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桥中国辽西夏金元史 8.7分
读书笔记 第八章 元代政府与社会
已停用

皇室之外,虽不占多数但为数不算少的蒙古人开始学习汉文化,并在追 求文学艺术中取得了出色的成绩,这些人多出身于蒙古贵族。2这些有成就的 蒙古学者中有一些是汉人母亲与蒙古父亲的混血儿。很明显,他们是在汉人 文化的熏陶下长大的。虽然这些汉化的蒙古人在中国全部蒙古人中只占很小 的比例,但在元后期他们的人数颇有增加。 汉文化对整个蒙古民族的影响是微乎其微的;反过来,蒙古人的宫廷生 活在中国整体来说也没有什么反映。对于这种在一个民族当中保持另一种民 族的独立性的特殊局面,人们还是要问,中国社会在外族非汉化的统治下, 是怎样运转与进展的呢? 比较早期的一种对元代中国社会的看法是蒙古人对整个社会强加了严格 的等级制。3元代社会根据民族成分而划分为四等人:蒙古人、色目人(西域 人)、汉人(北方中国金朝原来统治下的各族人)以及南人(倒台的南宋统 治下的居民),一级比一级低下。在过去的 50 年中许多学者已经不再认为等 级制在元代中国起作用。根据官方规定,汉人是不能担任达鲁花赤等官职的, 但事实上却很容易找出汉人当达鲁花赤的例子。元政府曾试图把一些职位专 门留给某些民族成分的人,但这些规定却一次又一次地被破例,说明有相当 大的政治上的灵活性。当然,在汉人学者看来,当官的途径与传统的方式完 全不同了。 然而,这并不是说蒙古统治者不曾试图造成这样一个有等级的社会:他 们自己以及在征服中国前就与其结为联盟的色目人将受到最优待遇。虽然由 于人口比例的关系,他们不得不在几乎所有各级政府中都任用了汉人,但是 蒙古人还是尽力保留了对非汉族人的一定的优 待。 ——————————————————————————————————————— 蒙古人主要根据各种不同的职业对元代中国社会的人口进行了户籍分 类。2诸如民户、匠户、窑冶户这些从事生产的非上层的户籍主要由汉人和南 人组成,而蒙古人主要划分为军户、打捕户与站户。色目人一般划分为军户、斡脱户、商贾户(不是所有的非汉族商人都是斡脱)和宗教户等。各种户籍 大多世代相承,在蒙古人看来,每一种户籍都是为国家服务的。依据民族成 分以及各类户籍职业对国家经济的相对重要性,由蒙古人决定是否给予免除 赋役或给予其他福利。 然而政府却对儒户给予生活费,免除劳役与从军义务,这似乎与蒙古人 的标准相矛盾。蒙古皇帝勉强同意了那些要求给儒户以优待的上疏,很可能 是为了抚慰这一比例很小但相当重要的一部分人。1276年儒户仅有3890户, 蒙古人完全可以不要求这部分人承担对国家的某些义务。儒户的数量一直比 较低,主要原因是儒户并不世代相承,不够格的学者就有可能失去这一地位。 ——————————————————————————————————————— 有一些汉人商人在蒙古人的庇护下也经营得不错。张瑄、朱清这两个海 盗在 13 世纪 70 年代连同其船队归降了蒙古。他们在从江南到大都的海运中 起了很大作用,他们也从中取得暴利。张、朱两人生前不仅有权印钞,而且 被授予通常只有蒙古或色目人才能享有的军事头衔,他们也不必服役。虽然 最后张瑄被处死,朱清也死得极不体面,但这两个汉人商人的成功表明了蒙 古人在中国与他们在欧亚其他地域的统治一样,对那些为朝廷服务的商人是 给予重赏的。 除了民族、宗教、商业方面的上层以外,蒙古人对南宋原有的大地主也 是优待的。征服中国北方时对女真人及汉人所造成的经济上的混乱远远比征 服南宋时对南方大地主造成的损失要大得多。事实上,江南作为税收基地的 重要性阻止了蒙古人进一步扰乱这个地区的社会经济秩序。因此,世袭制的 投下分地绝大多数都是在北方分封的。蒙古人充分认识到了江南对于整个中 国经济的重要性还表现在他们在忽必烈时期完成了对大运河的修建,大运河 是长江流域与首都大都之间极为重要的经济和政治纽带。 在元朝的经济政策下,江南地主受益匪浅,其间惟一的例外,是忽必烈 的大臣吐蕃佛教信徒桑哥,于 13 世纪 80 年代后期到 1291 年曾发起一个运 动,追缴那些未曾上交的钱谷。桑哥刚被处死,他那很不得人心的经济政策 便被纠正,江南不用再被强征繁重的赋税了。所以,江南汉人地主可似被视 为经济上的上层,在元代他们总的来说是不受干扰的。 ——————————————————————————————————————— 元代政府与社会既是中国过去的延续,又使中国过去中断。元朝的政治 制度与统治方式建立在蒙古、内亚和中国的先例上,要将各种因素区别开来 常常很难做到。蒙古人常常利用汉人的方式达到蒙古人自己的目的(例如, 利用汉族人的“荫”袭来维持民族特权);他们也利用蒙古人的方式来达到 历史上任何一个中国土地上的王朝都力争达到的目标(如建立达鲁花赤这一 制度来监督当地政府)。 蒙古统治上层的特殊需要使一些本不可能在蒙古人中出现的统治方法产 生了。研究元代中国的历史学家还在对蒙古统治的独特因素进行评价,或者 更确切地说,是对那些构成其统治方式的“非汉”的(实际存在的或可以领 悟到的)因素进行研究。对元代政治制度与社会实践进行识别、解释和评价, 可以为历史学家进一步确认蒙古统治时代的与众不同的特征。

0
《剑桥中国辽西夏金元史》的全部笔记 7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