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志(全五册) 9.3分
读书笔记 三国志卷五十一 吴书六 宗室传第六 孙诩传
[已注销]

孙诩之死 《孙诩传》不过三四十字,如下: 孙诩字叔弼,权弟也,骁勇果烈,有兄策风。太守朱治举孝廉,司空辟。建安八年,以偏将军领丹杨太守,时年二十。后卒为左右边鸿所杀,鸿亦即诛。 裴松之下面注: 《典略》曰:诩名俨,性似策。策临卒,张昭等谓策当以兵属俨,而策呼权,配以印绶。 《孙邵传》亦中提到此事,如下: 初,孙权杀吴郡太守盛宪,宪故孝廉妫览、戴员亡匿山中,孙翊为丹杨,皆礼致之。览为大都督督兵,员为郡丞。及翊遇害,河驰赴宛陵,责怒览、员,以不能全权,令使奸变得施。二人议曰:"伯海与将军疏远,而责我乃耳。讨虏若来,吾属无遗矣。"遂杀河,使人北迎扬州刺史刘馥,令住历阳,以丹阳应之。会翊帐下徐元、孙高、傅婴等杀览、员。 裴松之在下面又有一段注: 《吴历》曰:妫览、戴员亲近边洪等,数为翊所困,常欲叛逆,因吴主出征,遂其奸计。时诸县令长并会见翊,翊以妻徐氏颇晓卜,翊入语徐:“吾明日欲为长吏作主人,卿试卜之。”徐言:“卦不能佳,可须异日。”翊以长吏来久,宜速遣,乃大请宾客。翊出入常持刀,尔时有酒色,空手送客,洪从后斫翊,郡中扰乱,无救翊者,遂为洪所杀,迸走入山。徐氏购募追捕,中宿乃得,览、员归罪杀洪。诸将皆知览、员所为,而力不能讨。览入居军府中,悉取翊嫔妾及左右侍御,欲复取徐。恐逆之见害,乃绐之曰:“乞须晦日设祭除服。”时月垂竟,览听须祭毕。徐潜使所亲信语翊亲近旧将孙高、傅婴等,说:“览已虏略婢妾,今又欲见逼,所以外许之者,欲安其意以免祸耳。欲立微计,原二君哀救。”高、婴涕泣答言:“受府君恩遇,所以不即死难者,以死无益,欲思惟事计,事计未立,未敢启夫人耳。今日之事,实夙夜所怀也。”乃密呼翊时侍养者二十余人,以徐意语之,共盟誓,合谋。到晦日,设祭,徐氏哭泣尽哀毕,乃除服,薰香沐浴,更于他室,安施帏帐,言笑欢悦,示无戚容。大小凄怆,怪其如此。览密觇视,无复疑意。徐呼高、婴与诸婢罗住户内,使人报览,说已除凶即吉,惟府君敕命。览盛意入,徐出户拜。览适得一拜,徐便大呼:“二君可起!”高、婴俱出,共得杀览,余人即就外杀员。夫人乃还缞绖,奉览、员首以祭翊墓。举军震骇,以为神异。吴主续至,悉族诛览、员余党,擢高、婴为牙门,其余皆加赐金帛,殊其门户。 读了这几段,关于孙诩之死,不禁有几个疑问。 第一个:孙诩有孙策之风,当会识人用人,不至于做东郭先生 第二个:盛宪有高名,妫览、戴员,孙诩招来后对其也是重用。这两人杀孙诩之前就该明白,孙诩为孙权的亲兄弟,且此举是以下犯上恩将仇报,所以于情于理,此事后孙权必杀两人。而此二人在杀孙诩之后,竟然安于享乐 此次风波之后,获益最大的是孙权,其失去了在政治上一个潜在的巨大威胁,而不管在名声上,人心归向上也是有益无损。其次,获益的是徐夫人及高、婴诸将,名声及实利均收。 此事不知是人为,还是世事不可妄测。

0
《三国志(全五册)》的全部笔记 5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