地中央那棵华盖般的大桑树上昏睡一天的肥胖猫头鹰睡眼乍睁时的第一声哀怨的长鸣。 门旁的木橛子上,拴着那支瘦骨伶仃的奶山羊。它的脸很长,怎么看也觉得这不是一只山羊的脸,而是一张毛驴的脸,骆驼的脸,老太婆的脸。他抬起头,用阴沉的目光打量了一下我母亲。母亲翘起一只脚尖,蹭了蹭它的下巴。它缠绵的叫了一声,便低下头吃草。 他的潮湿的嘴唇碰了碰我的额头,我感到了他嘴唇的颤抖,闻到了他嘴巴里那种辛辣的洋葱味和羊奶的腥膻味。 墙上悬挂着一些因年久而丧失了色彩的油画,画上画着一些光屁股的小孩,她们都生着肉翅膀,胖得像红皮大西瓜,后来我才知道他们的名字叫天使。教堂尽头,是一个砖砌的台子,台子上吊着一个用沉重坚硬的枣木雕成的男人,由于雕刻技术太差,或者由于枣木质地太硬,所以这吊着的男人基本不像人,后来我知道这就是我们的耶稣基督,一个了不起的大英雄、大善人。 马洛亚牧师窜出钟楼,像一只折断翅膀的大鸟,倒栽在坚硬的街道上。他的脑浆迸溅在路面上,宛若一摊摊新鲜的鸟屎。 他感到脑子窄得只剩下一条缝,那些中药的味道,想过筛子一样在这条缝里被条分缕析着。 上官金童用力点着头,胸中感到渐渐沉淀出一块坚硬的土地。 你给我有点出息吧,你要是我的儿子,就去找她,我已经不需要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儿子,我要的是像司马库一样、像鸟儿韩一样能给我闯出祸来的儿子,我要一个真正站着撒尿的男人! 但他的勇气,在通往新兴城市的路途上,就像气门嘴出了毛病的轮胎,一点点的泄光了。 在众目睽睽之下,他感到自己的腿很不得劲,当然更不得劲的是胳膊,是蜷起来呢还是舒展开?是插在裤兜里呢还是倒背在屁股后?当然,也可以像原蛟龙河农场场长小老杜一样,睡觉时都把双手卡在腰里,但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小老杜手卡双臂胳膊肘子撑开着走路是因为他有官职在身,可以用这种方式显摆架子,借以弥补他身矮体瘦的缺陷。上官金童算什么?我简直跟蛟龙河农场那几头阉割过的鲁西大黄牛一模一样,没性,没情,锥子扎在屁股上也顶多扭扭尾巴。是不是可以挥舞着双臂,奔跑着前进呢?不行,那是天真少年的把戏,我已四十二岁,按说是抱孙子的年龄了。他最后决定还是垂着胳膊、塌着肩膀、低着头,用劳改农场十五年中训练出的方式走路,像一条挨了两棍子的狗,夹着尾巴,灰溜溜的,低着头但却要左顾右盼着,走得风快,贴着墙根,活像一个贼。 他感到不适跟着她,而是被她的气味牵着,走进了一个妖精的洞穴。 这是上官金童平生第一次喝酒,几杯灌下去,他就感到天旋地转,眼前这些人的脸,都像金黄色的葵花盘子一样,滴零零地旋转。 他在“东方鸟类中心”大门口徘徊着,犹豫着,几次想硬着头皮闯进去,但事到临头又退缩了,是嘛,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此处不养爷,必有养爷处。好马不吃回头草。饿死不低头,冻死迎风立。不争馒头争口气,咱们人穷志不穷。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蛇在她的手里是活着的死东西。她好像忘记了它们是有毒牙的。她像从笼里往外摸胡萝卜一样随便摸出一条蛇,往木板上一按,啪,一刀剁去蛇头,然后他把蛇颈往钉子尖上一挂,双手扯着蛇皮往后一拽,雪白的蛇身便与蛇皮分离了。那条被剥成光棍的无头蛇还在木板上扭动着。她用麻利得让人看不清楚的动作剖开蛇腹,摘取蛇胆,剔除蛇骨,把整条的蛇肉扔给在大案上操刀的老板,一个胖大的黑汉子。