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服从的江湖 8.3分
读书笔记 彩民为什么自负:兼论上帝的选民
Célès
经济学家熊秉元在一篇文章里列举了台湾乐透彩的彩民文化程度统计数据,和我的经验判断大致相符。换言之就是这种面对偶然性的自负与文化程度似乎是成反比的。 假设一个几乎没有受过教育的人,在经过努力可以达到的途径面前也许抬不起头。但在骰子开大开小的偶然性面前,他却可能体现出比任何杰出人士更加强烈而顽固的自负。
我较熟悉的是另一种自负。从黑格尔、康德、卢梭一路下来,到圣西门和马克思列宁。如果追溯彻底些,还要算上柏拉图和苏格拉底等人。 一个口中大谈正义和善的家伙,如果没有充分的先验性的自矜,那些宣判式的名言警句是如何也说不出口的。 这些都是聪明绝顶的人,这一路人没一个不认为世界和历史有一个尽头,没一个不觉得自己的思想可以进入自由的必然王国。这些人的自负是一种面对必然性的自负。他相信善就是这个样子,公平就是那个样子,而且历史的终结就是他自己形容的样子,所有的人、所有的时间都要跟着他的形容去走。因为人有智愚之分,他们就认为最聪明的人一定是上帝的选民。所以他们也不相信交易,不屑于拿交易去证明什么。因为和伟大的思想相比,交易显得特别庸俗。 按说这些人的自负实在狂妄之极了。但他们在偶然性面前却是卑谦的,他们并不认为自己可能比别人更加有运气。所以他们也绝不会去买彩票。
如果你低智商,你要防止对偶然性的盲目自负,不要动辄拿家里的钱去买彩票。如果你高智商,你又要防着对必然性的盲目自负,别轻易说自己是耶和华的弟弟或谁谁谁的代表。 所以谈恋爱也好,加入执政党也罢,秘诀之一就是向对方反复强调:你是唯一的小王子,你是唯一的玫瑰花。
0
《不服从的江湖》的全部笔记 1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