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航船 8.6分
读书笔记 卷六至十
𝙰𝚣𝚎𝚛𝚒𝚕

———————————————————— -卷六 选举部

金榜题名 崔实暴卒复生,见冥司列榜,将相金榜,其次银榜,州县小官并是铁榜。今人得第,谓之金榜题名。 破天荒 荆州应试举人,多不成名,为“天荒解”。刘蜕以荆州解及第,时号为“破天荒”。 朱衣点头 欧阳修知贡举,考试阅卷,常觉一朱衣人在座后点头,然后文章入格。始疑传吏,及回视,一无所见,因语同列而三叹。常有句云:“文章自古无凭据,惟愿朱衣暗点头。” 文无定价 韩昌黎应试《不迁怒、不贰过》题,见黜于陆宣公。翌岁,公复主试,仍命此题;韩复书旧作,一字不易,公大加称赏,擢为第一。 龙虎榜 唐贞观八年,陆贽主试,欧阳詹举进士,与韩愈、李观、李绛、崔群、王涯、冯宿、庾承宣联第,皆天下名士,时称“龙虎榜”。 淡墨书名 唐人进士榜必以夜书,书必以淡墨。或曰名第者阴注阳受,以淡墨书,若鬼神之迹也。 湘灵鼓瑟 钱起宿驿舍,外有人语曰:“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起识之。及殿试《湘灵鼓瑟》诗,遂赋曰:“善鼓云和瑟,常闻帝子灵。冯夷徒自舞,楚客不堪听,雅调凄金石,清音发杳冥。苍梧来暮怨,白芷动芳馨。流水传湘曲,悲风过洞庭。”末联久不属。忽记此二语,足之。试官曰:“神句也。”遂中首选。 点额 《三秦记》:龙门跳过者,鱼化为龙;跳不过者,暴腮点额。 向阳花木 范文正公知杭州,苏麟为属县巡简。城中官弁往往皆获荐,独麟在外邑,未见收录,因公事入府,献诗曰:“近水楼台先得月,向阳花木早为春。”文正见而荐之。 丹书铁券 汉高与功臣剖符作誓,丹书铁券,金匮石室,藏之宗庙。 文官补服 一二仙鹤与锦鸡,三四孔雀云雁飞,五品白鹇惟一样,六七鹭鸶鸂鶒宜,八九品官并杂职,鹌鹑练雀与黄鹂。风宪衙门专执法,特加獬豸迈伦夷。 国子监 周以师氏、保氏教养国子,始名国子。晋武帝始立国子学。隋炀帝始改国子监。汉始定祭酒,衔名本周。隋炀帝置司业并周职。汉武帝置博士,名始秦。晋武帝置教。隋炀帝置丞。北齐高洋置簿。宋神宗置录。 乌台 汉成帝时,御史府列柏树,有野乌数千栖其上,故称乌台,亦称“柏台”。 法冠绣衣 《汉书》:法冠,御史冠也,本楚王冠也。秦灭楚,以其君冠赐御史也。绣衣御史,汉武帝所置。法冠一名“獬豸冠”。 使君 京府使君陈尹东郊。汉武帝因更名内史为京兆尹,置丞,置治中。宋太祖置通判推官,本唐节度使,属有推官判官。 刺史 《唐志》:武德中,改太守曰刺史。天宝中又改刺史曰太守。 郡守 魏文侯始置郡守。秦始皇置郡丞,即今同知。汉置州牧,景帝更太守。宋高宗始称知府,始改唐郡称府。 别利器 虞诩为朝歌长时,贼数千人攻杀长吏,故旧皆吊。诩曰:“不遇盘根错节,何以别利器乎?” 酌泉赋诗 吴隐之有清操,由晋陵太守转广州刺史。至石门,酌贪泉,赋诗曰:“古人云此水,一歃怀千金。试使夷齐饮,终当不易心。”清操不渝,屡被褒饰。子延之为太守,延之弟及子为郡县者,皆以廉慎为门法。 第一策 刘玄明历建康、山阴令,治每为天下第一。傅翙代之,问玄明白:“愿闻旧政。”对曰:“作令无他术,惟日食一升米饭而莫饮酒,此第一策也。” 沧海遗珠  狄仁杰为汴州参军,以吏诬诉,即讯。黜陟使阎立本异其才,谢曰:“仲尼称观过知人。君可谓沧海遗珠矣。”荐授并州法曹参军。高宗幸汾阳宫,道出妒女祠。俗言:盛服过者致风雷之变。更发卒数万,改驰道。仁杰曰:“天子之行,风伯清尘,雨师洒道,何妒女避耶!”止其役,帝壮之。出为宁州刺史。 少府 李白《赠瑕丘王少府》,杜甫《赠华阳李少府》。唐朝县尉多称少府。 霹雳手 唐裴琰之为同州司户,年少,刺史李崇义轻之。州中积年旧案数百,崇义促之判决。琰之命吏书数人递纸笔,须臾,剖断毕。崇义惊曰:“公何忍藏锋,以成鄙人之过?”由是大知名。人称霹雳手。

