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桥中国辽西夏金元史 8.7分
读书笔记 第三章 金朝 by Herbert Franke
忘憂

女真人及其開國前的歷史 p225 伯希和考證

本章所用的 Jurchen 一词,出自汉文的“朱里真”, 似乎是它的最初形式。然而至今,在西方的学术著作中,更常见的写法还是 “Jürched”或“Jürchid”,这实际上是女真族名的蒙文译写(-d 是蒙古文 表示复数的后缀)。“女真”一词始见于 10 世纪初,显然与“庐真”有关, 据说那是契丹人对于这个族名的读音。辽朝时,因为“真”字恰与辽兴宗的 名字相合而需避讳,“女真”由此而被官方改称为“女直”。种种歧异使这 个族名的混乱现象进一步加剧,特别是在较早的西方文献中。在 16 世纪,女 真人自称为“诸申”,这很明显地是来源于较为古老的词汇: Jurchen。

pp228•229 封號的實際意義

10 至 11 世纪之间女真人的社会生活主要的还是由部落的自立和个 人的活动所决定的, 虽然从乌古乃的父亲起就已经接受了辽朝的节度使封号,但这样的封号几乎没有任何意义,既无实权,也无实际作用,它的含义 无非表示对辽朝松懈的主权予以承认和对自己正式臣属于辽的地位表示接受 而已。即使金朝官修史书也承认,在 11 世纪中叶,女真人还没有文字,不知 历法,也没有官府。

…………………………… 阿骨打的统治和金朝的建立 称帝 p230

1115 年春天,阿骨打正式称帝,建国号为金。“金”得名于按出虎水, 在女真语中,“按出虎”的语义即为“金”。1以一条河流的名字为一个朝代 命名的做法源于辽朝,“辽”即因位于东北南部的辽河而得名。与此同时, 一个汉族式的年<原文开始>

号也产生了,这就是“收国”。在原有的姓名之外,阿骨打 又为自己取了个汉名,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他的汉名叫做“旻”。</原文结束> p232

从一开始,女真军队中就包括了许多非女真的成分,主 要来自早期归附他们的部落和民族中的人。阿骨打在指挥一个由多种民族成 分组成的军队的问题上显得很有才能,而辽的末代统治者却连本民族内由各 种势力混合编成的军队也掌握不了。在辽朝一方,所有的和解企图最终都遭 到失败。当辽朝同意授予阿骨打“东海国王”的称号时(译者注:应为“东 怀国皇帝”),遭到阿骨打的愤怒拒绝,他在好几年前就已自称大金皇帝了, 而“王”则显然要低一等。这场毫无结果的谈判拖延的时间越长,阿骨打的 地位就变得越强大,和解似乎已经不再是必要的了。如果说在阿骨打崛起的 早<原文开始>

)期阶段,彻底推翻辽朝可能还不是他最主要的政治目的的话,那么现在, 确切地说是在 1119 年以后,这已经是伸手可及的了。</原文结束> ………………………… 从战争到并存:1142 年和议以前的金宋关系 pp242-243

宋朝的表辞极尽谦卑之能事,对宋朝新的藩方地位表示承认,称金为“上 国”而自称为“弊邑”,这种谦卑还表现在将岁币称之为“贡”。但是最丢 脸的还是,金不再把宋当作一个拥有主权的国家来对待,而只是将其看作侍从,这就可以理解为什么宋朝的史料中丝毫未曾保存有金朝册封高宗赵构为 宋帝的册文了。与此相反,这一册文却被载于《金史》的宗弼传中,该传中还附有宋主遣人送给金国的誓表。这显然是记载宋朝皇帝一生经历的文献中 最难堪的一件。至于他自称为“臣构”,其自我否定显然也达到了极端。 将这份册封高宗的册文记载下来的金朝使臣是一个汉人,曾在辽朝做过 官,然后又被金廷雇用。他被高宗接受来作为一个正式见证,时值 1142 年 10 月 11 日,显然应该把这个时间作为敌对行为结束而一个新的共存时期开始的标志。金撤回了军队,同意将徽宗及其皇后的灵柩退还给宋。不过,现 存的有关二国间磋商的文件和高宗誓文的片断都未提及两国间贸易的恢复, 这是很令人奇怪的,这肯定应归结为史料的缺漏,因为事实上,合法的边境 榷场已经建立,最重要的一个是泗州。贸易很快就再度繁荣起来。

