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朝女性日记 8.4分
读书笔记 《蜻蛉日记》
Liz
到了十日那一天,在我的宅中作舞乐的预演。舞师多好茂从侍女们那里得到了许多赠品,男人们也都脱下了衣物等赏赐给舞师。
所以全都去了那一位的宅院,在那里起劲地练习。听人说:“来了许多殿上人,好茂被赏品埋住了。”

多好茂是当时著名的舞师,作者说的很有趣~

注解:陵王舞为单人舞。此时为童子舞。陵王舞的答舞是纳苏利舞。

这里应该是壹越调《兰陵王》?那曲子就应该是《兰陵王入阵曲》了。另外纳苏利舞是啥啊这是万叶假名吧……OTZ

上一次在深山里住了一段时间之后我得了一个绰号叫“雨蛙”。①我写信给他:“如果去别的方向,道路就不会不顺了吧。我好气恼啊。”信后附了一首和歌: 违约不来妾欲死,大叶子神难救命。②

①“雨蛙”与“尼姑”读音相同 ②大叶子是一种草,当时的人相信这种草可以救活死蛙 看到这里笑倒在地,自嘲与嗔怪的简直太妙了~顺便说一下感觉作者藤原道纲之母是个多愁善感,别扭心气多的女人。恰好道纲之父藤原兼家是个大大咧咧毫不在意的多情种。这俩人凑一块真是有意思~作者从深山里赌气回来后,在家的侍女跟她交待今年的抚子花没来得及收种子云云,晚上兼家来时在床榻上翻个身,跟隔壁作者的妹妹大声说:“听到没有啊?一个总是说自己要出家的人还挂念家里的抚子花呢哈哈哈哈~” 于是妹妹也大笑起来,作者也觉得好笑但是板着脸没笑出来【哼ヾ(≧∇≦*)ゝ

二十日,我搬到了历任过地方官的父亲家里。搬到父亲家之后就安心了。想一想,又觉得自己对那些人太薄情。本来自身认为多愁多苦,命亦不足可惜。而如今起劲地往柱子上贴了好几张避忌的符,才意识到自己还是舍不得这人生。

哈哈哈哈哈哈,前面还各种泪流不止怨恨兼家薄情想出家远离人世呢……(゚∀゚) 《蜻蛉日记》就是颇为平淡、老夫老妻的家长里短吧~

0
《王朝女性日记》的全部笔记 1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