———————————————————— -卷七 政事部

刀笔 萧曹出身刀笔。古者用版牍,吏书以刀削书之,故吏称刀笔功名。 帷钟辨盗 陈述古令浦城。有失物,莫知为盗者,乃绐曰:“某所有钟能辨盗,盗摸则钟自鸣。”阴使人以煤涂而帷之。令囚入摸帷,一囚手无煤,讯之果服。 强项令 董宣为洛阳令,湖阳公主家奴杀人,宣就主车前取杀之。主诉于帝,帝令宣谢主,宣不拜。帝令捺伏,宣以手据地不俯。帝敕曰:“强项令去!” 冰壶 杜诗:“冰壶玉鉴悬清秋。”姚元崇所作《冰壶》,言其洞彻无瑕,澄空见底。杜诗清廉,有类于是。 只谈风月 徐勉迁吏部尚书,常与门人夜集,有为人求官者,勉曰:“今夕只可谈风月,不宜及公事。” 穷猿奔林  李充字弘度,尝叹不被遇。殷浩问:“君能屈志百里否?”李答曰:“北门之叹,久已上闻。穷猿奔林,岂暇择木?”遂授剡县。 生  祠  汉于公决狱,平民立祠生祀之。生祀始此。 堕泪碑 晋羊祜以清德闻。及死,南州为之罢市,巷哭者声相接,葬于岘山。百姓望其碑者。辄流泪,谓之堕泪碑。

———————————————————— 卷八 文学部

十三经 易经、书经、诗经、春秋、礼记、论语、孝经、尔雅、左传、公羊、梁、周礼、仪礼。 洛  书  伏羲始则元龟为“洛书”,神农因之始制筮,黄帝因之始制卜。 五  行  一曰水,二曰火,三曰木,四曰金,五曰土。水曰润下,火曰炎上,木曰曲直,金曰从革,土爰稼穑。润下作咸,炎上作苦,曲直作酸,从革作辛,稼穑作甘。 五  事  一曰貌,二曰言,三曰视,四曰听,五曰思。貌曰恭,言曰从,视曰明,听曰聪,思曰睿。恭作肃,从作,明作哲,聪作谋,睿作圣。 五  福  一曰寿,二曰富,三曰康宁,四曰攸好德,五曰考终命。 六  极  一曰凶短折,二曰疾,三曰忧,四曰贫,五曰恶,六曰弱。 六  义  《诗经》有六义,一曰风,二曰赋,三曰比,四曰兴,五曰雅,六曰颂。 诗经传  卜商始序《诗》。辕固作传为齐诗。申公作训诂为鲁诗,浮丘伯授。毛苌作故训为毛诗,毛亨授。 三  传  《左传》艳而富,其失也诬。《公羊》辨而裁,其失也俗。《梁》清而婉,其失也短。 集  注  《易经》程注、朱注。《诗经》朱注。《书经》朱熹婿蔡沈注。《春秋》今从胡传。《礼记》陈皓注。皓字青莲,以其娶再醮,故不入孔庙。 武经七书  孙子、吴子、尉缭子、司马兵法、李靖、三略、六韬。 无一字潦草  司马温公作《资治通鉴》,草稿数千余卷,颠倒涂抹,无一字潦草。其行己之度,盖如此。 诸  子  有一百八十九家故日百家。 石勒读史  石勒目不知书,使人读史,闻郦食其请立六国后,曰:“此法当失,何以有天下!”及闻留侯谏,乃曰:“赖有此耳!” 史  评  《晋书》、《南北史》、《旧唐书》,稗官小说也。《新唐书》,赝古书也。《五代史》,学究史论也。宋元史,烂朝报也。与其为新书之简,不若为《南北史》之繁;与其为《宋史》之繁,不若为《辽史》之简。