他用刀背把那根蛇肉噼噼啪啪一阵乱砸,然后侧着刀锋,顷刻之间便把那条削学成一盘跟纸一样透明的肉片。 但现在,据说方半球的儿子与人打赌,竟用白面饼把一条毒蛇和一棵大葱卷在一起,沾着新鲜豆瓣酱、喝着高粱酒,硬是那么津津有味地、叽哩咔嚓地给吃掉了。 狭窄的青石街道上人们摩肩擦背,碰碰撞撞,由于都沉默,人们变得特别友善。只有油锅里炸物的哧啦声,只有刀在案板上的噼啪声,只有人嘴咀嚼时的吧嗒声,只有那些被现场宰杀的小鸟的唧唧声。他混迹在这崭新城市的故意装哑巴的食客中,眼睛饱览了美食,鼻子饱嗅了美味,嘴巴却淡得飞出了小鸟。 他低着头溜到一边,躲在一根电线杆后。电线杆上贴着一层又一层的油印广告,招徕着花柳病患者。一股氨水味儿刺鼻辣眼,他知道这是男人们小便的地方。 这时,他的腿被一只爪子挠了一下,他还以为是猫呢,低头一看,原来是一个像哑巴孙不言一样用双手行走的残疾少年,少年生着两只黑色的大眼睛,脖子细的像鸵鸟。 我有神经病,一点也不假,我永不否认,但什么事我也清楚,鲁胜利靠什么当上了市长我也清楚,但我不告诉你们。她继承了我五姐的体魄但她比我五姐既有风度又有派头,果然是一代更比一代强。她平时走路昂首挺胸,像大洋马一样。一个大脑袋的中年男人从直升飞机肚子里钻出来。 他的双眼神采奕奕,变化莫测,肥大的鼻子下骨朵着一张美丽而丰满的小嘴,两扇又白又胖的耳朵,大耳朵垂子像火鸡的肉冠子一样沉重又臃肿。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男人脸,当然也没见过这样的女人脸。 两辆特别长大的轿车从新修的墨水河大桥那边咬着尾巴开过来,一辆红的,一辆白的,简直像一公一母。 他演说成癖了,说着说着就说热了嘴,就像马儿跑热了蹄子。 他哭的很纯,很真,又乱纷纷迸落的泪水为证,有他鼻子尖上的鼻涕为证。 大喇叭里播放着电影插曲: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是块宝,没妈的孩子是棵草。冰糕冰糕,奶油冰糕。冰棍冰棍,插到嘴里冒热气。砰!气枪射击,打中一枪奖一枪。套圈比赛,扔一次一元。套中什么是什么。有香烟,有泡泡糖,有健力宝,可口可乐,套中了就赚,套不中就赔。耍猴的,斗鹌鹑的,敲锣卖糖的,摆象棋残局的。正宗越南风味小吃,自由卫还击战英雄沙里豹重金特聘阮氏梅香主厨欢迎品尝余味无穷啊。马氏牛肉丸,边吃边按摩哪! 一些孩子的尿布像五彩旗帜在灿烂的阳光里招展着。 但8路车载走了一个姑娘卸写下了一个少妇。它吐纳故新。 。。。。。。 上官金童断定她是个刚死了男人的寡妇。后来证明他的感觉完全准确。她对着玻璃橱窗走过来时,上官金童感到一阵莫名其妙的恐慌。他感到这个女人阴森森的精神已经穿透了厚厚的玻璃,弥漫在店堂里。他还未逼近玻璃就把店堂变成了灵堂。上官金童想躲,但他就像被癞蛤蟆盯住的虫子,已经动弹不得。 。。。。。。 她准确的站在了上官金童对面。按照自然的规律,他在暗处,她在明处,她不应该发现站在不锈钢货架前的他,但毫无疑问她发现了,而且知道他是谁。 一九九一年三月八日凌晨的人民大街上积存着一汪汪的雨水,雨水里浸泡着一条条毛毛虫似的杨花,冷气逼人。 对女人富有经验的司马粮知道脖子是女人无法掩饰的年轮,五十岁女人的脖子如果不像一截臃肿的大肠便像一段腐朽的枯木。。。 老牧师嘶哑地说着,我虽然看不到他的脸,但我猜到了他的嘴角上一定挂着两朵白色的泡沫。 说昏倒吧她其实还有很多知觉,腥冷的土地她的身体感觉着,葡萄藤上滴水好的脸感觉着,洪水的咆哮和远处嘹亮的蛙鸣她的耳朵清晰地听着,肉体的痛楚在他全身流动着,心灵的痛苦使她流干了泪水。 