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戏曲概论 8.9分
读书笔记 顾曲麈谈
此去经年

【顾曲麈谈】 原曲: 一、论南曲作法: 今人填曲,率取旧本传奇,如《西厢记》、《牡丹亭》、《桃花扇》、《长生殿》数部做样本,余谓《牡丹亭》衬字太多,《桃花扇》平仄欠合,皆未便效法。必不得已,但学《长生殿》,尚无纰缪耳。……南曲套式最不可遵守者,莫如李日华之汤若士之玉茗“四梦”。“四梦”其文字之佳,直是赵璧随珠,一语一字,皆耐人寻味。惟其宫调舛错,音韵乖方,动辄皆是。一折之中,出宫犯调,至少终有一二处。 二、论北曲作法: 南词重板眼,北词重弦索,此世所通知者也。惟北词调促而辞繁,……又不尚词藻,专重白描,胡元方言,尤须熟悉。句法字法,别有一种蹊径,与南曲之温柔典雅,大相悬绝。……故作南曲,词章佳者,尚易动笔,若作北曲,则语语不可夹入词赋话头,以俚俗为文雅,虽词章才子,对此无所措手矣。 制曲 一、总论作剧法: 大抵剧之妙处,曰真、曰趣,作剧者不可不知。真所以补风化,趣所以动观听。而其惟一之宗旨,则尤在于美之一字。 (一)论及叙事(结构宜谨严): 1、此一人一事,即谓传奇之主脑也。然必此一人一事,果然奇特,确有可传,则不愧传奇之目。而其人其事,与作者姓名,皆堪千古矣。……然其线索清澈,脉络分明,虽机趣横生,而事实始终整洁。试观《桃花扇》,全部记明季时事,头绪虽多,而系年记月,通本无一折可删,且所纪皆是实录,尤可作南都信史观。……若《双珠》之投渊遇神,《狮吼》之遍游地狱,六尺氍毹,人鬼参半,皆由好奇之心太过,山穷水尽,不得不设一幻境,以便生旦当场团圆,实则线索未清,补救不来而已。 2、是以作传奇者,须将全部关目,通身布置周到,其起伏照应,一如作一篇文字然。骨肉停匀,情理周到,而后施以词藻,则华实交茂矣。 3、头绪繁多,曲之大病也。……《疗妒羹》(谱冯小青事),贪用小青本传,遂至不能择别,虽出出皆佳,顾止可作散套观,非所论于传奇矣。 4、填词者,当知优伶之劳逸,如上一折以生为主角,则下一折再不可用生角矣。此其故有二也:一则优伶更番执役,不致十分过劳;二则衣饰裙钗,更换破费时间。……文人填词,能歌者已少,能知此理者,非曾经串演不能,故尤少也。往读名家传奇,此失独多。汤若士之《紫钗记》,徐榆村之《镜光缘》更多是病,此所以不能通常开演也。 5、传奇、院本其云故事,或取古人事实、或臆造一事。惟有一言,须当注意者,用故事则不可一事蹈虚,用臆造则一事不可征实,此则词家当奉为科律也。……古今传奇,用故事之最胜者,莫如《桃花扇》,用臆说之最胜者,莫如《牡丹亭》。 (二)论及曲词(词采宜超妙): 1、词之与诗,其所用典雅之语,尚有可以通用之处。试阅五季两宋之词,虽有工拙之殊,一言以蔽之曰:雅而已矣。曲则不然,有雅有俗,雅非若诗余之雅也,书卷典故,无一不可运用,而无一不可堆垛。 2、雅则宜浅显,俗则宜蕴藉,此曲家之必要者也。 3、传奇而有腐气,尚何文字之足论。欲免腐气,全在机趣二字。机者,传奇之精神;趣者,传奇之风致。少此二物,则如泥人土马,有生形而无生气。

0
《中国戏曲概论》的全部笔记 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