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史通释 8.6分
读书笔记 中国宗教的入世转向
大脸。

余先生的文字通透明晰,逻辑清晰可鉴,学识渊博深厚,集中西方学术方法之大成,不愧为大家。 《中国宗教的入世转向》

宗教有超越的一面,也有涉世的一面。这就是传统宗教语言所说的[此世]与[彼世]之分......从宗教与[此世]之间的关涉着眼,我们可以讨论宗教的历史演进问题。

一、新禅宗 原始印度佛教是一种极端出世的宗教,把[此世]看成绝对负面予以舍弃。这一性格与中国人强烈的入世心理是格格不入的。 然而魏晋以来天下大乱,[此世]越来越不足留恋,宗教乘虚而入。 惠能(638-713)创立新禅宗 [直指本心][不立文字]--《坛经》 [若欲修行,在家亦得,不由在寺]

如果”个人与超越真实之间的直接关系“(the direct relation between individual and transcendent reality, R.N.Bellah)确是近代型宗教的一个特征的话,那么禅宗和基督新教无疑同具有这一特征。

佛教对中国经济的实际影响(庄园经济、工业、商业)是一回事,它的经济伦理是另一回事。本文涉及的是佛教经济伦理的入世转向,而不是佛教经济史。 原始佛教经济伦理出于印度,主张不劳动。原始印度教律佛徒以乞讨为主,不事农业生产。但中国是一个农业社会,曾徒完全耕田事实上是办不到的。在南北朝、安史之乱值钱,佛教在经济方面是靠信徒的施赐(包括庄田)、工商业经营以及托钵行乞等等方式来维持的。安史之乱以后,贵族富人的施舍势不能如前此之盛,佛教徒不能不设法自食其力。 百丈怀海的“清规”和“业林”制度。 [节俭]和[勤劳]是新禅宗经济伦理两大支柱。 [一日不作,一日不食] 二、新道教 道教与佛教一方面相互竞争、冲突,一方面相互交涉。以交涉而言,道教往往吸取佛教的教义、戒律、仪式等为己用。佛教的组织远较中国本土的宗教发达。以宗教性格而言,道教比佛教入世,因此道教自汉代以来不断吸收儒家的教义。[三教合一]是道教一贯的立场。 官方道教在上层贵族阶级甚为游行,但真正对中国一般社会伦理有影响的是民间道教。 新道教、理学、禅宗在宋朝鼎力而三,都代表者中国平民文化的新发展,并取代了唐代贵族文化的位置。 全真教、真大道教、太一教、净明教 全真教 王重阳、谭(处端)、马(钰)、丘(处机)、刘(处玄) 在组织上效法百丈的规模,宗教伦理上更吸收了百丈[一日不作,一日不食]之教。 百丈怀海的禅宗对新道教的兴起有深刻的影响,但并不能因此否定新道教有其内在的精神:全真教既不同于汉代以来的隐士,更不同于朝廷所崇信的方士。全真教之兴即是对官方道教的一种革命。 全真教从遁世的态度转为入世苦修: 1.[默谈玄妙]:识心见性为宗(王磐) 2.[打尘劳]:损己利物为行(王磐) 全真教与新禅宗也有不同之处,它的入世倾向自始便比较显著。因此它对当时一般社会伦理的影响也比禅宗来得直接而深切。

0
《中国文化史通释》的全部笔记 2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