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榴图 7.1分
读书笔记 第59页
弦凉如水

杨光看着勤勤,“委屈?如果你没有查过字典,不知道这两个字的真正意思,就不要置评。” ----------------------------------------------------------------------------------------- 勤勤希望她有勇气站起来指着她俩的鼻子说:“出去。”   但是她没有,她既不敢怒,亦不敢言,她站起来客气地招呼她们:“请坐请坐。”这样的涵养的代价肯定是减寿。 ------------------------------------------------------------------------------------------------ “看,我只是一个文艺工作者,你们想怎样,培训我做一国储君?”勤勤摊摊手。 ------------------------------------------------------------------------------------------------ 评论写的都是陈腔滥调,滑不留手,不亢不卑,读了也是白读,从头到尾,没有得罪任何一个人。 ----------------------------------------------------------------------------------------------- “年纪轻,根本不计得失,反正没有什么不可从头来过。”

0
《石榴图》的全部笔记 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