………………………………… 1142 年后的金朝政治史 p246

在 1146 年到 1147 年前后,蒙古的酋长已经成为金朝的“外 臣”,并且还有与这一身份相符的特定封号。《蒙古秘史》和《元史》对此 都缄口不言,这并没有什么可使我们奇怪的。而《金史》也对此事缺载,很 可能是因为此书编纂于蒙元时期,因而对于蒙古在成吉思汗祖先的年代所曾 具有的臣属地位,基本上都忽略过去。因此,一个同样值得注意的现象是, 所有我们今天所知的有关早期蒙古与金关系的材料,都来自宋人的记载,宋 人是不必理睬蒙古统治者所强加于人的那些禁令的。

p251

1165 年, 宋与金之间终于又签署了一个和议,这个和议使宋的地位有所改善。宋不必 再向金称臣而改称为侄。这样,虽然从礼仪上说,金仍然高于宋一头,但“臣” 的称呼总算是见不到了。“贡”也被更中性的词“岁币”来代替,宋需支付 的岁币数量还与以前一样(译者注:实际是银、绢各减 5 万),以淮水划界 也没有变化。当边境榷场开放的时候,为防止意外,世宗还派遣了 6 万士卒 驻扎于与宋的边界一线,从 1165 年以后,金与宋的边境保持平静达 40 年。

p253-4

章宗统治下的金朝政府却终 于理解了蒙古的危险程度,而且从 1192 年起,沿西北边界大规模地修壕堑, 立堡塞,以防御塔塔儿、汪古、珊竹和其他蒙古部落的入侵。这些防卫措施, 以及多次以“惩罚”为由向蒙古地区的出兵,都大大加重了金朝的赋税负担。 偏偏在此时,黄河的洪水又冲垮了中国北方农业收入最有盈余的地区。政府 于是诉诸于拘括汉人尤其是那些逃税人的土地,将其分给他们所依靠的女真人。这种做法伴随的必然后果,就是加剧了汉人和女真人的紧张关系。 在这种环境下,金朝当然顾及不到有关是否放弃与宋并存的政策等等事宜。在与宋接壤的地区,他们的农业收入不仅受到黄河决口的影响,而且还受到一连串旱灾、虫灾的蹂躏,关键地区山东所受的影响甚至比其他地区更甚。宋廷深知金朝所陷入的困境:向中都(今北京)一年两次派遣的使者就 是定期的情报来源,他们恰好要横穿金朝领土上这些受灾最重的地区。 也许不完全是巧合,在后来参加伐金战争的宋朝将领中,有为数不少的 人曾经一次或多次出使过金国。

p257 章宗评价

章宗生前看到了与宋的和平关系的恢复。…为了将当时制、 律混淆的法律予以统一,他下令修订一部新的法典,这就是颁行于 1202 年的 《泰和律》,在这点上他功不可没。另一意义重大的事件,是大约与此同时, 章宗与谋士们经过长久拖沓的讨论之后,终于从五行中选定了土作为金朝的德运。 … 总之,章宗的统治标志着女真人汉化的顶点,也是对世宗那种出以公心 但多少有些不合时宜的保持旧俗做法的反动。1206 年到 1208 年的战争说明 了金朝的军事实力基本上并未减弱,它仍然是宋朝不能轻视的对手。但是这一切,包括国内旨在解决汉族人民与女真统治者之间关系的诸多改革,在蒙古人的猛攻之下都瓦解了。

