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制度与大革命》解说 8.6分
读书笔记 序言
时间与玫瑰

莱因哈特还看到,作为历史学家,托克维尔遵循的是一种“从假设到文献资料、又从文献资料到一般观念”的“双重方法”,并以法国人的“精神”为其研究的重点,而他的根本假设则是“坚信人的自由,坚信人类群体的力量与独立性,坚信在历史的任何时刻都存在选择的可能性”,而要重建这种可能性,就必须认真仔细地考察真实的史料。当然,由于史料浩如烟海,托克维尔只能满足于抽看一些标本,否则他无法完成自己的研究计划,可是这样一来,到历史学对专深博学的要求越来越高的19世纪末,托克维尔就显得不大像个历史学家,而只能算是一个天分极高的随笔作家了,只是到了20世纪中,随着史学专深化的高度发展,“洞察力、历史感、观察缓慢而深刻的社会转型所需要的统御事件的能力——一句话,随笔作家托克维尔的种种天资”,才又大放异彩,成为优秀历史学家的必备素质。

0
《《旧制度与大革命》解说》的全部笔记 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