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 8.6分
读书笔记 这就是被艾柯写进《无尽的清单》里的一段
黎戈

官能的盛宴,通感的酣畅使用,语言的狂欢,极尽铺陈之能事。好可惜,写《通感》那篇文章时我还没看到这本书 “事实上,他认为,每一种酒的味道都能找到一种与之对应的乐器的音色。比如,柑香酒好比单簧管,音色圆润中略带尖锐;茴香酒好比双簧管,音质洪亮却略带鼻音;薄荷甜酒和茴香甜酒如长笛一般甜美而辛辣,柔和却略显刺耳;而樱桃酒则扮起了小号的角色,使整个乐队更为完整;杜松子酒和威士忌如直升式活塞短号和长号般震撼,麻痹味蕾;希俄斯岛(Chio)的拉克茴香酒和乳香酒如同钹和鼓一般在口腔轮流发出雷鸣般的敲击声;白兰地则在口腔内激起电光火石,发出大号般震耳欲聋的响声。 他认为,这种相似性可以进一步推及其他乐器,弦乐四重奏也能在口腔内上演。小提琴好比陈年烧酒,朦胧精致、尖锐纤细;中提琴如朗姆酒般厚实,更响亮、更深沉;再加上如开胃酒般的大提琴,凄美绵长,令人心碎;低音提琴醇厚沉稳,像极了纯正的陈年荷兰苦开胃酒。如果想表演五重奏,还可以加上第五把乐器——竖琴,其清越的音色,微颤音符的韵味,都被干茴香酒惟妙惟肖地模仿出来。 这种相似性不止于此:除了音质方面,甜烧酒构成的音乐中存在音调关系。以一种音质为例,可以说费康甜烧酒是夏尔特尔酒各种酒精成分组成的大调中的小调。 经过长期实践,一系列原理渐渐建立起来,德泽森特能在舌尖弹奏出各种无声的旋律,从静默的葬礼游行到规模盛大的演出,无所不能;仿佛能在嘴里听到薄荷酒的独奏曲以及健胃酒和朗姆酒表演的二重奏。 他甚至能在上下颌之间转换出真正的乐曲片断,慢慢地,像作曲家一样,用甜酒的组合、对比,精妙的混合,展现他的思想、印象和情感。”

0
《逆天》的全部笔记 5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