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柯說真話 7.7分
读书笔记 第229页
袖手人约翰
我会说,真理的问题化标示着前苏格拉底哲学的结束以及另一种哲学的开始(后者今日仍是我们的一部分),这个问题化有两个面向,两个主要面向。一边关心的是,在决定一个陈述是否为真的时候,要确认推论的过程是正确的(或说它关心的是我们通向真理之路的能力)。另一边关心的是:说真话、知道真理、有说真话的人、以及知道如何认出说真话者,这些对个人及社会的重要性是什么?关心如何决定、确认一个陈述为真——我们在这个面向上所拥有的,就是西方哲学的伟大传统以的一个根源,我想称之为“真理的分析学”。关心说真话的重要性、知道谁能说真话、知道为什么我们该说真话——我们在这另一面向上所拥有的,可以称之为西方的‘批判’传统之根源。而在此你将看出我在这门研讨课中的一个目标,就是建构出西方哲学中批判态度的系谱。这构成了这门研讨课的一般性目标。
0
《傅柯說真話》的全部笔记 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