pp257-8

1208 年之后的金朝处于这样一个时期,即来自外部的威胁与内部的统治 危机并存,对于皇位继承权的问题一直存有争议。开始时按照女真旧俗,皇 位在传给下一代之前都是先在兄弟之间相传。章宗死后,更准确地说是他还 未咽气的时候,他的哥哥(译者注:应为叔父)卫王就被宫廷内的一个集团 拥上了皇位,这就是完颜永济,世宗第七子,由渤海国出身的王妃所生。史家并不承认他是皇帝,因此他是以卫绍王之名被载于史册的(1208—1213 年在位)。

p266

东北的丢失,先弃与留哥,次丢给万奴,最后又陷于蒙古,是对金朝非 常沉重的打击,因为对于仍然留在中国本土的国家来说,这割断了他们与那 些饲养牛马的主要地区的联系,同时也割断了他们与真正可以依赖的纯粹的 女真人的联系。而像 1215 年的那种情况,金丢掉的不仅有河北北部那些盛产 粮食的地区,还丢掉了他们的骑兵所赖以获得大量马匹之地。令人惊讶的是, 尽管遭受了这些可怕的、毁灭性的打击,金朝却还能够作为一个国家存在了 好几年。其原因之一可以肯定的,是从 1219 年起,成吉思汗兵锋所向,是向 西去攻打西亚;另一个原因则很可能是出于对蒙古人的恐惧,这种恐惧使忠 于金的女真人与汉人团结在了一起。

———————————————— 金朝的覆亡, 1215—1234 年 p267

1215 年事件使金朝的领土缩小到仅限于黄河周围地区,它成为被几个政 权夹在中间的缓冲国,这几个政权有蒙古、西夏、山东李全的红袄军,当然 还有南边的宋。虽然金的战略形势似乎已经绝望,开封的金廷却还是想以向 南发动一场伐宋战争来补偿北边的损失。1217 年,金决定向淮河的宋境发起 进攻,但这一次,金兵却再也不能像 1206—1207 年那样深入地攻入宋的领土了。何况西夏也同时从西部边境向金发起了进攻,在这一边金朝倒是还能将 入侵者击回去。紧接着的,就是为争夺淮河边境城镇而引起的一连串不分胜 负的混战。金朝开始一再地呼吁议和(其间总有想让宋继续交纳岁币之意), 但到 1218 年,宋甚至连金朝的使节进入宋境也不再允许了。

p272

一个朝代的灭亡,总会使中国的历史学家和历史哲学家津津乐道。他们 总是想以道德的沦丧来解释一个国家的覆亡,这种道德原则的具体化,就是 儒家的伦理。但是对于金朝的灭亡,在这点上却没有多少话好讲。即使是正 统的史学家也不得不承认,“忠”这一基本道德一直到金朝的最后阶段也仍 然存在着,虽然也确实有叛徒和投机者,但无论官员和士兵,无论女真人还 是汉人,即使到了最危急的最后关头仍保持忠贞的人数之多是令人惊讶的。

———————————————————— 行政体制 p274 半平等主义习俗余绪

阿骨打就不曾指望大臣们在他面前磕头。而金朝早期的统治者,则根本不知道 在汉族的等级思想中皇帝与臣民之间存在着不可逾越的鸿沟。 可以明确地 说,金熙宗和海陵王统治时期不断加强的专制不是别的,就是采用汉制的结 果。甚至晚到 1197 年,当金的国家机构已经完全采用了汉制之后,我们仍然 能够看到模仿古老的部落会议议事方式的奇特现象。在朝廷一次有关是不是 应该对蒙古人发动进攻的讨论中,曾在大臣中运用了投票决定的方式,官方 史家对这次表决结果的忠实记录如下:“议者凡八十四人,言攻者五,守者 四十六,且攻且守者三十三。”