骂着老畜生,母亲颠动着脚尖,扑到上官吕氏面前,母亲抓着玉女的肩膀想把她从上官吕氏的怀抱里拽出来,但上官律师的十指交叉如鹰爪钩连,如何解得开。玉女像杀猪般嚎叫,上官吕氏的嘴还在蚕食着她的耳朵,吧嗒吧嗒的,放佛在咀嚼一块咬不烂、咽不下的滚刀肉,母亲放开玉女,转而去扳上官吕氏的肩头。上官吕氏肩上的破衣像灰烬一样破碎了。母亲的手直接触摸到了上官吕氏又凉又腻宛若癞蛤蟆肚皮般的肌肤。她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手指机灵地跳开。母亲试图揪着上官吕氏的头发拖开她解救女儿,但吕氏头上蓬乱的头发像腐烂的草一样,稍一用劲片成片脱落,显出斑秃般明亮的头皮。母亲手足无措地团团旋转着,嘴里无论次的胡骂着,而此时,玉女的喉咙业已哭哑,身体的挣扎也显得软弱无力了。就在这时候,那根粗大的,光滑的擀面杖从翁后滚出来,好像一个成了精的活物,自动地跳入母亲的手中。这根枣木擀面杖被上官家几代女人粗糙的手掌磨得像瓷一样,紫红颜色,坚硬沉重而润泽。想当年上官吕氏曾卡着它擂打上官鲁氏的脑袋和屁股,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天旋地转,尊卑颠倒,母亲卡着它感到得心应手。她迷迷糊糊地抡起擀面杖,擂在上官吕氏被揪去了白毛的头顶上。这是母亲生平第一次行凶打人,自然也是第一次听到棍子打在秃头上的奇特声响。咯唧!是不响不脆的、令人牙碜的声响。她感到擀面杖在掌中抖动了几下,从婆婆的肉头上反弹开来。那肮脏丑陋的头顶上明显地被擂出了一道半圆形的凹痕,像棍子擂在柔韧的面团上留下的痕迹。这一杖下去,使上官吕氏臃肿的身体猛地收缩了一下,她的笨拙地移动着的头颅愣了片刻,便急遽地、大幅度地晃动起来。上官玉女在上官吕氏痉挛着的沉重躯体压迫下,发出了垂死挣扎的尖叫。母亲双手抡起擀面杖,噼噼啪啪地打下去,对准上官吕氏那胶泥般的脑袋。她越打越有劲,越打越生龙活虎,越打越神采飞扬,随着棍子的频繁起落,嘴里也嘈嘈不休地骂起来:“老混蛋,老畜生,你也有今天?自从我嫁到你们家,吃了你多少苦头!你让我吃剩饭,你让我穿破衣,你不拿我当人,你用这擀面杖打破过我的头,你用滚烫的火钳烫烂了我的腿,你唆使儿子作践我,吃饭时你夺过我的碗,你骂我只会养女孩给你们上官家断了香火绝了根,不配吃饭,你把一碗热菜粥泼到我脸上,烫了我一脸燎泡,你心狠手毒啊,老东西,你知不知道你那儿子是个骡子?你们一家人把我逼上了绝路,我像只*一样翘着尾巴到处*,我受尽了屈辱,我为你们上官家,遭了多少不是人遭的罪啊,你这老畜生!”母亲的棍棒和压抑了几十年的仇恨冰雹般落到上官吕氏的头上,她的身体渐渐瘫软,瘫软成一堆臭气逼人的腐肉,成群的虱子和跳蚤从他的身体上乱纷纷地,或爬或蹦地逃离了。腥臭的、腐乳状的脑浆从她的被打裂的脑壳里迸溅出来。母亲剥开上官吕氏鹰爪般的手指,把奄奄一息的上官玉女解救出来。上官玉女的半轮耳朵被上官吕氏没牙的嘴咀嚼得黏黏糊糊,好像一块霉变的薯干。 他看到张牙舞爪的大栏市正像个恶性肿瘤一样迅速扩张着,一栋栋霸道蛮横的建筑物疯狂地吞噬着村庄和耕地。 他感到不是母亲躺在墓穴里,而是自己躺在墓穴里。 花瓣很脆,宛如生虾肉,咀嚼几下便满嘴血腥味。花朵为什么会有血腥味呢?因为大地浸透了人类的鲜血。
引自 沉重的母亲——正文摘抄

码字是件很辛苦,但也很有成就感的事情。

0
《丰乳肥臀》的全部笔记 9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