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研究导论(插图第4版) 8.4分
读书笔记 作者,无处不在的作者
灰土豆

电影花絮与无处不在的电影作者 在《霍比特人2》上映的同时,一种宣传方式是片方将各种幕后花絮视频放出,供影迷们在各种社交网络上转载,迅速形成一种网状散布的传播方式。影迷热情巨大,传播效果极为显著。 “花絮”是DVD时代兴起的事物,包括评论音轨、制作过程、制作纪录片等等,而杂志深度制作访谈等内容,则形成外围宣传材料。在花絮的传播过程中,一个统领琐碎宣传材料的工具,即是几十年前的“作者论”。这是一个有意思的话题,这些古旧的理论,究竟能怎样的在新世界中发挥自己的能量? 这方面的研究,《电影研究导论》第4章“关于电影的作者身份”中,做了一个初步的探讨。摘抄如下:

4.2.3 文化的佯谬:作者,无处不在的作者 声称因某种未知的原因作者已死,或者说作者问题压根儿与理论无涉,这种断言不仅与我们的直觉相抵触,更重要的是,与当代传媒文化的现状不符。比如说,很可能在蒂莫西·科里根(Timothy Corrigan)那里就说不过去,在他看来,符号学、结构主义、心理分析和观众研究这些更显缜密的学说,非但远没有取代作者论,事实上,电影作者这个幽灵,今天“要比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都更活跃”。随着融合性的媒介平台的迅猛增长和相应的媒体文本的增多,作者的“能见度”似乎从未像现在这样被凸显出来。以录像带到DVD的更替为例,在观看原片之后,为了听到导演评论音轨而把DVD影碟找来再看一遍,这已不是什么稀奇事。或许还应当看看有关制作过程的纪录片,或导演本人以录像形式做的拍摄日志,读一读剧本和DVD光盘上的制作注解,甚或通过超链接以获取各个网站上更广泛的资讯。事实也的确如此,观看两碟豪华套装的《世界大战》(War of the Worlds,2005),效益上要远远超过观看影片本身。 尽管如今的DVD 套碟中充溢的重要资讯花样繁多,但帕克和帕克(Parker and Parker,2005)和亚历克斯·考克斯(Alex Cox,2001)仍把“导演评论”作为突出的手段,用来分析单个导演,为在文化意义上进行作者身份研究的相关方式得以长盛不衰寻找依据。前者认为,此类评述不但能说明“特定意图”(即导演从一个场景到另一个场景中的局部的、特定的决策过程,以及像编剧和摄影之类潜在作者的“受抑制的”和“剩余的”意图),而且还包括“意图的受限”、偶发事件、权宜之计、机缘巧合、运气好坏,所有这些状况都有可能影响到影片最终的风格和效果(帕克和帕克,2005)。后者也承认,当今在DVD 上观看和深入理解影片的观影方式改变“能够提供某种对认识电影很有帮助的东西,甚至是深刻的洞见”。但在考克斯看来更为重要的是,导演评论和另外一些DVD 花絮给关于作者身份的争论注入了新的生命潜能。他争辩说,这些“额外赠送的花絮元素”或许“意味着导演的回归……仍持导演就是‘作者’看法的人只是一小撮:导演工会、生活在巴黎的人和DVD 的购买者”(考克斯,2001:10)。 新近面世的《金刚:彼得·杰克逊的拍摄日志》(King Kong: Peter Jackson’s Production Diaries,2005)或许可被看作是DVD 花絮的地位上升到了一个新阶段,几乎可以这样说,它成了作者传达自己声音的一种超文本(extra-textual)渠道,这套特别版双碟装为销售宣传而被包装成“一趟从未示人的影人之旅的首度公开”,提供“2005 年度一部最受期待的影片8 个月紧锣密鼓的制作过程,亲历者激动人心的第一手揭秘”。双碟内容包括54 条制作纪录片,随碟配有一本52 页的“出自彼得·杰克逊之手的绘图、照片、影像和注解的剪贴簿”,4 幅“享有专属权的制作精美的印刷品”和一纸“真实品质保证书”。然而,真正将其与相类似的DVD 区别开来的不是别的,而是这套DVD比剧场版本的DVD 发行提早了约6 个月。换句话说,《彼得·杰克逊的拍摄日志》不论是如何构想的,其呈现或兜售给我们的绝非是关于创作意图的超文本评述,实乃以主要作者/ 导演为中心的正文之前的序言(pre-textual prolegomena)。所以说,即便帕克与帕克的判词准确无误:储存能力的可利用性和商业可行性超越了容纳影片所需的储存量,只是“数字化的额外利益,但却并非媒体自身的发展目标”,现在反倒变得更不确定了,这种“多余”空间已不能为那些通常可在DVD 中获得的花絮资讯的制作“提供基础了”(帕克与帕克,2005)。的确,具体到《彼得·杰克逊的拍摄日志》,那些本来只是为了填充电影DVD 上多余空间的资料,现在不但成为主要内容,还成为乐趣的焦点。除此之外,这些乐趣的性质也在很大程度上大大依赖于可认知的作者的存在,而且与这种存在紧密地交织在一起。
0
《电影研究导论(插图第4版)》的全部笔记 1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