兰台秘典  汉朝图籍所在,有石渠、石室、延阁、广内,贮之于外府。又有御史中丞居殿中,掌兰台秘典,及麒麟、天禄二阁,藏之于内禁。 杀  青  古人写书,以竹为简。新竹有汗,善朽蠹。凡作简者,先于火上炙去其汗,杀其竹青,故又名汗简。 四  部  唐《经籍志》:玄宗两都各聚书四部,以甲、乙、丙、丁为号;甲,经部,赤牙签;乙,史部,绿牙签;丙,子部,碧牙签;丁,集部,白牙签。 藏书法  赵子昂书跋云:“聚书藏书,良非易事!善观书者,澄神端虑,净几焚香,勿卷脑,勿折角,勿以爪侵字,勿以唾揭幅,勿以作枕,勿以作夹刺,随损随修,随开随掩。后之得吾书者,并奉赠此法。”

书  厨  陆澄博览,无所不知,王俭自谓过之。及与语,澄谈及所遗编数百条,皆俭所未睹,乃叹服曰:“陆公,书厨也。” 学  府  《南史》:梁昭博及古今,人称为学府。 人物志  唐李守通晓天下人物臧否,世号肉谱。虞世南曰:“昔任彦升通晓经术,世号五经笥。今以守为人物志,可乎!” 八斗才  谢灵运曰:“天下才共一石,曹子建独得八斗,我得一斗,自古及今共用一斗。”奇才博识,安定继之。

字挟风霜  淮南王刘安撰《鸿烈》二十一篇,字字皆挟风霜之气。扬子云以为一出一入,字直百金。 月露风云  隋李谔书云:“连篇累牍,不出月露之形,积案盈箱,尽是风云之状。” 锦心绣口  唐李白送弟序曰:“弟心肝五脏皆绣口耶?不然,何开口成文,挥毫雾散也。” 自出机杼  祖莹以文学见重,常语人云:“文章须自出机杼,成一家筋骨,何能共人作生活也!” 倚马奇才  桓温北征鲜卑,召袁宏倚马前作露布,手不停笔,俄得七纸,殊可观。 文不加点  江夏太守黄祖大会宾客,有献鹦鹉者,命祢衡曰:“愿先生赋之。”衡揽笔而作,文不加点,辞采甚丽。 洛阳纸贵  左思作《三都赋》,豪贵之家竞相传写,洛阳为之纸贵,邢邵文章典丽,每文一出,京师传写,为之纸贵。 鬼簿、算博士  唐王勃、杨炯、卢照领、骆宾王,皆有文名,人议其疵曰:杨好用古人姓名,谓之“点鬼簿”。骆好用数目作对,谓之“算博士”。 焚弃笔砚  陆机天才秀逸,辞藻宏丽,张茂先尝谓之曰:“人之为文章,常患才少,而子患才多。”机弟云曰:“茂先见兄文,辄欲焚弃笔砚。” 藏  拙  梁徐陵使于齐,时魏收有文学,北朝之秀录其文集以遗陵,命传之江左。陵还,渡江而沉之,从者问故,曰:“吾与魏公藏拙。 聪明过人  韩文公尝语李程曰:“愈与崔丞相群同年往还,直是聪明过人。”李曰:“何处过人?”韩曰:“共愈往还二十余年,不曾说着文章。” 杜  撰  五代广成先生杜光庭,多著神仙家书,悉出诬罔,如《感遇传》之类。故人以妄言谓之杜撰。或云杜默,非也。杜默以前遂有斯语。 千字文  梁散骑员外周兴嗣犯事在狱,梁王命以千字成文,即释之。一夕文成,须鬓皆白。 庄子郭注  晋向秀注庄子《南华经》,剖析玄理。郭象窃之,以己名行世。

