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时代 7.6分
读书笔记 上半编(p1-p156)
哒哒马

*分章节太琐碎,全书笔记又恐太长。分两份笔记做,书原本并没有上下编之分。 《民报》社听讲-周作人 P2

《民报》社在小石川区新小川町,一间八席的房子,当中放了一张矮桌子,先生坐在一面,学生围着三面听,用的书是《说文解字》,一个字一个字地讲下去,有的沿用旧说,有的发挥新义,干燥的材料却运用来说,很有趣味。太炎对于阔人要发脾气,可是对青年学生却是很好,随便谈笑,同家人朋友一般,夏天盘膝坐在席上,光着膀子,只穿一件长背心,留着一点泥鳅胡须,笑嘻嘻地讲书,庄谐杂出,看去好像是一尊庙里哈喇菩萨。

这章太炎的形象也太生动了吧! P3

所以我以为章太炎先生对于中国的贡献,还是以文字音韵学的成绩为最大,超过一切之上的。

负笈西行-蒋梦麟 蒋先生在美国留学近十年,1917年获哥大哲学博士学位。文章简洁明快,记了好多有趣的小事。学英文的方法、口语不好的苦恼都让人觉得好亲切。:) P5

在上船前,我曾经练了好几个星期的秋千,所以在二十四天的航程中,一直没有晕船。

这个办法妙!哈哈。 P7

每天早晨必读《旧金山纪事报》,另外还订了一份《展望》(The Outlook)周刊,作为精读的资料。《韦氏大学字典》一直不离手,碰到稍有疑问的字就打开字典来查,四个月下来,居然字汇大增,读报纸、杂志也不觉得吃力了。

写在旧金山过抵美之后的第一个新年也好生动——

午夜钟声一响,大家一面提高嗓门大喊:“新年快乐!”一面乱揿汽车喇叭或大摇响铃。五光十色的纸条片更是满天飞舞。这是我在美国所过的第一个新年。美国人的和善和天真好玩使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在他们的欢笑嬉游中可以看出美国的确是个年轻的民族。

我还记得我在北京过的第一个新年,大家一起走着去世贸天阶倒数。那时候除了学校就半点方向感都没有,只知道自己在跟着往前走,也不知道是往哪里走。还记得有同学指着远处说那就是秀水街。后来和阮去了商场,地下有家书店。倒数的时候挤在人群中,抬头看世贸天阶巨大的led大屏幕。之后又一起去唱歌。所谓第一次刷夜。啊,都过去四年了! 蒋先生最早学农学,后来转去社会科学学院念教育学。在加大读了好几年书,修的课程应有尽有,真令人羡慕啊。 牛津的书虫-许地山 P24

但是要做书虫,在现在的世界本不容易。需要具足五个条件才可以。五件者:第一要身体康健;第二要家道丰裕;第三要事业清闲;第四要志趣淡薄;第五要宿慧超越。

在康奈尔的几年-赵元任 赵先生留美八年,清华-康奈尔-哈佛,学的数学、哲学。 P28 Ithaca译作绮色佳城,怪美的,就像佛罗伦萨译成翡冷翠,好像听着不美就算不得是个名字似的。哈哈。 P31记录了当时的课程表,20岁时修的课程包括:现代哲学发展,逻辑与形而上学研究,机械设计与建造,实验物理最近进展,机械学与热力学,有限群理论,系统心理学,音韵学。还记了当时做卡文迪许实验的场景,

直到今天,我仍然觉得那次实验——宇宙引力是我所看到的最动人的一次物理实验。

从赵先生的文章可以看出,这些早年留学西洋的青年,和十几年前的前辈容闳一样,文艺体育活动都非常丰富!学琴、听音乐会、看话剧歌剧音乐剧、游泳溜冰等等,不要太精彩喔! P36

我和席佛曼(注:Mr. Silverman是其数学老师;Mrs. Silverman是其钢琴老师)一家的关系继续了另一个世代。起初,在席佛曼太太指示给我看,某些调子该如何在钢琴弹奏时,我用奶瓶为小啦费尔(Raphael)喂奶。拉费尔长大以后以奚礼尔之名为邱拉德四重奏(Juilliard Quartet)的大提琴手,演奏多年。1943年他在哈佛选修我的粤语课程。一天,我带领全班同学到波士顿侨香餐馆,侍者用广州话问他:“先生,您是什么时候从中国回来的?”他的音调感一定对他学习九种广东音,颇有帮助。

不知这个Juilliard和大名鼎鼎的那个Juilliard有没有关系;粤语九调,的确需要音律感啊。对了赵元任还译过刘易斯的Alice in Wonderland和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 四年美国自由教育-蒋廷黻 欧柏林学院-哥大 历史学博士学位 啧啧!还是不禁仰望! P45