p274-5

只要这个政权的活动范围有所扩大,某种方式的中央控 制便成为必需。这里说的扩大,有时通过外交接触,但最主要的还是通过开 辟新的领土。阿骨打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创建了可以称作是最初的官制。这些 臣僚,汉文译作“勃极烈”,女真语是 bogile。这个词,后来在满语中作 beile (贝勒),专指清代皇族的爵位,满族人将它一直用到 20 世纪初。bogile 的本意似乎是“头目、酋长”,早在女真开国前就已被使用,因为 1113 年当阿骨打从长兄那里继承王位的时候,就被称为“都勃极烈”。 阿骨打以“都勃极烈”这个头衔,取代了辽朝按惯例赐予他的节度使的 荣誉称号,而“勃极烈”一词也由于为他所用而身价倍增。这个头衔的身价 之高,还有一个事实可证,那就是只有完颜部落中属于皇帝近亲者才可以得 到。1115 年,金朝曾立过形形色色的勃极烈,通常在这个头衔之前都冠以 gurun 一词(汉文为“国论”),即“国”。居首者是大勃极烈,由推定的 皇位继承人担任,其下的勃极烈有“诸部统帅勃极烈”、“第一勃极烈”、 “第二勃极烈”、“第三勃极烈”和“副勃极烈”等;这些名称都是根据女 真语(以汉语音译)和汉语意译翻译过来的。 副勃极烈的官阶要低于其他的勃极烈,而且在一般情况下,多为战争时 临时赐予。从目前所存的名目繁多的勃极烈名称可见,由于作用不同,当时 在勃极烈之间已经有了等级的差别。总的来看,诸部统帅勃极烈是主管政治 事务的首领,而第二、第三勃极烈则是他的左右手。还有一种勃极烈,他的 主要职能是处理外交事务,称为“乙室勃极烈”(这个词的前半部分还无法 解释)。虽然可以将这些差别看作是建立一个特殊化官僚制度的开端(所有的勃极烈都有他们的部属),但从严格意义上说,把这些勃极烈当作是官衔 可能是个错误。它们远远更有可能是颁给某个人的一种待遇,因为有的勃极 烈在就职者亡故之后就被取消。勃极烈制度曾有过许多变化,在它的后期阶 段,即使在名称上都能明显见到汉族的影响,所有的勃极烈,在太宗死后不 久(1134—1135 年)就都被废除了。

p275-6 行省

对于以汉人为主体的新征服地区,(金) 则于 1137 年创建了一个新的行政官署,称作“行台尚书省”。这个官署从 1137 年一直存在到 1150 年,1200 年以后又曾作为一种军事上的权宜机构而 重建。蒙古人建立的元朝沿袭了金朝的这个机构,并将其演变成一套健全的 行省制度。由此可见,“省”这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地方行政制度的基本单位, 可以往前回溯到金朝,此后又历经元、明和清几个朝代,一直到 1911年民国 成立之后。行台尚书省这个名称中的“行”一词,表明了它最初的可变动的 性质,也就是说,它不像中国一般的地方行政单位那样,明确地设置于某个 固定的城镇,而只是被设置于当时认为政治上适合的地区。此外,这个官署 也不是一个独立的机构,它从属于尚书省,因而也就成为中央制度下派属的 一个部门。女真人在对新占领的地区和人口,从一般性统治向更为集中的管 理方式转化的过程中,就是通过所创建的这一制度,朝着中央集权的统治方 式迈进了一大步。

p277

枢密院,始建于 1123 年,在与宋交战期间曾经南移,一度掌管过有关汉族人口中诸如赋税、 徭役和兵役等事务。枢密院后来发展成为皇帝的一个参谋部,是中央最高的 军事指挥机构。从这点来看,它与宋朝的枢密院非常相似,但对比于宋朝的 行政官署,金的枢密院一直是从属于尚书省的。

—————————————————— 社會結構 p285-7 金史保留的人口控制和人口普查制度材料。(假設:撰史者選材,注重人口控制【其制度將人作為財富】,猛安謀克) 每戶平均6-7人(奴僕平均2-3人) --種族 p289-90 北人和南人的劃分