诗  词  代羲如为长短句诗,汉武帝始为联句诗,曹植始为绝句诗,沈期始为律诗。舜始为四言。汉唐山夫人始为三言诗。枚乘十九首始为五言诗。唐始为排句,宋始为集句。颜延年、谢元晖始唱和,元微之、李白始唱和次韵,颜鲁公始押韵。宋周始为四声切韵【又沈约《四声谱》、夏侯该《四声韵略》】,唐孙始集为《唐韵》。魏孙炎始为反切字【本西域二合音,如“不可”为“叵”,“而已”为“耳”之类】僧守温始为三十二字母。 《唐诗品汇》  总论曰:略而言之,则有初唐盛中晚之不同。详而言之,贞观、永徽之时,虞世南、魏徵诸公稍离旧习,王勃杨炯、卢照邻、骆宾王因加美丽,刘希夷庭芝有闺帷之作,上官昭容有婉媚之姿,此初唐之制也。神龙以还,洎开元初,陈子昂古风雅正,李巨山峤文章宿老,沈佺期、宋之问之新声,苏、张说之大笔,此初唐之渐盛也。开元、天宝间,则有李翰林白之飘逸,杜工部甫之沉郁,孟襄阳浩然之清雅,王右丞维之精爽,储光羲之真率,王昌龄之隽拔,高适、岑参之悲壮,李颀、常建之雄快,此盛唐之盛者也。大历、真元间,则有韦苏州应物之澹雅,刘随州长卿之闲旷,钱起郎士元之清赡,皇甫冉曾之竞秀,秦公绪之山林,李从一嘉之台阁,此中唐之再盛也。下暨元和之际,则有柳愚溪宗元之超然复古,韩昌黎愈之博大沉雄。张籍、王建乐府得其故实,元、白叙事务得分明,与夫李贺、卢仝之鬼怪,孟郊、贾岛之瘦寒,此晚唐之变也。降而开元以后,则有杜牧之牧之豪纵,温飞卿庭筠之绮靡,李义山商隐之隐癖,许用晦晖之对偶,他若刘沧、马戴、李频、李群玉,此晚唐变态之极矣。 诗  评  敖陶孙评:魏武帝如幽燕老将,气韵沉雄。曹子建如三河少年,风流自赏。鲍明远如饥鹰独出,奇矫无前。谢康乐如东海扬帆,风日流丽。陶彭泽如绛云在霄,舒卷自如。王右丞如秋水芙蕖,倚风自笑。韦苏州如园客独茧,暗合音徽。孟浩然如洞庭始波,木叶微脱。杜牧之如铜瓦走坡,骏马注坡。白乐天如山东父老课农桑,言言着实。元微之如李龟年说天宝遗事,貌悴而神不伤。刘梦得如镂冰雕琼,流光自照。李太白如刘安鸡犬,遗响白云,核其归存,恍无定处。韩退之如囊沙背水,惟韩信独能。李长吉如武帝食露盘,无补多欲。孟东野如埋泉断剑,卧壑寒松。张籍如优工行乡,饮献秩,时有诙气。柳子厚如高秋独眺,霁晚孤吹。李义山如百宝流苏,千丝铁网,绮密□妍,要非适用。本朝苏东坡如屈注天潢,倒连沧海,变眩百怪,终归浑雄。欧阳文忠如四瑚八琏,止可施之宗庙。王荆公如邓艾缒兵入蜀,要以险绝为功。黄山谷如陶弘景祗诏入官,析理谈玄,而松风之梦故在。梅圣俞如关河放溜,瞬息无声。秦少游如时女步春,终伤婉弱。陈后山如九皋独唳,深林孤芳,冲寂自妍,不求识赏。韩子苍如梨园按乐,排比得伦。吕居仁如散圣安禅,自能奇逸。其它作者,未易殚陈。独唐杜工部,如周公制作,后世莫能拟议。语觉爽俊,而评似稳妥,惟少为宋人曲笔耳,故全录之。 推  敲  贾岛于京师驴背得句:“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既下“敲”字,又欲下“推”字,拣之未字,引手作推、敲势。时韩愈权京兆尹,岛不觉冲其前导。拥至尹前,具道所以。愈曰:“敲字佳矣。”与并辔归,为布衣交。 压倒元白  唐宝历中,杨嗣复大宴,元稹、白居易亦与赋诗,惟杨汝士后成,最佳,元、白叹服。汝士醉归,语其子弟曰:“我今日压倒元白!” 诗中有画  王维工于诗画。东坡曰:“味摩诘之诗,诗中有画,观摩诘之画,画中有诗。” 依样葫芦  宋陶久在词林,太祖曰:“颇闻翰林皆简旧本换词语,此俗谓之依样葫芦。”后陶作诗,书玉堂壁曰:“官职须由生处有,才能不管用时无。堪笑翰林陶学士,年年依样画葫芦。” 点金成铁  梁王籍诗云:“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王荆公改用其句曰:“一鸟不鸣山更幽。”山谷笑曰:“此点金成铁手也。” 偷  诗  李衡初隐庐山,有窃其诗以登第者。衡后亦登第,见其人问曰:“‘一一鹤声飞上天’在否?”答曰:“此句知兄最惜,不敢偷。”衡曰:“犹可恕也。” 爱杀诗人  唐宋之问爱刘希夷诗,有“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之句,恳乞不与,之问怒以土囊压杀之。

