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戒 9.5分
读书笔记 全书
Ecthelion

我已经发现了,读的次数越多,法花痴的程度就越深……

“波洛米尔,噢,波洛米尔!”他叹道,“那位永生不死的夫人,她对你说了什么?她看见了什么?那时有什么从你心中苏醒?你究竟为何要去劳瑞林多瑞南?为什么不走你自己的路,骑着洛汗的骏马在清晨回到家乡?”
“至于我,”法拉米尔说,“我愿看见白树再度在诸王的庭院中盛开繁花,我愿看见银王冠归来,米那斯提力斯安享和平。我愿看见它再度如同古时的米那斯阿诺尔,充满光明,崇高又美好,美如荣极的女王,但不愿见她变成众多奴隶的女主人——不,哪怕是位心肠慈善,奴隶也都心甘情愿的女主人,我也不愿。我们要保护自己的生命,对抗一个将要吞噬一切的毁灭者,战争就不可避免。但我不会因其锐利而爱雪亮的刀剑,不会因其迅疾而爱箭矢,也不会因其荣耀而爱战士。我只爱他们保卫的对象——努门诺尔人类的城市。并且,我愿人们是为她的往事、她的古老、她的美丽和她如今的智慧而爱她;我不愿人们畏惧她,除非那种感情如同人们对睿智长者之威仪的敬畏。”
……我们如今也尚武好勇,以为这些事物本身就是好的,既是娱乐竞技,亦是最终目的。尽管我们仍然坚持一个战士要有更多本领和学识,不能单单只会舞刀弄枪和上阵杀敌,但是,我们仍尊敬战士甚于尊敬拥有其他技艺的人。这是我们当今时代的需要。就连我哥哥波洛米尔的情况也是这样:他是一个勇武非凡的人,正是因此,他被视为刚铎最出色之人。他确实非常英勇,多年以来,米那斯提力斯都不曾有哪个继承人能在困境中如此坚忍不拔,在战斗中如此奋不顾身,或用那支大号角吹出比他更响亮的号声。
法拉米尔露出了微笑:“山姆怀斯先生,你真是个直言无忌的仆人。不过这没什么:值得称赞之人给出的称赞,胜过一切奖赏。然而我这举动没什么可称赞的。并没有渴望或诱惑让我去做得跟我所做的有所不同。”
“我本会欣然听听这个卑鄙的斯密戈是如何得到我们所说的这个东西,又是如何失去它的,但现在我不愿打扰你了。倘若你出乎意料,又回到生者之地,我们能坐在墙角下晒着太阳,回顾往事,对过去的悲伤放声大笑,到了那时,你再告诉我吧。而在那时,或是别的某个连努门诺尔的真知晶石也无法预见的时刻之前,我们别了!”

——TAT 老头你就是擅长在这种意想不到的地方大虐……

洛汗的伊奥温,我要对您说,您很美。在我们丘陵的山谷中有许多美好明丽的花朵,还有比花朵更美的姑娘;但迄今为止,我在刚铎见过的无论是花朵还是姑娘,都不及此刻所见的这么美丽,又这么悲伤。也许,黑暗将笼罩我们的世界,所余的时日无多,而当它来临时,我希望能坚定地面对。但是,如果我在太阳仍然照耀时还能与您相见,我会感到宽慰。因为您跟我都曾从魔影的羽翼下经过,是同一只手将我们挽救回来。

——最后一句,Joy翻译时标记说,想起了圣经诗篇里的一句:“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山谷,也不怕遭受伤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他们如此伫立着,彼此的手触碰到一起,紧紧相握,两人却浑然不觉。他们仍在等候,却不知道等的是什么。不久,在他们看来,远方群山的山脊上方升起了另一座庞大的黑暗高山,如大浪堆叠,要把世界吞没,闪电在它四周明灭不停。接着,一阵震颤传过大地,他们感觉连白城的城墙都在颤抖。周围的整片大地都腾起一个如同叹息的声音,他们心跳的节奏突然间又恢复了。
就这样,他们站在刚铎之城的城墙上,一阵大风刮起,吹得乌黑与金黄的发丝绺绺纠缠,在空中翻飞飘扬。魔影消逝了,太阳露脸,光明迸发,安都因河的水闪耀如银,人们在城中每一处房舍里歌唱,心中喜乐泉涌,但他们并不知道这份喜乐源于何方。

——原著至爱。

“我曾希望被另一个人所爱。”她答道,“但我不想要任何人的怜悯。” “这点我知道。”他说,“你曾渴望获得阿拉贡大人的爱。因为他高贵又强势,而你希望获得盛名和荣耀,得以高高擢离世间匍匐的芸芸众生。你觉得他值得仰慕,也许就像年轻的士兵仰慕伟大的将军。他也确实是当今最伟大的人物,是一位人中之王。但当他只给你理解与怜悯时,你就什么都不要了,只想英勇战死沙场。看着我,伊奥温!” 伊奥温目不转睛,久久望着法拉米尔。于是,法拉米尔说:“伊奥温,不要蔑视怜悯——那是来自温柔之心的礼物。但我要给你的不是怜悯。因为你是一位高贵又英勇的公主,已经为自己赢得了不会被人遗忘的盛名,而且,我认为你是一位美丽的公主,美得连精灵的语言都无法描述。我爱你。我曾怜悯你的悲伤,但如今,纵使你从未悲伤,既无恐惧也无任何缺憾,纵使你是蒙受祝福的刚铎王后,我也依然会爱你。伊奥温,你不爱我吗?”

——现在我不得不怀疑,真有人能说出“不爱”来吗…………orz

15
《魔戒》的全部笔记 8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