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诗的艺术 8.6分
读书笔记 布莱克/奥登和詹姆斯/奥登(詹姆斯·芬顿)
[已注销]

一个诗人最痛苦的经验是:发现他有一首明知是虚情假意的诗已经满足了公众而且进入了选本。他明白这首诗可能还不错,但这不是问题的关键;他就不应该写下它。 没有哪个诗人或小说家希望他是有史以来唯一的一个,但大多数人希望自己是当世唯一的一个,而且很多人开心地相信这一希望已经变成事实。 一些书被冤枉地忘记了;没有哪本书被冤枉地记住了。 在评论一本坏书的时候,人不可能不卖弄。(奥登)

0
《读诗的艺术》的全部笔记 6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