白歌  梁武帝本吴歌《白》,始改子夜吴声四时歌。 填词柳三变  柳耆卿为屯田员外郎,初名三变,自作词云:“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后有荐于朝者,仁宗曰:“此人风前月下,且去填词。”由是不得志。自称奉圣旨填词柳三变。 登高作赋  古者登高能赋,山川能祭,师旅能御,丧纪能诔,作器能铭,则可以为大夫矣。 雕虫小技  或问扬子云曰:“吾子少而好赋?”曰:“然。童子雕虫篆刻。”既而曰:“壮夫不为也。” 云锦书  李白诗:“青鸟海上来,今朝发何处?口衔云锦书,为我忽飞去。鸟去凌紫烟,书留绮窗前。开缄方一笑,乃是故人传。” 家书万金  王筠久住沙阳。一日,得家书,曰:“抵得万金也。”杜诗:“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 风月相思  周弘让答王褒书:“苍雁鳞,时留尺素,清风明月,俱寄相思。”

六  书  苍颉造字,有六书:一曰象形谓日月之类,象日月之形体也,二曰假借谓令长之类,一字两用也,三曰指事谓上下之类,人在一上为上,人在一下为下,各指其事,以为言也,四曰会意谓武信之类,止戈为武,人言为信,会合人意也,五曰转注谓考老之类,左右相转,以为言也,六曰谐声谓江河之类,以水为形,以工可为声也。 历朝断书  仓颉而降,凡五变:古文,蝌蚪,籀篆,隶,草。 章  草  汉元帝时黄门令史游作《急就章》,解散隶体,谓之章草。

兰亭真本  王右军写《兰亭记》,韵媚遒劲,谓有神助。后再书数十余帧,俱不及初本。右军传于徽之,徽之传七世孙智永,智永传弟子辨才,辨才被御史萧翼赚入库内,殉葬昭陵。 草圣草贤  晋张旭善草书,饮酒大醉,呼叫狂走,或以发濡墨而书,人称之草圣。崔瑗善章草,人称之草贤。 游云惊鸿  晋王羲之善草书,论者称其笔势,飘若游云,矫若惊鸿。 字以人重  书法擅绝技者,每因品重,非其人只贻玷耳。故曹操书法虽美不传,褚仆射、颜鲁公、柳少师则家藏寸纸,珍若尺璧,不专以字重也。 换鹅书  山阴一道士养好鹅,右军往观,意甚喜,因求市之。道士云:“为我写《道德经》,当举鹅相赠耳。”右军欣然写毕,笼鹅以归。或问曰:“鹅非佳品,而公爱之,何也?”右军曰:“吾爱其鸣唤清长。” 画龙点睛  张僧繇避侯景来奔湘东,尝于天皇寺画龙,不时点睛,道俗请之,舍钱数万,落笔之后,雷雨晦冥,忽失龙所在。 一丘一壑  顾长康画谢幼舆在岩石里,人问其所以,顾曰:“谢云:‘一丘一壑,自谓过之。’此子宜置丘壑中。” 画  竹  文与可画竹,是竹之左氏也,子瞻却类庄子。又有息斋行者,亦以竹名。所谓东坡之竹,妙而不真;息斋之竹,真而不妙者是也。梅道人始究极其变,流传既久,真赝错杂。 元四大家  赵子昂字孟,号松雪。吴镇字仲圭,号梅花道人。黄公望字可久,号大痴,又号一峰老人。王蒙字叔明,一号黄鹤山樵。俱胜国时人,以画名世。

