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癫与文明 9.1分
读书笔记 “愚人船”
如水

排斥异类: 麻风病的消失实际上是隔离的结果,并不是医学上取得了重大进展。而麻风病退隐之后,长久留下的是附着在麻风病人形象上的价值观和意象,排斥麻风病人的意义。首先讲其划入神圣的圈子中再进行排斥。麻风病人通常是在排斥中获得神圣的拯救,遗弃就是对他们的拯救。 麻风病虽然消失,但排斥的结构状态却被人们保留。在两三个世纪后,贫苦流民、罪犯和“精神错乱者”将接替麻风病人的角色。在排斥中,似乎人们所希望达到一种拯救的效果,实际上,这种严格的重大方式既是一种社会排斥,又是一种精神上的整合。 “愚人船”(Narrenschiff)文艺复兴时出现。 纽伦堡,绝非圣地,但也聚集着大量的疯人,其数目之大,远超城市所能产生的范围,这些疯人的食宿都从城市财政里扣除,但是他们并未受到医治,而是被投入监狱。可以推测,这些城市的疯人是被商人和水手带来的——丢弃的。求医的愿望和排斥的愿望重合起来,于是疯人被禁闭在某个奇迹显灵的圣地。吉尔(Gheel)村很可能就是这样发展起来的:一个呗遣送去的圣地,但是在那里,人们按照旧传统,实行了一种仪式上的区分。 疯人的漂泊,驱逐他们的行动以及他们的背井离乡,不能用社会安全来体现他们的全部意义。其他与意识练习更紧密的意义肯定会表现出来。我们总会发现它们的蛛丝马迹。例如,尽管教会法规没有禁止疯人出席圣餐,但是疯人不得接近教堂。热门当众,鞭笞疯人或者再举行某种游戏活动时嘲弄地追赶疯人,用铁木头棒将他们逐出城市,大量迹象表明,驱逐疯人已经成为许多种流放仪式中的一种。 “愚人船”是被城市遗弃的疯人,被交给水手到另一个世界——净化作用。实际上是人们作了一个社会区分。保护昔日秩序的堡垒。

0
《疯癫与文明》的全部笔记 12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