欧柏林的生活是每天忙着上课、进图书馆、上实验室、运动、交女朋友。是什么把这些串联在一起的呢?第一,是因为要应付考试,要毕业;第二,是基于一种模糊的意识,认为健全的思想应该育于健全的体魄;最后是人类内在的好奇心。学校生活本身也能产生一种动力。

哈!我还记得我高三毕业问我的历史老师,你大学时候都做些什么?答曰:抽烟睡觉谈恋爱。 P49 打工端盘子的技巧:要算好做菜所需的时间,按上菜顺序合理安排,报给厨师。真不是容易的工作啊。

不打不成交,我和萨姆经此争吵,反而成为朋友。事实上,我对端盘子艺术很有一手。我不仅能仔细调配时间,更能牢记每位客人所点的菜。我成了端盘子明星。

哈哈!Bravo! 读赵先生记述在欧柏林读书的经历发现,留学时总能广泛涉猎众多学科、西方教育注重实验和观察这一点是与国内传统教育大不相同的。 P56

⋯⋯人民的信仰,是传统中最内层的部分。的确,宗教信仰是传统的。没有传统,特别是反传统,就得不到精神安慰。大多数美国人都是基督徒,其所以如此,并非基于逻辑上的理由,纯粹是因为他们的家庭和国家的传统使然。

我所知道的康桥-徐志摩 哎呀,这一篇读得我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受不了徐志摩啊。 P59

“单独”是一个耐寻味的现象。我有时想它是任何发见的第一个条件。你要发见你朋友的“真”,你得有与他单独的机会。你要发见你自己的真,你得给你自己一个单独的机会。你要发见一个地方(地方一样有灵性),你也得有单独玩的机会。

游学美邦-浦薛凤 学法律的似乎不多,只有书末另一篇江平先生的,留学苏联的,也是学法。 文章还有一段吴文藻、谢婉莹(冰心)的往事呢。吴先生当时在达特茅斯,冰心在威斯利女子学院。 雅典城美国古典学院-罗念生 这篇第二人称的小文如书信般亲切,把希腊写得令人神往。:) 海德贝格记事-冯至 不知为何,我记忆中的冯至先生可没那么老!(1905-1993) P109 “同胞事 请帮忙”这节小标题下提到了“青田小贩”。我小学时候的好友家里就是青田人,父母在马塍路上开一家小金铺,平时都是奶奶照顾她和妹妹,印象中奶奶很凶神恶煞。后来想想,也就是严厉罢了。爷爷倒是非常慈祥。跑题了,我是想说,那么早,青田人(乃至浙南的人们)就背井离乡外出打拼了啊,真是不易啊。 就是这样走过来的-庞熏琹 P124 (写叙利恩绘画研究所石膏教室)

这里用不到什么思想教育,到这里学习,看到这一切,你只能坐下来努力学习。

P128

为什么巴黎能有这样多有才能的美术家?因为在巴黎有生活虽穷困,而仍能安心工作的条件。在巴黎很少听到有人高声嚷嚷,一般说话声音都很轻。所以虽然一大片工作室,整天寂静无声。对艺术家来说,提高自己的艺术修养与技术锻炼是第一位的,生活方面的享受是无所谓的。没有钱,喝自来水,吃白面包,不算稀奇。美术家一般都不讲究服饰,巴黎大歌剧院,不穿晚礼服,不能进去,唯独美术家不受限制,当然一般学习美术的人,也买不起大歌剧院包厢或正厅的票。能在巴里学习美术,确实感到非常幸福。

我与鲁汶大学法学院-周枏 喔周先生也学法! 写到的“口试”书中其它多篇文章也有提及,看来真是学术传统。 留英记-费孝通 P141 一开篇就是马林诺斯基和“席明纳”(seminar)。seminar出镜率也很高!许多先生都提到了,而且都音译。看来就是没有能对应的词,似乎现在也没有,没有这个实物存在,怎么会有“正名”呢? P145 有一整段解释马林诺斯基缘何愿意做费孝通的导师。真是让人唏嘘啊。 P146 讲了导师让费孝通搬家以接近英国上流社会的故事。提到伦敦市内“膳宿寄寓”一周的房费餐费(早晚两餐)只需11先令至一英镑即可。(1936-1938年间) P153 考试趣事——这考试也太简单了吧!当时导师权力那么大的哟! P154 写作家与经纪人的恩怨情仇;《中国农民的生活》就是博士论文,中文名,大名鼎鼎的《江村经济》。《乡土中国》呢?Earthbound China

0
《留学时代》的全部笔记 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