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小史+机械复制时代的艺术作品 8.4分
读书笔记 《机械复制时代的艺术作品》第二稿后记
刺猬也想取好名

W.本雅明《机械复制时代的艺术作品》结构梳理 出发点: 如何在文化艺术这样的上层建筑层面发现不同于传统的新的阶级关系的博弈,并且创造一套属于马克思主义的艺术理论概念话语。 方法论创新(不知道是不是开创者): 放弃传统的艺术理论(创造力、天才、永恒价值、风格、形式、内容·),而是分析新艺术的“物质外壳”带来的艺术“社会认知学”的改变,应该说是运用了心理学、社会学和阶级分析的视角和方法(?)。并且用“展示价值”、“膜拜价值”等一套话语为艺术的认知学烙上了政治色彩。 概括: “复制”艺术(电影艺术为典型),使得艺术不再是被膜拜的,而是被政治化的。主要体现为大众对于复制自己的需求,而这种需求会导致一种改变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倾向。于是资本主义用制造明星来遏制这种倾向,而法西斯主义(借助了复制艺术同时带来的知觉接收方式改变)用政治生活审美化来遏制这种倾向。 结构梳理: 复制导致艺术作品【光韵】(唯一性所带来的权威性)的丧失—— 原真性标准失灵时,艺术品的【展示价值】超越了【膜拜价值】,艺术从此就不再建立在礼仪的根基上,而是建立在【政治的根基】上—— 电影刚刚兴起的时候,往往把“光韵”牵强附会到电影上。但实际上,电影整个机制都在遏制膜拜价值的产生:观众采取摄影机的鉴赏者态度;演员必须以放弃自己的光韵为条件。 另一方面,复制使得读者变为作者,劳动过程第一次成为展现的内容,大众有一种自然而然地想要【复制自己的需求】—— 法西斯主义想要遏制大众通过复制自己去改变生产关系的可能,因此用摄影棚之外【对“名人”的人工制造】来补偿光韵的流失,这就显示出【电影资本与法西斯主义】的内在联系。 更重要的是,机械复制性改变了大众与艺术的关系,从对绘画的个别观赏到对电影的【群体性共时接收】—— 通过【触觉为主宰的统觉】指向视觉(【消遣性接受】取代了专注)。电影解放了【官能的惊颤】,这种感觉就像是射向观众的子弹。(电影的惊颤是,“观照这些画面的人所要进行的联想活动立即被这些画面的变动打乱了。”)—— 法西斯主义希望利用这种对艺术的知觉变化维护所有制关系:它将【政治生活审美化】,以此让大众看到自己本身、获得了自我表达(替代了他们改变生产关系的欲望),并且在战争中,这种艺术满足达到了顶峰—— 共产主义应用【艺术的政治化】去对抗法西斯主义的政治审美化。 其他话题: 电影揭示的【视觉无意识】&弗洛伊德 【“复魅”】,与资本的联系,与资产阶级巩固统治的联系 电影的【触觉属性】(电影的惊颤) “在战争中,人的自我【异化】达到了这样的地步,以致人们把自我否定作为第一流的审美享受去体验”

0
《摄影小史+机械复制时代的艺术作品》的全部笔记 2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