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伪知识分子的警察生涯 8.1分
读书笔记 全
拯救予逍遥

一位《人民日报》社的主任编辑在其著作中这样评价我们这一代大学生:“这些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出生的年轻人已经长大成人,他们既不肯领会‘容忍’之境,也不愿承担‘自由’之累。年轻人白天说说‘民主’或者什么价值观念,有时候还会参加抗议外辱的游行,甚至扔几块石头表示义愤,态度十分认真。不过,他们投身理想的时候,不像他们的父辈那样专注和发自内心,又几乎完全不懂其中的含义。到了晚上,便回到灯下发奋苦读,去互联网上查阅国内行业工资、国外大学排名,把攻克英语的热情从‘托福’转向‘雅思’。这时候他们往往显示出更加精确地判断力,相信实现梦想的道路就在这白炽灯下,而非街头政治。” 有位画家在接受采访时曾经说:“天真,就是希望雨落在自己熟悉的地方……”(这句话有点不太理解,不过那种意境我能感受,有懂的能否用个比较简单的道理解释一下?) 也许,当我们习惯一种生活,我们就上了这种生活的当。 路过书店时,师兄推荐我买了几本书,分别是刘军宁的《共和民主宪政》、苏力的《中国法治的本土资源》、冯骥才的《一百个人的十年》和费孝通先生的《乡土中国》,那几本书对我影响很大,是我逐渐确立了偏于自由、多元和宽容的思想模式,务实、入世的学术态度,以及在内心深处对一切过激的极“左”思想的排斥甚至厌恶。相信人们都有一个从盲从和迷信而逐渐走向独立思考的阅读体验,在这种体验中我们的思想或许会缓慢螺旋上升,进而成体。成熟。 (上面的书我都没看过,但从题目看,我对《一百个人的十年》比较感兴趣,有机会看看吧) 每一个人都有每一个人的生活,这种生活只有一次。生活中有那么那么多的偶然,它们往往出乎预料,却又仿佛注定,正是这无数个偶然交织、耦合,然后融汇成了现实中的必然,我能做到的,只能是默默的感激上苍的安排。 其实每个人,尤其是男生都时常在突发奇想时把自己置身于一个凄美的境地,往往设想自己如果和昔日恋人相见会是什么情境,部分人会把保尔和冬妮娅的雪中碰面作为范本,有点不堪,但是又夹含着几分略带苦涩的痛楚。多数人则会设想自己风度翩翩,夹着公文包,带着高级白领或者暴发户的自信如日剧男主角般意气风发的行走在城市的某一个角落,而自己的前女友则形容憔悴,带着已婚女人惯有的不幸运和沧桑感。此时每个男人都会有种虚荣心爆棚和报复心得逞的快感。所有的女性观众大可在此指责男人们的无耻和绝情,可这的确是我经过深入思考和自我剖析后得出的经验之谈。 无论报案人怎么骂我们警匪一家,我始终认为,每个人都有幸福生活的权利,我们不能以有罪推定的想法去看待别人的生活模式,对穷人如此,对富人也是一样,把别人生活过得好作为唯一的犯罪证据只会导致对别人生活基本权利的侵犯。 当年闹腾成一处的朋友,因为工作,因为现实,渐渐开始变得沉默。或许在向理想前行的路途上,总有那么一个时间段,我们会选择低调和蛰伏,有时候是一个人如此,有时候是一个群体如此,或许在沉默中,在单调的机关工作中,我们会变得程式化,甚至觉察不到理想光芒的指引,但是,我们毕竟是在成长和前进,“目标约束情感,寂寞使人强悍。”那时候的我常如是安慰自己。 一个人最幸福的就是有钱时别人那你当穷人,凡是买单的场合都把你推开,捂着钱包偷着乐;一个人最痛苦的就是明明没什么钱,却盛名难副,别人都把你当有钱的主伺候着,只好把过生活的钱都拿去挣面子。 那段时间自己正在读黄仁宇的《中国大历史》,文中提到中国传统上一直缺乏一个自上而下的贯彻机制,或者说没有数目化得管理,任何政策在实施中都不得不打折扣,甚至于贯彻过程中被无形化解。偶尔我会把这些叙述和正在经历的现实结合起来考量,觉得很多历史传统倒也并非随时光流失而变迁。 人,有时候在挫折面前走偏一步就会全盘皆输,我现在都时常为自己当时没有做出任何不理智的事情而暗自庆幸。 