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联邦党人赞成什么? 8.4分
读书笔记 第六章 宪法的贵族倾向
Leo有点冷@HK
如果……立法机关制定任何法律,和法官们所认为的宪法意思相冲突,法官将会宣布该法律无效;就此而言,法官的权利高于立法机关的权利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从实践中看,关于司法是“最不危险的”或是“专制政府最为危险的种子”,后者看似没能预言成功,但是司法随着政治化影响而产生的争议,非法律因素左右的结果,在“斯科特案”、“是松案”、“戈尔诉布什案”的过程与结果中,都有广泛的争论。甚至最近的同性恋与婚姻法的问题,都涉及到法院是否管的太宽了。幸好,或者说不幸,司法部门只能靠法官的个人操守和传统来保持距离。

用普布利乌斯的不无平衡意味的话来说,那就是,“政治推理中,有关人性邪恶的普遍假设和有关人性正直的假设一样是个错误。代议制意味着人性中还有部分德行和荣耀的存在,而它们恰恰是信任的理性基础。”

事实上正如联邦党人文集当然强调的,令人惊讶的是,联邦党人,或者说普布利乌斯代表的一派经常强调,人性的善或能人政治的重要性,而不是一味的用制度来制约,甚至愿意接受能人的领导。

0
《反联邦党人赞成什么?》的全部笔记 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