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鞭 7.8分
读书笔记 天津衛的傳奇
𝙰𝚣𝚎𝚛𝚒𝚕

Az.:一個節慶引來一段波折 天津衛的地界上好戲連台 市井之氣被江湖的熱鬧與世道的混亂所掩蓋。而傳奇也在此間誕生 在隨波逐流的尋常生活中 在無處容身的兵荒馬亂裡 神鞭傻二由最初意氣用事的挺身而出 到最終意志堅定的一報前仇 真是令人津津樂道。確有神氣。 一 邪气撞邪气

天津人说话,讲究话茬。人输了,事没成, 话茬却不能软。所谓" 卫嘴子" ,并不是能说。" 京油子" 讲说," 卫嘴子" 讲斗,斗嘴也是斗气。

二 跳出一个大傻巴

反正老天爷不会一边倒。这世道就像一杆秤,不会总摆不平;无论身内身外的事,都好比撂在这秤上。一头压下去,另一头就该翘起来。月光照完东窗,渐渐去照西窗;运气和霉气一样,在众人头上蹦来蹦去。

三 请神容易送神难

天津卫的孩子从小就有个贱名,叫什么傻蛋、狗剩儿、狗蛋、屁眼子、大臭、二臭、三臭、秃子、狗不理等等。据说,那是为了叫阎王爷听见,瞧不上,就写不到生死簿上去,永远也点不走,能长命。不管人们信不信,大家都这么做,图个吉利。 那时,南门外一片大开洼,净是些蚊子乱飞的死水坑,柳树秧子,横七八叉的土台子,没人添土的野坟,再有便是密不透气的芦苇荡。住在这儿的多是雁户。拿排枪打野雁、绿头鸭、草鹭和秧鸡,到墙子那边去卖。 这是个常年热热闹闹的野市,俗叫" 南市" ,凡吃、穿、用的,随便买卖,应有尽有。鲜鱼新米、四时蔬果之外,还有些打八叉的小商小贩,倒腾各种日用的新旧杂货。江湖上的" 金、瓶、彩、挂" ,什么拆字的,算马前课的,拉骆驼或 " 黄雀叼帖" 的,打把式卖艺的,变戏法的,耍滦州影儿的,唱包头落子、哈哈腔、西河大鼓的等等,都聚在这儿混吃 糊口。 天津这地方,有块地儿就是主儿。河有河霸,渔有渔霸,码头上有把头,地面上有脚行,商会有会长,行行有师 祖,官场里上上下下,大大小小,一个衙门里有一个说一不二的老爷。在这集市上,欺行霸市要数" 三大块儿" ——戴 奎一,何老白,包万斤,都是" 安座子" 已久的老江湖(" 大块儿" 是指身上的钢筋铁骨腱子肉)。这三位" 大块儿" 能耐最大的便是戴奎一。他手里的一把弹弓可称天下奇绝。顶拿手的一招,是把一个薄瓷的小酒壶横放在桌上,瓶口放 一颗泥弹儿,这泥弹儿与瓶口大小不离,他站在三十步远的地方一弹射去,把那泥弹儿打碎在壶中,绝不损伤瓶子。

六 祖师爷亮相

傻二站着没动,眼瞅着飞快而去的轿子,心里纳闷,这等 声名吓人的人物,怎么一动真格的就完了。见面先盘道,拿辈分当锤子,迎头先一下。论功夫,一身花拳绣腿,全是样子活。一分能耐,两分嘴,三分架子。能耐不行就动嘴,嘴顶不住还有架子撑着。

七 广来洋货店的掌柜杨殿起

广来洋货店的掌柜杨殿起人像蜜蜂,哪儿开花往哪飞。您点高时,乱哄哄一大团围住您,没法分清;可是等到您点低的时候,真假远近,可就立时看得一清二楚。天津卫有句俗话,叫做:倒霉认朋友。

十 它本是祖宗的精血

"如今这世道是国气大衰,民气大振,洋人的气焰却一天天往上冒。他们图谋着,先取我民脂民膏,再夺我江山社 稷。偏偏咱们无知愚民,不辨洋人的奸诈,反倒崇尚洋人。就说市面上那些怪怪奇奇的洋货,都是海外洋人的弃物,愚 民竟当做珍宝,怪哉!还有洋人的图画,徒有形貌,毫无神韵,更是无笔无墨,上无刘李马夏,下无四王吴恽,全然以 媚俗取悦于人,愚民也好奇争买。有人瞧见,紫竹林一家商店摆着一件塑像,名号叫' 为哪死' (维纳斯),竟是赤身裸体的妇人!这岂不是要毁我民风,败我民气!洋人不过都是猫儿狗儿变的,能有多少好东西?民不知祖,就有丧国之危!老哥儿们,您再想想自己头上这辫子,哪来这样出神入化?您自己也说过,想到哪儿,辫子就到哪儿,想多大劲儿, 辫子就多大劲儿。凡人岂有这样的能力?这本是祖先显灵,叫你振奋国威民志,所谓' 天降大任于斯人' !洋人想偷神 鞭,意在夺我国民之精神!身上毛发,乃是祖先的精血凝成,一根不得损伤。您该视它为国宝,加倍爱惜才是。老哥儿们,我看您为人过于憨厚,凡事不计利害,怕您吃亏,才不管您爱不爱听,把话全扔出来!" 他叩过头,站在香案旁一位络腮胡须、个子高大的师兄,拿起一道符,口中念道:快马一鞭, 几山老君,一指天门开,二指地门开,要学武技请师傅来。 这穿孝鞋的圆脸团民也口念一咒语: 北六洞中铁布衫,止住风火不能来, 天有天道,地有地道, 齐天大圣护我身,五雷刚。 念过后,闭上眼,浑身猛地一抖,好像有神附入体内,跟着就陡然旋身疾转,手舞足蹈,每一动作都极像猴子。傻二看出这都是" 猴拳" 的招式。大个子师兄问团民:" 何人下山?" 这团民尖声答道:" 我乃悟空,刀枪不入也。不信就拿刀来试一试!" 这声调与戏台上孙猴子的道白差不多。

十五 神枪手

玻璃花惊得嗓音变了调儿:" 你,你把祖宗留给你的' 神鞭' 剪了?" 傻二开口说:" 你算说错了!你要知道我家祖宗怎么创出这辫子功,就知道我把祖宗的真能耐接过来了。祖宗的东西再好,该割的时候就得割。我把' 鞭' 剪了,' 神' 却留着。这便是,不论怎么办也难不死我们;不论嘛新玩意儿,都能玩到家,决不尿给别人。怎么样,咱俩玩一玩?" 玻璃花这才算认了头:" 三爷我服您了。 咱们的过节儿,打今儿就算了结啦!"
0
《神鞭》的全部笔记 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