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德文学研究 7.6分
读书笔记 第三章·戏剧 结论
悟仁

我们在研究的起首,就提出中国戏剧对德国文学影响的重要问题:究竟改编中国戏剧来适合德国剧台同时保持原来的精神形式,能够有多少的成功?我们的结论是:改编中国戏剧比较改编中国小说,还更难成功,因为戏剧不单是翻译,还要表演,然而表演在习惯不同的德国剧台上,更十二万分的困难。困难的原因,一方面由于中国的戏剧根据一种特别的人生观,它方面中国戏子的艺术,实际上就是中国的戏剧。这就是为什么,一直到现在,差不多所有的尝试,想拿中国戏搬上德国的剧台,都通通失败。 我们曾经进一步去研究德国改编中国戏剧历史上的成绩。我们发现,歌德根据一些中国材料的动机、想用中国精神来创造一本西洋的戏剧,结果失败。席勒想把他的戏剧,染上中国色彩,也·一样地没有成功。龚彭柏的《神笔》,精神与形式两方面同中国都没有关系。只有克拉朋才第一次把一本真正的中国戏改编,在德国剧台上获得一般观众的喝彩,但是也就正因为他改编的结果,把剧中中国的人物,加上了西洋的精神,他的戏,不是中国戏乃是西洋戏。 洪德生最大的贡献,是第一次介绍了中国最伟大的两本戏剧,《西厢记》、《琵琶记》。很可惜,他的改编本太自由,失掉了原文的本来面目。关于中国戏剧同戏影剧本的翻译,卫礼贤、佛尔克、格汝柏的工作,都很有成绩。他们奠定了后来研究中国戏剧的人的基础。 如果中国的戏剧,绝对不能“完全无缺“的在德国剧台上获得成功,但是如果细心地体贴努力,也可以把中国的空气,中国剧台的艺术,介绍到“相当的”程度。这一种可能性,克拉朋的《灰阑记》的表演,已经证明。并且忠实的中国剧本翻译,时时可以使德国文学内容更丰富。我们很可惜的,这一种工作,作的人还不很多,大部分选择都不适当。德国的诗人像歌德、克拉朋只能读到中国第二流第三流的戏剧,对中国戏剧不能有精深的了解,这实在是一件很不幸的事情。为预防将来再有这一种弊病起见,仍不能不靠翻译。在翻译时期完成的时候,才是中国戏剧在德国发荣滋长的时候。

0
《中德文学研究》的全部笔记 1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