行尸走肉  《拾遗记》:“任末曰:人而不学,乃行尸走肉耳!” 目不识丁  唐张弘靖曰:“天下无事,尔辈挽两石弓,不如识一个字!”“个”字误书“丁”字,以其笔画相近也。 白面书生  宋太祖欲北征,沈庆之谏不可。江湛之曰:“耕当问奴,织当问婢。今欲伐国,而与白成书生谋之,曷克有济?” 笔 冢  长沙僧怀素得草圣三昧,弃笔堆积,埋于山下,曰笔冢。 梦笔生花  李白少时,梦笔头上生花,后天才赡逸,名闻天下。 笺  纸  蔡伦玉版、贡余,俱杂零布、破履、乱麻为之。经屑表光纸。晋密香纸。大秦国出唐硬黄纸,黄柏染。段成式云蓝纸。南唐后主澄心堂纸。齐高帝凝光纸。萧诚斑文纸采野麻、土。蜀王衍霞光纸。宋黄白经笺,碧云春树笺,龙凤笺,团花笺,金花笺,乌丝栏。颜方叔宋人杏红笺,露桃红笺,天水碧,俱砑花竹翎鳞及山水人物,元春膏笺,冰玉笺,两面光蜡色茧纸,越剡藤苔笺,即汉时侧理纸,南越海苔为之。蜀麻面、薛骨、金花、玉屑、鱼子十色笺,即薛涛深红、粉红、杏红、铜绿、明黄、深青、浅绿云笺。

———————————————————— 卷九 礼乐部 ———————————————————— 卷十 兵刑部

-军旅 纶巾羽扇    诸葛武侯与司马懿治军渭滨,克日夜战。司马懿戎服莅事,使人视武侯独乘素车,纶巾羽扇,指挥三军,随其进止。司马懿叹曰:“诸葛君可谓名士矣!”    金钩    阖闾既宝莫邪,复令国中作金钩,令曰:“能为善钩者赏千金。”有人贪赏,乃杀其二子,以血衅金,遂成二钩,献之,王曰:“钩有何异?”曰:“臣之作钩,贪赏而杀二子,衅以成钩,是与众异。”遂向钩而呼二子之名,曰:“吴鸿、扈嵇,我在此!”声未绝,而两钩俱飞,着父之胸。吴王大惊,乃赏之。遂服之不去身。 五名剑    越王勾践有宝剑五,一曰纯钩、二曰湛卢、三曰豪曹、四曰鱼肠、五曰巨阙。 干将莫邪    干将吴人,妻莫邪,为吴王阖闾铸剑,不成,干将曰:“神物之化,须人而成。”妻乃断发剪爪,投入炉中,金铁皆熔,遂成二剑,阳曰“干将”,阴曰“莫邪”。 娘子军    唐平阳公主,嫁柴绍。初,高祖起兵,与绍发家资招亡命。渡河,主引精兵万人与秦王会于渭北。绍与公主对置幕府,分定京师,号“娘子军”。 细柳营   汉文帝时,匈奴大入边。上使周晋夫军细柳,以备胡。上自劳军,先驱至军门,曰:“天子至!”都尉曰:“军中闻将军令,不闻天子诏。”上使使持节诏将军曰:“吾欲入劳军。”晋夫开壁门。天子按辔徐行。晋夫以军礼见。文帝曰:“嗟乎,此真将军矣!” 得陇望蜀    司马懿言于曹操曰:“今克汉中,益州震动,进兵临之,势必瓦解。”操曰:“人苦不知足,得陇复望蜀。” 首级    秦法斩敌一首拜爵一级,故曰“首级”。后人云:“割一首,必割其势,以为一级者非。” 府兵    西魏始作府兵。隋唐始有番次,入为兵,出为农。周太祖始刺面见。唐末刘仁恭刺民为兵,给廪食,军丁佥补。 绕指柔    平望湖中掘得一剑,屈之则首尾相就,放手复直如故,锋铓犀利,可断金铁。识者曰:“此古之绕指柔也。”

-刑法

历代狱名    夏狱曰夏台,商狱曰羑里,周狱曰囹圄,汉狱曰请室。 古刑    墨、劓、(非阝)、宫、大辟,其后加流、赎、鞭、朴为九刑。 枭首    百劳名枭,以其食母不孝,故古人赐枭羹,悬其首于木,故刑人以首示众者曰枭首。 华亭鹤    陆机仕晋,为孟玫谮于成都王颖,王即使人收机,机叹曰:“华亭鹤唳可得闻乎?”遂遇害。    走狗烹    韩信为吕后所诛,叹曰:“高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敌国破,谋臣亡。”
0
《夜航船》的全部笔记 1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