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这个世界 7.8分
读书笔记 第471页
Burke[已注销]

阿伦特列举了三种把暴力正当化的例子。一个是马克思主张的暴力是革命的产物,痛苦而不可避免的一部分;其次是索雷尔的主张,即暴力的本质是具有创造性的,因此对于与社会消费者相对立的社会生产者——工人阶级来说,是理所应当的事情;还有一个是萨特的观点,认为暴力对于人类的创造是本质的东西,“暴力是人类对自己的再创造”。阿伦特在《人的条件》中进一步详细论述两者的区别,批判马克思将行动(action)、生育和劳动等自然过程混同;驳斥索雷尔的将行动和生产制作的混淆、萨特所扩展的马克思的观点——认为不是劳动,而是暴力创造了人类的论述。 P471 她表示贊成乔姆斯基的这一论点:非暴力对于和平运动来说,作为战术上的原因,根本上是重要的。乔姆斯基列举了两个理由:一,政府会使用武力“彻底粉碎”抗议运动;二,“暴力使旁观者站到敌人一边去”。阿伦特还加上了自己的理由:“非暴力本身具有巨大力量”。 P471 汉娜·阿伦特1969年在写《关于暴力的考察》的时候,肯定地引用了这句话:“暴力并不强化各种各样的正义,既不能促进历史,也不能促进革命;既不能促使进步,也不能导致反动。但是,暴力把各种各样的申诉变成了戏剧一样的东西,起到了引起公众注意的作用。” P472 汉娜·阿伦特对非暴力不合作的观念,个人非常认同。马克思主张的暴力是革命的产物,痛苦而不可避免的一部分,这种扭曲人性的暴力观改变了世界格局,机会主义者和野心家往往借用这些片语只言,借革命之名行奴役之实。然而,社会改良需要公民不服从的精神的同时,也需要非暴力。但是,正像P471后面所说,甘地的非暴力运动,如果当时采纳某位议员的意见,动用武力,甘地的抗议运动也会遭到毁灭。可见,一个民族的和平运动和渐近改良,也需要当局的容纳异见的雅量和开放言论自由的魄力,而这是民主国家才具有的特质。不过,非暴力也是一种抗议的姿态,公民通过理性的抗议,可以对暴政的残忍有更明确的映射,从而让更多的非难和舆论压力倒向当权者一方,使之不敢横行无忌。

0
《爱这个世界》的全部笔记 3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