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服从的江湖 8.3分
读书笔记 私有财产凭什么“神圣”
Célès
在民法的意义上和宪政的意义上,所谓财产权就是私有财产权,不存在其他的财产权概念。因为其他的财产权都是国家暴力的产物,私有财产权才是国家的源头。国家财产权在本质上不是一种财产权,而是对财产权的剥夺。这种剥夺必须经过被剥夺者的同意和法定的正当程序,剥夺的方式则是赋税。公共财产从哪里来?在几乎一切现代民主国家,国家的每一分钱归根到底都从税收中来,来自于对私有财产的索取。因此把国家财产看得比私有财产神圣是一种本末倒置的荒唐观点,背后的逻辑只可能出自对私有财产和个人自由的否定,和某种共同体目标的伪神圣。正是这种否定倾向导致了我们曾经以非税收的暴力方式直接剥夺私有财产,从而建立起庞大的国有财产体系。
只有当私有财产是神圣的,国家财产才可能是正当的。英国公法学家戴雪曾说,宪法“不是个人权利的来源,而是其结果”。
0
《不服从的江湖》的全部笔记 1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