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朋友 8.2分
读书笔记 全书
Pilgrim Soul

1、【诺尔贝尔•德•瓦雷纳对杜洛瓦谈论死亡】 人生就像一道山坡,当你向上爬的时候,望着山顶兴致勃勃,但一旦到了山顶,你就会突然发现前面只是下坡和终点,而终点就是死亡。在攀登的时间时间很慢,但往下走的时候,时间就很快了。人在你这种年纪是快乐的,有那么多的好东西好想望,而且这些想望永远不能达到,到我这年纪,除了死亡,己经没有什么好期待的了。 2、【弗雷斯蒂埃死之前】 “这落日我还能见到几次呢?……八次……十次……十五次或二十次……也有可能会有三十次,但不会超过此数……你们这些人……日子还长得很……我却已经到头了……我死了以后……一切仍会照旧……好像我还活着一样……”   他沉默了几分钟,后又接着说道:   “眼前的一切都在提醒我,几天以后,我便再也看不见……这真可怕……所有的东西了……我将什么也看不见了……从日常使用的小玩意儿……如杯子……盘子……到躺在上面何等舒服的床……以及马车。傍晚的时候,乘车兜风是多么惬意……这一切,我是多么地喜欢!” 3、【弗雷斯蒂埃的死勾起杜洛瓦对死亡的思索】 昏黄的烛光下,死者身旁的影影绰绰,不禁使杜洛瓦有点忐忑不安。他目不转睛地凝视着这张因烛光的摇曳不定而显得更加凹陷的脸,心中顿时浮想联翩。这就是他的朋友查理·弗雷斯蒂埃。这位朋友昨天还同他说过话哩!一个好端端的人就这样一下子完了,这是多么地可怕和不可思议!无怪乎诺贝尔·德·瓦伦对死是那样地畏惧,他那天对他说的话语如今又回到了他的心头。归根结蒂,人死是不能复生的。每天新出生的人虽然成千上万,而且都有鼻有眼,有头有嘴,有思想,简直是一个模子倒出来的,但躺在床上的这个人却永远不能复生了。   多少年来,同所有的人一样,他一直活得蛮好,有吃有笑,既享受过爱情的甘美,也怀抱过美好的希望。可是倏忽之间,他却一下子永远完了。几十年都过来了,不想经过短短几天,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消失了,毫发不剩!一出娘胎,每个人都会慢慢长大,备尝人生乐趣,怀抱种种期望,再往后便是死神的光临,永远地告别人生。无论男女,都不可能再回到人间。可是尽管如此,人人依然朝朝暮暮、不切实际地盼望着能长生不老。其实在广袤的天地中,每个人都是一个小小的天地,转瞬之间便会烟消灰灭,化为粪土,成为新芽培育的养分。从花草树木,飞禽走兽,芸芸众生,到天外星辰,大千世界,一切从诞生之日起,便注定要死亡,然后便转化为别的什么。无论是小小的虫蚁,还是会思想的人,再或是巨大无比的星球,一旦消亡,是永远不会复现的。   杜洛瓦的心情分外沉重。一想到面对这广袤无边、谁都不能幸免的虚无世界,万物的存在是多么地短暂,多么地渺小,他便感到惶惶不安,心头笼罩着深深的恐惧。对于这样一种无休止地推毁一切的力量,他是无力与之较量的,因此只能听任摆布。他想,蚊蝇虫蚁的存在不过是几小时或几天,人的生命不过是若干年,即如变化缓慢的土地,也不过只有几百年的光景,它们之间究竟有何实质性的不同呢?不过是能多看到几个晨昏而已,岂有他哉? (可惜杜洛瓦这种思考并不全面,他没有想明白人和蚊蝇虫蚁的区别在思想境界,在于生命的深度,而不是长度。这就是莫泊桑写了众多作品却不如司汤达一部《红与黑》的原因。杜洛瓦马上就转到对刚刚守寡的弗里斯蒂埃夫人的欲望了。) “在世一生,只有爱情才是唯一的快慰。若能把一个自己所喜欢的女人搂于怀内,也就可以说是体味到了人生的最大乐趣了。” 4、【杜洛瓦与玛德莱纳(原弗里斯蒂埃夫人)结婚前与德.马莱尔夫人决裂】 德·马莱尔夫人自上而下打量了他一眼,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一双饱含绝望的泪眼,是那样地动人,又是那样地哀伤,把一个女人的内心痛苦全都反映了出来。她抽抽噎噎,语不成声地说道: “我没有……没有什么好说的……也没有……什么事儿了。你是对的……你……你……挑选了一个你所需要的人……” 未完

0
《漂亮朋友》的全部笔记 2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