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日記叢編(全三册) 7.8分
读书笔记 曾公遗录
パルティータ
余因言:“公多以声色加人,余褊衷亦不能忍,故往往纷争。然亦当相谅,国事所系,不敢苟且。”夔云:“公不容人说,何尝不婉顺,适马上与公言,末且更商量,公便怒。”余云:“公不自觉,为何士大夫人人皆言为公所谩骂?”夔云:“何尝骂他,但言甚道理须要堂除差遣之类。”余云:“如此婉顺晓之,人亦不怒,盖声色厉,不自知尔。”夔云:“公言惇心风,岂不是骂?”余云:“公言布欲与西人画河为界,乃云是杂赁院子里妇人言语,莫亦是骂否?布无他,所争者皆国事,不敢误朝廷措施尔。”夔云:“惇岂是为家事!”余云:“公固亦是为国事,但须要是尔。如孙路欲逐溪巴温,而夺青唐为州郡,则布死不敢从也。”

笑死了233333333333

0
《宋代日記叢編(全三册)》的全部笔记 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