天輔三年,女真人正式颁行了一种特殊的文字,即所谓的女真大字,它明显是在契丹大字的基础上创制的。天眷元年,又颁布了一种女真字,称为“小字”,现 在仅存于很少的一些石刻中。金亡之后这种文字还被满洲人继续使用到 17 世纪。…… ……金朝与高丽、西夏和宋的外交通信似乎一直是完全使用汉字的。但是在金朝的官僚机构内,契丹文字也继续通行,所通行的如果不是那种极为复杂的契丹大字的话,那么至少也是半拼音化的契丹小字。天眷元年规定,对于汉人和渤海人的委任要用汉字书写, 对于女真人用女真小字,对于契丹人则用契丹字。此后几十年间,甚至在国史馆这类敏感的机构中,契丹字也始终被使用着。在所有的金朝皇帝中,世宗要算是最有民族感情的一位,但他本人也赞许契丹文字,说它比女真字能够更好地表达深奥和复杂的诗句,这反映了契丹小字在字母和语音能够很容 易地表示女真语发音的特点。而更重要的还是这样一个事实,即契丹文在相 当长时期内一直充当了汉族文学向女真人传播的媒介。汉文的著作被翻译(或者转写?)成契丹文,然后又从契丹文译成女真文。直到世宗之后,契丹字才被停止使用了。1191 至 1192 年间朝廷开始排斥契丹字,在国史馆一类机 构中,仅仅认识契丹字的人都被解雇了。 汉人建立的宋朝……掳获到女真字的文件或其他材料时,竟没有一个人能够看懂。中国后来的朝代,特别是明清两朝,都曾建立过负责 翻译的机构和学习翻译的学校,形成一套复杂的制度。……而在高丽,事情就完全两样了, 女真语一直被教授和学习,直到金朝灭亡后的几个世纪。(p290-1)

--社會階層 p292-4 姓名

凡是女真家庭,当孩子出生时都要为他取一个女真名字,至少当他们旧有的语言和文化习俗尚未消失时一直是如此。……孩子除了取女真名之外还要再取一个汉名,早在阿骨打那一代就已经如此。……女真人还往往遵从汉族的所谓“排行”制度,就是凡属同一代的所有男性成员,名字中都要有同一个汉字,或者都要从事先预定好的一个序列中抽取一字……阿骨打的下一代,汉名 中的第一个字就都是“宗”(祖先),这显然是在有意识地仿效宋朝的习俗,……汉族传统上还有一种惯例,即将皇族的姓氏赐给有功的外族人,特别是汉族以外的部落酋长,这种事在金朝也不乏其例,曾有 30 人得到过这种廉价的荣誉。但在皇室认可的情况下,其他女真氏族的姓氏有时也被赐给非女真族的官员。无论怎么说,取汉名也标志着女真氏族内接受汉族影响的程度。 在不同的文献中,对于女真姓氏的数目记载也不相同。……《金史》中有很长的女真姓氏的名单,总数为 99 个,如果 再加上被单独举出的完颜氏,应该共有 100 个。这看起来太像玩数字游戏了, 何况在历史上实际出现的姓氏甚至比列举的这些更多。在这篇氏族的名单上 还有一种奇特的划分方式,即将其中 83 个姓氏称为“白号之姓”,16 个称 为“黑号之姓”。2我们并不清楚这里提到的黑白之别到底意味着什么,很可能白姓是被作为更古老更优越的姓氏,因为女真人和蒙古人一样,将白色作 为吉利的颜色。1在 83 个白号之姓中,有 27 个,其中包括完颜氏,都受封于女真人的东北故乡即金源郡;30 个姓封在河北(广平郡),26 个姓封在甘肃 (陇西郡)。而 16 个黑号之姓则被封于河南和江苏北部(彭城郡),也就是 在国家的最南部。虽然在《金史》的有关段落中对此未作任何解释,但受封地点的不同在某种情况下肯定是与最初猛安谋克组织向新占领区的迁移有关的。此外我们也还不清楚,这些是否仅仅是有名无实的封号,或者是否还具 有对这一封地的控制权或对土地的实际拥有。 ……100 个姓氏并非全部都是女真姓。 白号之姓中就包括有一些非女真的氏族或部落,例如契丹的耶律,突厥的温古孙,还有蒙古的吾古论。因此,在女真这个作为统治者的少数民族之内, 除了有社会阶层的区别之外,也还有种族的不同,尽管被列入这些姓氏内的 非女真氏族肯定在过去各自不同的民族背景上,已经经历过某种程度上的政治同化与融合。所有这一切都表明,这些各部落在向女真这个民族共同体集聚的过程中,具有非常不稳定的特征。

