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时代 7.6分
读书笔记 下半编(p157-)
哒哒马

学习吐火罗文-季羡林 印象是件很神奇的事情——我印象中季老就一直是老年状态,而费孝通就好像是青年状态。事实上,季羡林还比费孝通小一岁。哈哈。 留德(哥廷根大学) P159

尊老的概念,在西方国家,几乎根本没有。西方社会是实用主义的社会。一个人对社会有用,他就有价值;一旦没用,价值立消。没有人认为其中有什么不妥之处。

觉得有道理,可是没有生活经验和自己的观察不好下结论呀。

吐火罗文残卷只有中国新疆才有。原来世界上没有人懂这种语言,是西克和西克灵在比较语言学家W.舒尔策(W. Schulze)帮助下,读通了的。他们三人合著的吐火罗语语法,蜚声全球士林,是这门新学问的经典著作。但是,这一部长达五百一十八页的皇皇巨著,却绝非一般的入门之书,而是异常难读的。它就像是一片原始森林,艰险复杂,歧路极多,没有人引导,自己想钻进去,是极为困难的。

哈佛七年-周一良 留美五年,日本古典文学。 P165 北大、清华与燕京之间的微妙关系。 P166

哈佛燕京学社的基金,用于资助东方研究,分为几种途径:(一)资助美国学生到东方学习⋯⋯(二)资助中国学生到美国学习,头一个是哈佛大学历史系博士学位的齐思和(致中)先生。(三)在哈佛和中国各教会大学颁发研究生奖学金。(四)支付中国各教会大学文史哲等系某些知名教授的薪金。(五)资助燕京大学图书馆和哈佛燕京学社总社图书馆购置图书。

P168 此处seminar被叫做“习明那尔”。哈哈。 P169

初级梵文的教学方法,又非一般当代语言那样,又深入浅,学语法,做练习,而是一上来就以文法为拐棍来读书——《罗摩衍那》大史诗中那拉王子故事。

啊果然是这样的。已经不止在一处看到这样的学语言的方法了。 P170 说到在哈佛头几年花了大功夫学习的语言(梵文、德文、法文、希腊语、拉丁语)几乎全部还给老师,

清人说,不为无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我正是如此了。

P171 再次提到口试。还有物价。有意思! P174 吴保安即是吴于廑 在牛津-杨宪益 觉得杨先生少年时是个好随性、自由的年轻人!写如何晚归不被学监盯上、爬墙或者从运煤通道滑进学院内的储煤室,太可爱了好么!30年代的牛津宿舍,每个大学生配一名“侍从”的居然!又写自己“从来不是一个好学生”,不为考试成绩和“优等”而读书,而是读自己喜欢的书。从杨先生的回忆中感觉当时他的社交圈子就是和英国人融在一起的,或许牛津少有中国留学生,但我觉得他这样爱冒险的性格一定也是原因之一。最后还写了和后来的妻子(是为英国姑娘,这儿也可以看出他和英国人交往毫无压力吧!)、萧乾一起游湖区,唱一战时期的流行歌曲《蒂帕雷里路途遥远》加油鼓气。我说怎么那么耳熟,原来就是馆长留声机里那个蜡筒盒子里录的歌儿!(http://v.youku.com/v_show/id_XNjAzMTE4MjY0.html) 公费留学到巴黎-吴冠中 又是美术家又是巴黎! P198

大学城是各国留学生的宿舍,法国提供地面,由各国自己出资建馆。当时的瑞士馆是勒·柯彪西(Le Corbusier)设计的新型建筑,是悬空的,像树上鸟窝。日本馆保持他们的民族风格。中国呢?没有馆,据说当年建馆经费被贪污了,因此中国留学生分散着寄人篱下。

柯布西耶哎! P200

他将艺术分为两路,说小路艺术娱人,而大路艺术撼人。他看对象或作品亦分两类:美(besu)与漂亮(joli)。如果他说学生的作品“漂亮啊”便是贬词,是警惕。

耶鲁谈往-夏志清 哇夏志清超自负的!还有点刻薄的感觉。读起来觉得他情商很低。。。 P242

不出两三年,帕德尔(注;夏志清的导师)又收了一位特别优秀的研究生布鲁姆(Harold Bloom)。

呀,大名鼎鼎的哈罗德布鲁姆出场了! 读完还是觉得研究文学理论的人没事找事。== 致陈思和老师——谈美国大学教育-宋明炜 留学哥大东亚系,05年获博士学位,中国现代文学研究者。 P296

(李欧梵老师在一本书里说过)美国大学是美国20世纪工业文明最重要的企业。

简单google了一下,两个事实:1,宋老师是男的。(哈哈)2,现在在Wellesley教书。冰心母校呀。一直觉得我对冰心的认识还停留在小桔灯和致小读者上。汗颜。

0
《留学时代》的全部笔记 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