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简•奥斯丁 8.5分
读书笔记 她端庄美丽、轻快优雅
紫淀果

五月的巴斯,社交季已进入尾声——夏日前只剩一场舞会,之后镇子里就人去楼空。简无法做出努力去欣赏遇见的人。“我没办法,”她写道,“无论如何都没办法继续发掘人们的愉快之处。”她也无法做到让自己变得宜人。参加了三次聚会后她勉强承认“它不像前两场那么傻”。这也算不得推崇。简继续写道:“我恨小型聚会——它们强迫人不停地花力气社交。”简厌烦努力社交,她受够了。这种情绪和思想状况在她早先的信件里未有先例。她感到无家可归又毫无希望。过去几个月让她感到生活被其他人的决定所支配。 …… 回到巴斯,简开始修改《苏珊》(之后改名为《诺桑觉寺》),亨利的律师在那年春天以10镑的价钱把小说卖给了出版商克劳斯比联合公司。这是一种对才华的认可,也是个人独立的希望的源泉。10镑虽然很少,但它是个开端。她能靠写作赚钱。七年前,在初次见到汤姆•勒弗罗伊的意兴勃勃中,简对卡珊德拉说:“我写作仅为了声名,不指望金钱酬劳。”现在她认识到钱意味着独立,独立能帮她逃离巴斯。 《苏珊》卖出的那个夏天,简在拉姆斯盖特碰到了她朋友安妮•勒弗罗伊的兄弟埃杰顿•布里奇斯。弗兰克也驻扎在拉姆斯盖特。简以前对埃杰顿还算比较了解,他那些年租住在迪恩的牧师住宅,还参加了史蒂文屯1787年的戏剧表演。如今那个洞彻世事的早熟女孩已经听过很多他的讲话,在1798年读他的书《亚瑟•菲茨-阿比尼》时也发表了评论:“没有那本书带有更多的个人印记。书中的每种情绪都完全是埃杰顿自己的。”那个自传式男主角无意中带有喜剧色彩,尽管在某种意义上他是个热情聪明的男人,却在那儿傻乎乎地装腔作势。布里奇斯不是会把十一岁小姑娘当回事的人,但他清晰生动地记得拉姆斯盖特的那次会面,那是他最后一次见简•奥斯丁。 在他记叙这次会面时,简已经去世了,以六部小说的作者为世人所知。但是她的名气看似没有让布里奇斯的回忆戴上有色眼镜。他的描述十分客观:“我记得简•奥斯丁,那个小说家……她端庄美丽、轻快优雅,脸颊有点婴儿肥。我想我最后一次见她是1803年在拉姆斯盖特——她那时大约二十七岁。”到这里为止,描述不失简洁直白,但布里奇斯不知道及时喊停,又用他浮夸自大的语气加了一句:“即使那时我都不知道她沉湎于文学创作。”简看到这种蠢物该会很开心,毫无疑问他认为自己“沉湎于文学创作”。

不是所有的爱情都要在一起,但每个女孩都应拥有属于自己的真爱
真实的简是一位温柔娴雅的女性
0
《成为简•奥斯丁》的全部笔记 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