p294 皇族通婚——另一種社會分化

完颜氏只与另外八个姓氏通婚,这八个姓氏都具有纯粹的女真血统。 这八个姓氏在社会上都享有很高的声望,我们还发现他们中很多人位居显要。可见,金朝皇族的婚俗正好介于汉族的惯例与辽朝皇族的婚俗之间。汉族的婚姻在理论 上对于从什么样的家族选择配偶并无限制,辽朝皇族却只与固定的一个姓氏通婚,在蒙古人建立的元朝,皇室的惯例也是如此。

p294-296 奴隸內部的不同階層 p297 法律--婚姻和婦女

女真人同渤海人一样,曾存在着相当普遍的私奔习俗,这种旧俗在世宗时被禁止。另一种与汉族习惯相违背的是收继婚以及与亡妻的姐妹结婚的风俗,这也就是在女真人习惯的父死娶其妾、兄死妻 其嫂或娶侄儿、叔伯等人的寡妇为妻的习俗。在世宗朝,这些旧传统或被废止或被修改:私奔被禁止,收继婚与娶亡妻姐妹为婚仅限于在女真人之中,却不允许汉人与渤海人如此。 对汉族传统习俗的另一个让步是提倡族外通婚。以前,女真人只能与自 己本氏族内的人结婚,但阿骨打时已经不再认可同姓为婚的做法,凡同姓为婚者可以断离。在他之后,甚至继父继母的子女,尽管完全没有血缘关系, 也被禁止通婚。娶妾是合法的,但天德三年规定,官员一人只能娶两个妾。 至于这个限制是否产生过效力,那就不得而知了。至于衡量社会习俗的一种 尺度,即对于通奸——也就是说对于妇女的性自由——在金朝精英集团中是 取宽容态度的。这在大定十年的诏书中得到反映,诏书规定,凡官员之妻犯奸, 不得再享受命妇品级。但如果她的诰命并非得自丈夫而是得自儿子的官位, 却不受这条规定的影响。

p297-9 從部落法到成文法

太祖时期,旧的习惯法尚无大的改变,而在他的后继者太宗时期,在女真习 惯法的基础上又常运用一些辽和宋的法律。这时的法律还是极其粗糙的,对 于盗窃罪处以死刑等量刑过重的情况相当普遍。第二阶段则以试图编纂整理 现存法规为其特征,曾兼采隋、唐、宋和辽各朝律例,类编成书(皇统五年)。 不过,这部《皇统制》还不是像《唐律疏义》或者《宋刑统》那样完备的法规。它被看作是极其粗略又残酷无情的。 这一转化的第三个阶段是世宗朝。世宗对有关法律的事有浓厚的兴趣,并且 下令编纂一部制、令完备的法律文书。该书编成于明昌元年,共计 12 卷。但 是世宗并不满意,他认为该书制条过分拘于旧律,还常有难解之词。因而他 下令再做一次完全彻底的修订。金朝法规的完全汉化,以章宗朝为最后阶段。 在初步增删校订的基础上,《泰和律义》被正式编成颁行并于泰和二年五月生效。 《泰和律义》……该律共有 563 条(唐律只有 502 条),并附有辑录了 713 条法令的集子和一 部包括有皇帝诏令和为六部所定法规的《六部格式》。从这部在章宗朝编纂 的大部头的汉文法律文书中,可以看出学者们(他们都是汉人)所能够发挥 的能量。……130 条我们已经通过后来法律著作的引用而知其内容……在编纂成书的唐律和金律之间,有些差别是可以用经济发展来解释的。 在唐律中,估算被禁货物或非法获利的价值时用绸缎,而在金朝则用货币, 表明货币经济已很普遍。……金律特别注重强化国家和家长的权威。譬如,对于一个在规定时间内未能尽到职责的 官员的惩罚,在金律中更为严厉。我们还发现,凡对一家之长和丈夫的权威造成威胁的罪行,在金律中所定的惩罚也更重。但如果一个丈夫“因故”殴打其妻,而她曾犯过罪并被打致死的话,像这种情况丈夫便可以不受惩罚。 金律扩大了奴隶所有者对于奴隶所享有的权力。 如果一个奴隶咒骂他的主子,按唐律的判决是放逐,在金律中却是死罪。此外,对于一些类型的性犯罪,金律也比唐宋时期判得更重。 在金律中最令人感兴趣的条例,是反映这个朝代多民族特征的部分。民 族的原则被公开优先考虑。同一民族的人(同类)相互间的犯罪,被试图按 照其民族的习惯处理。女真婚姻中的一些特别的习俗也受到金律的允准。【例,继承法】 当金朝被蒙古帝国吞并时,《泰和律义》在新占领区的汉族人口中仍然 有效。直到至元八年它才被正式废止,这正是蒙古大汗忽必烈建国号为元的同 一年。……《泰和律义》被 正式废止因而就标志着在中国北部法律史上一个重要的转化时期的结束。

