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艺术的哲学分析 8.1分
读书笔记 论卡夫卡《地洞》
Cosmos

在古典小说中,我们已经习惯了下面那种结构:小说的悬念是由将来的事件引发的,而这些事件是出乎我们意料的,而且正是由于这个原因,这些事件保持在期待状态中。即便在那些最凄凉暗淡的情境中,也总还有这样一种希望,即:由于一个意外的事件,一切都转向好的一面了。因此,在某种程度上,小说是完全启灵于未来事件的,是以将来为聚焦点的。(在这一点上,浪漫主义小说比古典主义小说表现得更鲜明些)将来是小说的起点。将来是决定性的。前面发生的事情只有通过结尾才能获得其合理性。而另一方面,将来本身还是不确定的,而小说却是以将来为目标的,因此就引发了小说所固有的、并且贯通小说的那种悬念,也就是说,小说是由期望这种基本情绪来贯通的。 这种小说“规律”在卡夫卡这里受到了怀疑。他的这篇小说先讲了结尾。几乎一开始,我们就已经知道,这个地洞没有实现其目标。然而,这决不意味着,小说的悬念完全被消除了。小说是否会唤起一种新的悬念,以及这种新的悬念是通过什么被唤起来的,这是我们必须注意的。

0
《当代艺术的哲学分析》的全部笔记 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