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 8.0分
读书笔记 第10页
小曾
就他所能记起的往事来说,感觉中自己向来是家里的王子,母亲是一个靠不住的怂恿者,也是焦躁不安的保护神——为什么靠不住,为什么焦躁不安,他完全明白,毕竟一个小孩子不会不想要在家里称王。如果有谁嫉妒他,不会是他父亲,而是他的弟弟。 在外人面前,他对母亲的无理取闹是守口如瓶的秘密。只有家里的四个人知道他是怎样滔滔不绝地责备她,把她作践地有多厉害。 在家里他是易怒的小霸王,在学校他像一只小羊羔,柔顺而谦和。他坐在倒数第二排,那是最不起眼的为之,这样他就可以不去注意那些司空见惯的恐惧之声,远离那些暴扁之下的痛苦挣扎。这样的两面生活使他背上了自欺欺人的沉重包袱。 他只是他自己,别指望能找到自己的同伙。是他自己以某种方式超越了童年,超越了家庭和学校,达到一种无须刻意为之的新境界。 童年,如果说有一部童年的百科全书,那里边一定充满了无忧无虑的欢乐时光,尽可在长满毛茛和跑满兔宝宝的丰美草地上撒欢,或者沉浸在壁炉边的故事书里。 母亲骑自行车的形象一直没有离开他的记忆。她踩着踏板驶上杨树大街,从自身逃离开去,逃向她自己的欲望。他不愿意她走,他不愿意她有自己的欲望。他要她一直呆在屋子里,当他回家时,她在家等他。他并不总是和父亲结帮反对母亲:其实他还喜欢喝她结成一伙抗拒父亲。可是这一次,他站在了男人一边。 是他对她心存畏惧的原因。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他的人,是对他人生最初最无助岁月中(那段岁月他自己绞尽脑汁也找不出记忆)一切知根知底的人;是跟他关系最亲密、对他具有绝对控制力的人,考虑到她是那种好打听事情的人,自由消息来源,所以很可能对学校里儿子那些见不得光的事儿,她也心知肚明。他害怕她(母亲)的审判。他害怕的是有那么一瞬间,就像现在这样一种冷静而洞察的念头在她脑子里闪现,他可拿不出激情来改变气氛,也找不出借口让她的判决变得不那么直截了当。他最害怕的是那一刻——她的判决脱口而出,这个时候竟迟迟未来。这将像是被一道闪电击中,他将无法承受。他不想知道。他有那么多事情不想知道,他都感到脑子里像是从哪儿伸来一只手想捂住自己的耳朵,捂住自己的眼睛。他宁愿又聋又瞎,而不想知道她对自己的看法。他宁愿像乌龟似的躲在壳里。 这个女人把他带到世上,爱他、呵护他、照应他的需求并不是她唯一的目的。反过来说,在他出生之前她已经有了自己的生活,在那些岁月里甚至都没有丝毫的意念与之相关。后来在生活的某一阶段她怀了他, 怀上他于是决定要爱他,甚或怀他之前就选择了爱他。不管怎么说,她选择了爱他,这样说来,她也可以选择不再爱他。 “等你有了自己的孩子,”她痛苦地对他说,“到那时你就明白了。”他会明白什么?是她那老一套生活?那是自古以来人生的必经之路?也许每一代人对下一代说的都是这一套,既是警告,也是威胁。可他不想听。“等你有了自己的孩子。”真是胡说八道,真是自相矛盾!一个孩子怎么会有孩子?不知怎么的,他想知道如果他是一个父亲,如果他是他自己的父亲,他是否想清清楚楚地知道这一切。他不会接受她强加于他的人生前景:清醒而失望,幻想荡然无存。 她对他和弟弟的盲目的、压倒一切的、牺牲自我的爱(特别是对他),让他不能心安。 他希望她别那么爱他。她完全地爱他,也就意味着他必须完全爱她:这是她强加在他身上的因果关系。他永远不可能把她倾注在他身上的爱回馈给她。这种一辈子都得背负爱的债务的想法让他动弹不得,让他恼怒不已,所以他从来不亲吻她,也不肯让她碰自己。当她手上地转身默默离开时,他也有意识地硬着心肠,不向她屈服。
引自第10页
0
《男孩》的全部笔记 2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