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号帝国 8.0分
读书笔记 意义的乖破
AnGelos

俳句的“空无”(这个词用以表述不专注的心识,一如用以表述一个地主踏上征途一样)给人以诱发,意义得以破开,简而言之,这是对意义的极大的贪欲。……人们会说,在俳句里,符号、隐喻和寓意几乎什么也用不着,只有那么几个词语,一个意象,一段情愫;而我们的文学里,这种情况一般总是要求成为一首诗,总是要求有一种发展性或是(在这种简洁的文学样式里)有一种清晰的思想;简而言之,这是一种漫长的修辞方面的劳作。这样看来,俳句似乎给西方带来某些权利,这些权利在西方文学里则被否定,还给西方提供了某些有益的东西,这些东西也是它极少能够得到的。俳句说,你得到特许,可以是琐屑的,短小的,普普通通的,你有权利把你的所见、所感引入词语的一种纤细的世界里,你会为此而感到兴致盎然;你自己(或是由你自身出发)有权利建立起自己的名气;你的句子,不管它是怎样的,将阐述一种寓意,将放出一个象征,你将变得深厚:已可能有的最小的代价,使你的作品变得内容充实。……西方人使一切事物无不沉浸在意义里,就像是一种由独裁主义色彩的宗教,硬把洗礼仪式施于全体人民;语言(由言语构成)的这些对象显然是理所当然的信徒:正如转喻那样,这个系统的第一层意义唤来了第二层意义,这种召唤具有一种普遍的约束力。我们有两种方法可以使话语免遭无意义的恶名,而且我们有系统地使言辞(它处于一种拼命填入无价值之物的状态中,这就会泄露出语言的空虚性)服从这些含义(或是主动制作出来的符号)中的这一项或另外一项:象征与推理,隐喻与三段论。……在我们看来,沉默乃是语言完满的符号……解译,规范化,或是重复,这种种解释方法在西方旨在刺探出意义,换句话说,是要通过打破和进入来获得意义(而非摇动它,像禅宗教徒面对心印,对于荒诞之物沉思默想,就像牙齿一样把它摇落下来),这些方法对于俳句依然不免要误解;这种阅读活动将会使语言处于架空状态,而不是去激发它。

0
《符号帝国》的全部笔记 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