假如生活欺骗了我,但我绝不能欺骗自己,失去信仰。 写上这么多其实也就是为了说明两点:一、法律是死的,人是活的,法律需要人来解释,很多试图通过呼吁修改现行法律来改善司法状况的人们恰恰忘记了不同层次问题应在不同层面解决的道理。二、不解决监督和制约制度问题,即使把公检法的人员全部换成硕士都没用,只能养出一帮高学历的王八羔子。 其实生活中每个人都在直接或者间接地亵渎法律,只不过大家都不曾意识到或者不愿意意识到这一点。如果你真的想完全彻底的把书本上的法律切实执行下来,只能把社会生活弄成死水一潭。……我觉得这个世界上任何事情总是需要一些理想主义的东西来支撑的,你可以用圆滑世故打官腔来保护自己,你可以在不违法原则的前提下为自己谋取福利,但是,千万不能逾越你的道德底线。 其实我觉得咱们其实年代末出生的这帮人,对初恋还是有种图腾似得信仰的,毕竟那是自己年少时期最真最纯的感情,完全没有考虑过房子票子家庭背景之类的问题,潜意识里我们其实很在乎这种感情,所以也不愿意轻易放弃。 我们口口声声说第一次恋爱是被别人抛弃,其实我们都是被自己给抛弃的,认真想想,难道那些女孩子真的就是为了你穷为了你没有文化而离开你?说到底还是因为那时候你们年纪轻不懂事让女孩子觉得现实和心目中的你落差太大啊!……爱情这个东西,就是你得在正确的时间段里正确的去迎合女孩子的情感需求,该成熟大度的时候就要坦坦荡荡,该天真烂漫的时候就得拼命装酸,万一你把握不好,那无论是第几恋都摆脱不了被抛弃的厄运。 许多有严重心理问题的人,在日常生活中常常表现得极为自然,他们的心理障碍常常只表现在一个大家忽视的领域,因此不但别人把这些人当做完全健康的人看待,他们自己更是不知道自己的状况,这种危险性就如定时炸弹一样可怕。 无论我们怎么去刻意的把警察工作仅仅视为一份普通的职业,那种朴素的献身精神其实永远萦绕在我们心间,无论如何都挥之不去,无论在外面承担了什么样的委屈和诬蔑,这个世界有些事总要有些人去做,有些血总是要有些人去流。 那个警察是大小就把自己当英雄培养的,不管是那些在平凡岗位上累死的人,还是在千钧一发之际慷慨赴死的人,生活中都是挺平凡的人,有时候就是那么一种责任感影响了他们在生和死间的抉择。 年轻的孩子,每当遇到些艰难困苦都爱偷偷把自己封闭在过去感情的小窝里,彷佛只有那里的温馨可以闪避风雨,就像我在遇到危险和委屈的时候会想起打那些电话。但是,总有一天小窝也会不见的,当我们避无可避时,也许就是我们已经学会自己展着翅膀去迎接阳光和风雨的时候。 那一晚,大家喝了很多酒,也谈了很多这些年的喜悦、欢欣、不易、矛盾、踌躇和挫折。除了理想,我们还谈起了寂寞。我们这些人,基本都是共和国第一代的独生子女,大都有过一个人被关在屋子里独自寻乐的童年。并没有收到过多的溺爱,还能独立,还算懂事,比过去的孩子更能习惯安宁、习惯寂寞、习惯找出无聊之聊来,但是,自私、自负这些种子也在不自觉间埋入我们的心灵深处。在我们还认为自己是个孩子的时候,毕业大幕轰然落下,我们全部被赶进了神会,穿上制服,拿起枪,去履行一个执法者的角色。几年过去了,我们在渐渐适应这个个角色,也因为我们血液里天生对自由和叛逆的渴望,产生过种种排斥反应。我们奔跑过,也挥洒过激情。我们曾经碰得头破血流,也曾经为爱情流泪,会因为瞬间的狂热做出影响自己一生的选择。不觉间我们已经走出了青春的大门,而青春的唯一出口就是妥协,对整个成人世界和残酷的社会现实的无奈妥协。 有人说过,年轻时候为理想做出的选择,多半是错的。 寂寞的成长,无悔的青春,尽人事以待天命。 这个世界最贵重的是人的良心,用金钱对它进行估量完全是对他的侮辱;最贱的也是人的良心,因为当你自己拿金钱把它精确度量过后,它就分文不值了。

0
《一个伪知识分子的警察生涯》的全部笔记 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