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德文学研究 7.6分
读书笔记 第四章 抒情诗
悟仁
我们再回头看一看全部进展的程序:歌德由他的翻译改作第一次引起德国人对中国抒情诗的注意,雷克特用同样的精神继续他的工作;司乔士的翻译居然达到了现代一般人还没有达到的高度;在近代更有许多的作家,把这种工作的范围,努力扩大。它们最喜欢翻译的,是《诗经》、李太白、白居易、陶渊明还有其他唐朝的诗。 他们喜欢的诗,的确是中国第一流的好诗。 因为在抒情诗方面,选择比在戏剧方面,正确得多,所以中国抒情诗对德国文学的影响,也比戏剧小说大。大部分的翻译,自然是错误很多。比较正确的要算查赫、瓦奇、卫礼贤、佛尔克、伯哈蒂;康亚蒂:他们的翻译给其他改作的人科学的基础。 至於其他从旁的语言辑译出来的诗,没有科学也没有文学的价值。自由改作比较最有价值的,要算克拉朋、伯特格、洪德生的工作。它们同歌德的《中德季日即景》,雷克特、司乔士的《诗经》翻译,是中国抒情诗对德国文学影响最伟大的供献。 总括起来说,中国抒情诗对於德国文学的影响,根本上还没有超过翻译时期,但是比较起戏剧小说,已经要算有满意的成绩,也许是在抒情诗裏边,中国人的情感态度,表示得比较真挚亲切,因此也容易了解一点。
引自 第四章 抒情诗

这一章《抒情诗》,曾发表于《国立武汉大学 文哲季刊》,1935年,第3期

0
《中德文学研究》的全部笔记 1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