—————————————— 經濟狀況 --農業與畜牧業 p299-303

屯田军户,实行的是计口授田的政策, 其所分配的土地数额是根据时间和地点的不同而有所增减的。一般来说,一个成年人(译者按:这里疑有误,《金史》原文为“其制: 每耒牛三头为一具,限民口二十五受田四顷四亩有奇”,也就是说,“一具” 并非指一个人,而是指二十五口人,见《金史》卷 47,第 1062—1063 页)所受之田,在世宗朝为4 顷另 4 亩,外加3条耕牛。国家还制定了关于耕牛数量的限制(以及由此而来的关于官民占田数量的限制),但它似乎只在新分配或 重新分配土地和耕牛时才产生效力,因为多年来贫富间巨大的差别一直在屯田军中发展。

--製造業與手工業 p304 金朝的禁酒:麯作為實物官俸發放,亦反應私自釀酒的普遍。 p305 採礦業多私人經營。 地區差異——開封為農業中心;大規模放牧集中在特定地區 蠶桑亦起作用 --稅課和國家預算 金的財政困難 p311-2

金朝建国之初,毫无疑问,国家的经济环境是非常好的。金从辽朝和宋朝都城继承了巨额的财富和库藏。…… 在政府开支中,似乎有一项是因赏赐而消耗掉的额外支出。在每一个可 能的场合,朝廷都要按照地位的不同而无节制地加以赏赐。在葬礼上要颁赏, 对于上至将军下至谋克之副,凡官兵立功都要颁奖,还有给皇室和朝臣的结婚礼品…… 这些出自皇家库藏中的巨额赏赐意味着在非消费性的物品(钱和贵金 属)中,有一大部分是处在流通之中而并非被贮藏起来……最终还能以纳税的方式回到了国库中。但真正的问题却在于,国家的经济并 不仅是建立在金钱上,而且更是建立在以实物特别是以谷物和稻米所纳之税 和开支上的。这些最基本的物产并非轻易就能够增加,而是要服从于反复无常的自然条件(旱或涝)。然而致命的却是,大量的粮食贮藏,在平常的年份尚且要用于实际消费,而当危机年头,需要供养庞大的军队时,消费量就 更大了。

財產稅 p313

财产税在社会上引起很大怨恨, 原因是每户的财产都须由官方进行评估,对财产的普查最主要的是由政府官员进行,但由于百姓对官吏无情征掠 的普遍不满,一度也改由乡贤主持。这种根据评估征收财产税的制度则为这一事实所困,即财产状况在两次评估之间常常发生变化。我们经常看到有些沦为贫困的户却仍然需按他们原来的财产征税,而一些新富起来的户却可以 按照他们以前财产而交纳少得多的税。在经济地位上的变化之普遍,表明了社会中存在着等级之间的变迁性。……承安三年从这项财产税征收的总额是 250 万 贯,这远远少于原定计划的 300 万贯以上。原定计划中有大约 1/5 因为贫穷 和无法纳税等原因而被勾销。

—————————— 學術、文學和藝術 p313-22 金學者在儒學中的位置缺乏——章注學著作多散佚,當時南北學術交流的缺乏,朱子的強大影響 總體保守、傳統

无论风格还是形式,金朝的诗词仍然遵循唐和北宋的格调。中国文学史专家曾经指出,金朝 诗歌是在这个朝代已经衰落的时候才达到它的巅峰的。金朝杰出的文人元好问一直活到金亡后的蒙古时期,他在所纂的《中州集》中, 收集了由金人创作的 2000 余首诗【一種創新,後世多循之】,不仅仅收入了出生于金统治时期的作者的作品,还收入了曾接受女真人的官职因而站到金朝一方的那些宋朝作家的著作。(p316)
金代对于 11 世纪北宋著名文人的特别尊崇,恐怕不能仅仅从美学的角度 解释,其间可能还有着潜在的政治原因。像苏东坡、司马光、欧阳修和黄庭坚这一类文人属于所谓保守派,反对倡导新政的王安石及其追随者,恐怕并非偶然。宋徽宗统治时期保守派不仅被逐出权力圈子 之外,甚至在一段时期内,连他们的著作也遭到了排斥。天会五年/靖康二年,金兵攻陷了 宋朝国都时,曾将他们对手的失败归咎于蔡京及其党羽的灾难性的政策……而蔡京等人是王安石倡导的改革政策的支持 者。攻占宋都之后,金朝就着手派人搜寻保守派的著作和抄本,而将他们发现的皇家所藏的王安石著作统统丢掉了。(p316-7)

諸宮調&院本 p318-9 女真人/文著作的散失和漢語翻譯 ———————————— 宗教生活 p324-5 官方崇佛。以漢傳佛教為主,禪宗、淨土興盛,有三教合流趨勢。 民間宗教 p325-6

宗教教派的运动。有些教派诸如白云宗和白莲宗,属于中国神佛救世活动中 的一个教派,一直持续到 19 世纪。也有人认为它在某种程度上受到了摩尼教派的影响(白色经常被与摩尼教徒联系起来)。有身份的僧侣和官方都将这 些教派视为非正统的邪教。明昌元年,还曾有一个教派被官方所禁,可能是属于 密宗,因为它的信徒崇拜毗庐遮那,神秘的五行毗庐中最高的一位。 但是,在所有被禁的教派中,最活跃的因而也是最遭迫害的教派,似乎 要算头陀教。头陀是梵文 dhūta 的音译,意思是“奉行教规”,似乎这一教 派有一套自己制定的特殊的仪式和戒律,而要求信徒必须遵守。这个教派在 金代被视为异端,到蒙古统治时期更被视为邪教的一种。可惜的是我们对于 它的思辨智慧和教义背景一无所知,因为我们对头陀教的所有了解都来自与 它敌对的一方。他们谴责头陀教捣毁佛教的偶像,虐待僧侣,败坏道德,甚 至还毁灭孝行。但是除了如他们所指出的这一宗派在履行崇拜和信仰的方式 上使他们不满以外,这些责难并不能说明什么。头陀教中很多信徒来自工匠 和商人阶层,他们之所以遭受迫害(于 1188 年被驱逐),可能是因运动中的 平等主义倾向引起的。他们在僧界和官府的敌人用“糠孽”的称呼来强调对 他们的轻蔑,这个词可以被解译成“讨厌的瘟疫”。无论如何,这种带有恶意的宗派主义,是金朝统治下中国北方的宗教尚有活力的证明,同时,这也 是各阶级之间社会经济发展不均衡的表现。

p326 宗教性質的起義(以彌勒佛為主) 道教——全真教,及其他教派 p326-8 ———————————— 結論 p329-30 以金朝為正朔(例,泰和三年頒佈土龍法,納入王朝更迭中)

0
《剑桥中国辽西夏金元史》的全部笔记 7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